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鹿书记的爱情悲剧(2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鹿书记的爱情悲剧(2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鹿知遥是个孝,一直都很听他父亲的话。////(·~)可是在顾华英的问題上,他却真的无法遵循他的意愿----因为他对顾华英不是沒有爱的问題,而是根本就有点讨厌和反感。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和这么一个五大三粗、泼辣强势的女人生活一辈,而且她家里又那么有势力,只怕自己这辈都得低眉顺目地顺从她,而这,是他最不愿意过的生活……

    因此,他再次写信给父亲,恳求他在感情这事上不要逼自己,让自己有点选择权。

    鹿嘉麒接到他的回信,勃然大怒----他是个很爱面的人,答应了别人的话,就一定要做到。现在自己已经答应了顾胜浩的提亲,再要他去反悔,那比当众抽他几个耳光还难受。

    更何况,他觉得鹿知遥的这种行为,是对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威信的一种挑战,是一种典型的叛逆行为。因此,他便措辞严厉地回信给鹿知遥:如果你不答应这门亲事,就不要想回城读大学之事,就在西北高原农村呆一辈,娶个当地的婆姨,去过你的所谓的幸福的爱情生活。我就不信,你能把爱情当饭吃……

    也就在鹿嘉麒回信给鹿知遥的同时,顾华英也开始以读大学为诱饵,开始做鹿知遥的思想工作。[~]

    她告诉鹿知遥:她的父亲在首都大学中文系弄到了一个推荐读大学的指标,而且还是中文系的。只要他答应娶她,这个读大学的指标就可以给他,并且立即就可以到大队和公社去开证明,一个月后就可以到首都大学中文系去读书。

    当时,由于刚刚拨乱反正,国家还沒有开始全国性的高考。年轻人尤其是下乡知青要读大学回城,唯一的办法就是想方设法搞推荐指标。

    而鹿知遥,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首都大学这所百年名校去读书,尤其是想去读那里的中文系。因为这所大学的中文系里,有很多知名的国学大师,都是他仰慕和崇拜的偶像。如果能够在他们的课堂上上课,那无疑对他是一种巨大的诱惑,也是他最大的梦想……

    更何况,他的父亲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要么答应娶顾华英,要么跟家里断交,绝沒有第三条路!

    其时,他才二十出头,并沒有多大的主见,在父亲的压力和读首都大学中文系的诱惑下,终于向家里和顾家屈服,先是和顾华英订了婚,在首都大学读了四年书后,就和顾华英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

    在结婚后,鹿知遥才深切地体会到:自己当初的猜测和预感完全沒错!顾华英自结婚的那一天起,就一改她开始时装出來的柔顺体贴,显出了她横蛮泼辣的一面,只要鹿知遥所做的事稍不如她意,便大发雷霆,摔东西摔碗,家里的家具都不知被她砸掉了多少。

    而且,她还开始秋后算账,经常责问鹿知遥当初为什么不痛快地答应和她谈恋爱,让她在家人和同学面前很沒有面,并讥刺地说:要是沒有她和她老爷帮忙,你说不定还窝在西北高原的某个窑洞里喝西北风……

    有几次,鹿知遥实在忍无可忍,便动手打了她。

    这一下,可惹了大马蜂窝:顾华英不仅寻刀觅杖和他对打,还跑到她父母家,声泪俱下地控诉鹿知遥是个白眼狼,是个伪君,平时装得温文尔雅,实际上却是个经常动手打老婆的暴君……

    好在顾胜浩不是个糊涂的人,了解自己女儿“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刁蛮性格,也知道鹿知遥是个好学上进、很有事业心、很有责任感的青年,因此,对女儿的控诉,他只是付之一笑,并不去计较。

    鹿知遥在岳父的帮助下,先是进入团中央,用几年的时间就爬到了正处级位置。

    那时候正是改革开放不久,国家相当重视人才,所以在仕途升迁上,非常看重学历和文凭。所以,顾胜浩就建议鹿知遥再脱产到首都大学进修两年,去拿一个研究生文凭,还说这是一条快速升迁的捷径,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即使耽误了两年工作,但以后有了那个研究生文凭,在仕途升迁上就会比别人多一个重要的筹码……

    于是,鹿知遥便按照顾胜浩的指点,考上了首都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并以在职读研的形式脱产读书。

    就是在这两年中,他认识了叶鸣的母亲赵涵,并和她发生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

    赵涵是通过高考考上首都大学中文系的,是她们那个县城当年的高考状元。她和读研究生的鹿知遥同一年入校。在大学一年级下学期,两个人又同时进入中文系学生会担任干部:鹿知遥是学生会主席,赵涵是学习部长。

    两个人在工作交往中,逐渐对彼此产生了强烈的好感:鹿知遥觉得赵涵聪慧漂亮、娴雅贞静、心地善良、善解人意,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恋人;而赵涵觉得鹿知遥英俊潇洒、成熟稳重、知识渊博、才华出众,也是自己理想中的白马王,所以对他也是一见倾心……

    但是,因为鹿知遥已有家室,所以,开始时,两个人都是把这种爱慕深深地埋在心底。

    但是,到了放暑假的时候,将近两个月的分离,使鹿知遥和赵涵彼此都感受到了分别的痛苦,也都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对对方的思念之中。

    于是,赵涵在暑假沒结束时,就回到了学校。而鹿知遥也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跟家里撒了一个谎,说要提前到学校去准备国庆文艺汇演之事。两个人在学校相遇,都知道对方是为自己提前回到学校來的……

    于是,他们再也顾不得什么道德禁忌,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在鹿知遥的宿舍里偷尝了禁果……

    自此,他们开始频频幽会。在和赵涵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后,鹿知遥斩钉截铁地告诉赵涵:他毕业后,就立即和顾华英离婚。如果遭到她家里的反对,他就不要首都的工作,和赵涵一起南下,到k市去另外找一份工作,从头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