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七十章 秘密调查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七十章 秘密调查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在这二十多年中,鹿知遥不知经历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与**,也不知见识了多少形形**的女人。////但是,尽管他家庭不幸福,他却从來就再沒有对任何女人动过心。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偶尔静下來,就会想起为他放弃了学业、毁掉了一生美好前程的赵涵。

    每当想起她,他就会想到她的温顺、善良、美丽,想起她一个农村女孩,好不容易考上全国的最高学府,可是为了怕连累自己、为了怕伤害自己,却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学业,选择隐姓埋名地生活,那是何等的决心,何等的深情----要知道,在她读书的那个年代,城乡差别非常巨大。很多农村人之所以发奋读书考大学,就是为了跳出农门,变成一个风光的城里人。

    而赵涵,擅自从学校退学,不仅沒有大学毕业证,而且她的户口也在学校。回去以后,她就是一个沒有户口的“黑户”,以后要结婚、要找工作,该是何等地艰难。而她的生活道路,也会非常坎坷,甚至有可能就是嫁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

    每次一想到这一点,鹿知遥就觉得心如刀绞、愧悔万分:赵涵如果沒有遇到自己,沒有与自己产生那段恋情,以她的学习能力和人品才华,毕业后是很有可能留在首都工作的。[~]她一辈的幸福,可以说是自己亲手毁掉的。虽然她在那封诀别信中并沒有埋怨他半句,但她越是这样无私地奉献,他就越觉得惭愧,越觉得对不起她……

    因此,半年前,当中央领导找他谈话,征求他关于工作岗位调动的想法时,他毫不犹豫地请求到天江省任职……

    此时,顾华英已于两年前患乳腺癌逝世,鹿知遥的女儿鹿莹也已经在国家发改委工作,并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是了无牵挂,应该去寻找赵涵,想方设法去帮助她。

    他估计:赵涵因为沒户口、沒学历,回家后肯定嫁不到一个好丈夫,说不定连一个城里人都嫁不到,很可能在哪个农村里务农。如果有可能,自己可以和她见一面,问一问她有沒有什么困难。如果有困难,比如女工作问題,穷困问題,等等,只要不是违反原则,他一定尽力帮她解决……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不知道赵涵是不是早就把自己忘记了,也不敢肯定她一定会和自己见面----现在两个人身份差距这么大,以她那样自尊自强的性格,说不定因为面问題,她会选择拒不和自己见面。[]那样的话,自己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此,他在派徐立忠去悄悄调查赵涵的情况时,才反复叮嘱他:不要直接和赵涵见面,以免她生疑……

    两天以后,徐立忠风尘仆仆地从k市赶回來了。下午三点,他带着满脸的疑惑和不解,走进鹿知遥的办公室,汇报了他此行的过程:

    徐立忠在接到鹿书记的任务后,当天就跟省委办分管秘书二处的副秘书长钟良请了假,说是要出去办一点私事,已经跟鹿书记报告了的。然后,他便坐长途车连夜赶到k市紫江县,住进了一个小酒店。

    第二天,他八点就赶到紫江县公安局。他不想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便直接到户籍股,找到股长办公室,对那个胖胖的股长说:他是从北方过來找亲戚的,他的表姐是紫江县的,叫赵涵,但表姐已经搬了家,不知道她现在的住址,找不到她,所以请求领导帮个忙,从电脑里调看一下赵涵的基本资料,万分感谢……

    那个股长傲慢地坐在办公椅上,嘴里叼着一根“芙蓉王”香烟,在徐立忠说话时,眼睛迷蒙着望向天花板的某处,好像他面前根本就沒有徐立忠这个大活人一样----原來,他见徐立忠穿得普普通通,一幅忠厚木讷的样,而且一口的北方口音,也不懂基本规矩,进來时连一根烟都不发给他这个大股长抽,所以心里有气,便故意不理睬他。

    徐立忠见他不搭理自己,便耐心地再次说了一遍同样的话。

    这时候,那股长才向空中吹了一个烟圈,懒洋洋地转过头,总算拿正眼瞧了他一下,冷冷地说:“对不起,公民的户籍资料,既是个人**,也是我们公安部门的机密资料,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不相干的人看。公民个人要调看自己的户籍资料,只能由他本人亲自持身份证或是单位证明,我们才能把资料调出來。否则,就是违反保密纪律,侵犯个人**。你晓得不?”

    徐立忠知道他说得确实是事实,便不再勉强他,转而问道:“请问你们局长室在哪里?我去找找你们局长,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股长听他说话时轻描淡写的语气,好像去找他们局长就是找一个什么朋友或是下级似的,不由疑窦丛生,又仔细打量他几眼,见他虽然穿得朴朴素素,脸色也很平静,但双目炯炯有神,神色间有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心里一下犯了嘀咕,便变换了语气问道:“兄弟从哪里來?在哪里高就?”

    徐立忠知道今天自己不亮明身份,是肯定看不到赵涵的身份资料了,于是便从公文包里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一边递给那个股长,一边说:“我是省委办公厅的,姓徐,这是我的证件。”

    那个股长接过证件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姓名:徐立忠;所属部门:秘书二处;职务:副处长……”

    证件下面的发证机关上面盖着省委办公厅的骑缝钢印。

    这个股长虽然不知道秘书二处是个什么部门,但副处长的级别还是知道的:他们的一把手曾局长,目前也不过是个正科级,比面前这个人还低半级……

    因此,在看完徐立忠的证件后,他像被火烧了屁股似的,忽然从那把椅上弹起來,脸上立即堆出了满脸谄谀的笑容,弯下腰恭恭敬敬地把证件还给徐立忠,用讨好的语气说:“领导好。刚刚我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领导,请您不要计较。我这就带您到局长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