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九十章 纵横捭阖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九十章 纵横捭阖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听龚志超那样说,忙谦虚地说:“超哥,你过谦了!姜还是老的辣啊!刚刚我和你一交手,就知道遇到了我平生沒有遇到过的强敌,心里还有点胆战心惊呢!沒想到,这个强敌却是我的老兄。////[]哈哈哈!”

    龚志超听他口口声声“超哥”、“老兄”,心里很受用,微笑着说:“怪不得我那个干妹妹对你如此倾心,你这老弟能文能武、谦虚懂礼,又是前途无量的国家干部,还长得这么帅,换做哪个女孩子都会动心啊!”

    说到这里,他忽然瞪了一眼有点忐忑不安地站在对面的二猛子,忽然提气喝道:“二猛子,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被酒灌懵了?我多次交代过你们:对于像我的兄弟这样的政府部门的人,不能对着干,要客客气气的,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千万不能伤了和气。你把我的话当做放屁是不是?还不过來给叶局长赔礼道歉?”

    二猛子被叶鸣踢了两脚,现在腿上和脸上还在火辣辣地痛,见龚志超发话,虽然心里不大情愿,却不敢违抗,只好磨磨蹭蹭地走过來,对叶鸣抱了抱拳,瓮声瓮气地说:“叶局长,对不起!我是个粗人,请原谅我的鲁莽!下次在路上再见到叶局长,我二猛子退避三舍,再不敢跟叶局长照面!”

    龚志超听他话里有不满的意思,便再次喝道:“二猛子,你还不服气,说胀气话是不是?告诉你:就凭你这身手,你就是有十个人围攻叶局长,他照样可以把你们一个个放倒在地。[]你记住:下次再见到叶局长,要跟见到我一样,不仅要打招呼,还要恭敬一点、客气一点,听明白了吗?”

    二猛子见龚志超话说到这份上,不敢再犟,只好点点头答道:“明白了!”

    教训完二猛子后,龚志超忽然把脸一沉,用冰冷的目光扫视了周围那些小弟一眼,忽然喝道:“刚刚是谁给我打的电话?站出來!”

    一个手里拿着手机的瘦小的小烂仔从人群里走出來,畏畏缩缩地站到龚志超面前,垂下头,哭丧着脸,战战兢兢地说:“超哥,是我!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位叶局长是您的兄弟!”

    龚志超狠狠地瞪了他几眼,骂道:“臭鳖崽子,你的眼睛瞎了吗?你沒看见叶局长他们都挂着胸牌穿着制服?我兄弟他们这是在执行公务,你为什么要谎报军情?”

    他越说越气,忽然走过去,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打得那报信的小烂仔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捂着脸痛得呲牙咧嘴。[感谢支持小说]

    叶鸣忙上去拉住他,劝道:“超哥,这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先谈谈正事:说实话,我们刘局长带人來你们店子里,目的就是想让你们补交一点税款。我知道:你这个店子和蓝月亮ktv,是生意比较好的歌厅。很多歌厅、舞厅和酒吧老板都在看你们补不补税。如果你们带头补了税,他们就会跟着去补税。我初到一分局负责,你又是我的老兄,这事应该会支持老弟吧!我刚刚从蓝月亮过來,琪琪已经答应我过几天去补缴税款。现在就看老兄你的了。”

    龚志超眯缝着眼听他说完,然后很爽快地说:“老弟,这是小事一桩,好说,好说!你开个口吧:要补多少,我就让会计去办,绝不和你们讨价还价。”

    叶鸣微微一笑,说:“超哥,你放心,我们也不会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一切都得按照税法的规定计算。你这里我估计了一下,每月的营业额大概在二十万元左右。按照娱乐业的营业税税率,加上各项附征,每月应该缴纳两万多元。但是,考虑到你们的开支和负担问題,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你这个店子就按照每月一万元的定额补税吧!你觉得呢?”

    龚志超曾经研究过税率问題,知道营业税是流转税,是不考虑纳税人的成本和支出、只按照实际营业额计算缴税的。叶鸣说的那个数字,确实不过分,便点点头说:“行,过两天我就安排人去你们的办税服务厅申报补交税款!”

    刘鹏程等人见一场即将爆发的斗殴就这样被叶鸣轻描淡写地平息,而且最终还达到了让金碧辉煌补税的目的,不由对叶鸣出神入化的武功、软硬结合的策略、挥洒自如的谈吐和交际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鸣看一眼龚志超背后跟着的那些小头目,忽然想起:刘鹏程曾在分局的会议上提起过,新冷建材市场的个体户,在一个叫做曾强的黑社会头目的把持和唆使下,一直拒不交税,并且联合起來和税务局的执法人员对抗,多次差点演变成为暴力抗税事件。

    据说:那些个体户之所以不交税,是因为曾强找他们收了保护费,每户每月三百到五百元不等。在收了保护费之后,曾强便信誓旦旦地给他们承诺:地税局和其他部门的税费问題,不要你们操心。谁要來收钱,让他们來找我曾强。

    正因为有曾强撑腰,所以那些个体户觉得有了靠山和主心骨,这才敢联合起來和地税局对抗……

    想至此,叶鸣忽然问龚志超:“超哥,你认识一个叫曾强的人吗?”

    龚志超奇怪地反问:“兄弟,曾强怎么了?是不是冒犯你了?他原來也是我手下的,现在带一帮小兄弟在几个市场里混,小打小闹地收点保护费之类的钱。他一直想跟着我去放息,说几个市场里面的很多老板资金周转不开,他想去放点息赚点钱,跟我求了好几次,但我一直沒答应他,怕他把放息的规矩坏掉。兄弟,如果他冒犯了你,我立即把他叫來,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叶鸣摇了摇头,笑着说:“他倒是沒有得罪我,不过,他得罪我们整个地税局了。我听说:他在建材市场里面收了个体户的保护费,便夸海口说他可以摆平地税局,鼓动那些做生意的人都不要去我们局里申报缴纳税款。我是想请超哥提醒他一下:他这样做,是违法犯罪行为。别人怕他曾强,我可不怕!我既然到了一分局负责,如果他再敢带头鼓动纳税人逃税抗税,我就会用我的方式去对付他。到时候如果他因为这事进了班房,可别怪我叶鸣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