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恩威并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恩威并施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铁坨听到超哥的话以后,又用枪筒在曾强太阳穴上顶了一下,冷冷地说:“长毛,你别怪我对你动粗!像你今天这种行为,放在过去,那是忘本负义,是要三刀六洞砍手跺脚的。////[][~]你如果不服气,尽管找我來复仇。我今天敢用枪顶你的太阳穴,就做好了你将來报复我的准备。不过,你要想清楚:在新冷街上,你只要动了我一根毫毛,我保准让你全家人一夜之间从地球上消失!”

    曾强在他下面哆哆嗦嗦地说:“铁哥,你先把枪口挪开……我知道错了,该受处罚,不会找你寻仇的……超哥,您让铁坨放开我,我们來商量建材市场交税的事情!”

    铁坨听他这样说,这才把跪在他背上的膝盖挪开,让他抖抖索索地从地上爬起來。

    他刚一起身,包厢里的人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和尿骚味,忍不住都掩鼻不迭:原來,刚刚铁坨将冰冷的枪口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开口数到“二”时,曾强一下吓得魂飞魄散,居然大小便失禁,屎尿齐流,把整个包厢的空气都污染了……

    刚刚曾强进來时,叶鸣一看他那双狡狯的小眼睛和狭长局促的脸颊,就知道这不是一条咬钉嚼铁的好汉,应该是个狐假虎威、欺软怕硬、外强中干的家伙。[][]估计他平时就是靠着一些小恩小惠笼络一批小混混,然后再仗着有几个小弟,去欺压良善,而绝对不是超哥他们这种有胆有识有担当的大哥级人物。

    因此,他刚刚才会毫不留情面地当众训斥他。

    但是,他沒有想到:这个传说中凶蛮无比的所谓“强哥”,会是如此一副怂样,居然会吓得尿裤……

    龚志超待曾强摇摇晃晃、东倒西歪地站起來之后,伸出手掌在自己的鼻跟前拂了拂,驱赶走那一阵比一阵强烈的臭味和尿骚味,然后将胸脯一挺,双目精光大盛,目不转睛地盯着曾强,缓缓地说:“长毛,我听说你收的那些小弟,个个如狼似虎,打起架來凶狠无比不计后果。这样吧:你如果不服气,我们哥几个今晚就在这里等你调人过來,一车两车随你调。我要是调人过來,我就是你养的。我倒要看看:你手下那些如狼似虎的小兄弟,到底是怎么个狠法!”

    曾强赶紧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一般,战战兢兢地说:“超哥,您这不是损我吗?在新冷县,谁敢调人來打您?再说了,我那些小弟,谁不认识您超哥啊!我即使吃了雄心豹胆把他们调过來了,他们看见是您,还不一窝蜂跑了?说不定还有人反戈一击将我痛揍一顿呢!”

    曾强是个非常狡猾的人,他这番话,既表明了自己不敢跟超哥作对的态度,又无形中拍了一下超哥的马屁,恭维他在新冷有面、有威信。[](·~)

    龚志超跟叶鸣一样,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此刻,他见曾强吓得尿了裤,神色间又非常恭敬,而且刚刚说的那几句马屁话也正好挠到了他的痒处----他现在不喜欢在街上冲冲杀杀,但是,却很享受那种人人知道他的名头、人人都畏服他的“超级大哥”的感觉。

    因此,在曾强说了那番马屁话之后,他的面色和缓了很多,思考了一下,对曾强说:“长毛,我知道你是靠着在建材市场收点钱养活你那帮小弟。但是,你鼓动那些生意人和地税局作对,那是很危险的行径。如果地税局认起真來,到县委县政府去奏你一本,说你是阻挠地税干部依法征税的黑恶势力头。你想想: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工资都要靠地税局收税上來才能领到,他们能不重视吗?只要这些领导开一局口,县公安局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你抓起來,而且任你有多大的保护伞,都保你不住。你想过这个问題沒有?”

    曾强赶紧连连点头说:“超哥您说得对,说得对。我就是个莽汉,沒有您这么高瞻远瞩,根本就沒有预计到这种后果。”

    龚志超见他认错态度比较好,满意地点点头说:“长毛,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我不会强人所难,也不会轻易剥夺别人的饭碗。我今天喊你來,首先是要劝你不要再在几个市场里面收什么保护费,更不要鼓动那些生意人逃税抗税。其次,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我给你安排一条出路:我先借五十万元资金给你,你自己再去凑点钱,最好凑齐一百万,作为启动资金。我允许你在几个市场里面放息,也允许你偶尔组织一两场赌局抽水获利。但是,我有个规矩,你必须牢记:向外面放贷,一定要有资产抵押,不能放给那些输烂了的赌鬼,或是亏大了的投资生意人;第二,你的月利息不能超过6%,因为我的投资公司也最多是这个利息。你必须搞清楚:一个人,如果他敢于借月利息超过6%的高利贷,那这个人百分之九十是已经欠了很多烂帐了,是不计后果、不择手段了。所以,这样的贷款风险最大,也最容易烂帐。你懂了吗?”

    曾强本來已经做好了被迫放弃建材市场的保护费、向超哥屈服的准备,沒想到,超哥最后竟然出人意料地答应借给他五十万元启动资金,而且允许他在市场放息、允许他组织赌局抽水获利,这可是他这两年一直梦寐以求却求不到的大好事:因为超哥是做投资公司的,有时也组织赌局,所以,他手下的人便自觉地不和他做同样的行当,以免发生竞争得罪他。

    而现在,自己虽然受了点惊吓,却意外地争到了一个比收保护费更來钱、更安全的赚钱机会,不免令他欣喜若狂,忽然跪倒在地,对超哥连磕了三个头,感激得泪流满面……

    待曾强千恩万谢地走出包厢后,龚志超眼睛看着叶鸣,微笑着说:“兄弟,你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借钱给曾强这个沒出息的家伙吧!我告诉你:这在领导艺术里面有一个俗称,叫做‘打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是一种恩威并施的收复人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