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章 爱恨交加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章 爱恨交加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然而,就在陈怡为自己艰难地找了一个借口,准备与叶鸣重归于好的第二天早晨,她就意外地受到了叶鸣那条同意分手的短信……

    当看到那条短信后,她先是愣愣地半响沒回过神來。//访问下载txt小说//[][]然后,当她再一次仔细地将短信读了一遍之后,忽然觉得心里像被人猛抽了一鞭,一阵阵剧烈的绞痛从心窝口直透脑门,差点儿晕眩过去……

    直到此时,她才觉察到:自己虽然主动向叶鸣提出了分手的要求,但是,她的内心却隐隐在盼望叶鸣不要答应自己,盼望他來找自己,用各种理由來说服自己不要分手。然后,自己就被他的理由打动,两个人重归于好。

    也只有到这时,她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内心最惧怕的事情,其实并不完全是她和叶鸣的暧昧关系会暴露,而是担心他被陈梦琪或是别的女孩迷住了,从此以后,就不再喜欢自己、爱自己了----这种对失去叶鸣的爱的担心,才是她此刻最恐惧、最害怕、也是最难以接受的事情……

    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可以忍受和叶鸣分手、和叶鸣不再有肉/体关系的痛苦,但是,绝对忍受不了叶鸣不再爱自己、不再在乎自己的事实……

    因此,当她接到叶鸣那条同意分手的短信后,差点儿当场就崩溃了----在她看來,这是叶鸣发出的一个明确的信号:他确实是已经不再爱自己、不再在乎自己了!他现在有了陈梦琪,有了一个每天贴着他、黏着他、爱着他的“白富美”女友,自己这个半老徐娘,完全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了。?第一时间更新?[]所以,他便不再挽留自己。说不定,自己的那条分手的信息,正好顺了他的意、遂了他的心,省却了他很多的麻烦……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万念俱灰,就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完全崩塌了……

    从那天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内心的痛苦成倍地增加了,每天都是神思恍惚的,茶饭不思、寝食俱废,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今天上班的时候,她知道叶鸣从省城回來了。于是,中午她就呆在办公室,把门虚掩着,怀着一丝丝希望,等待叶鸣來办公室找她。

    她的想法是:哪怕他就是來办公室和自己谈分手的事情,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单独呆上两个小时,也可以聊慰自己的相思之苦……

    然而,等來等去,一直到下午两点半要上班了,叶鸣却始终沒有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至此,她终于彻底绝望了:这个无情无义的混小,显然是想和自己彻底断绝來往,不再有丝毫瓜葛了……

    得出这个判断后,她在伤痛之余,便恨恨地下了一个决心:以后自己再见到他,也要装作不认识他,不再理睬他……

    在下了这个决心之后,因为担心自己在办公室触景生情,又会想念叶鸣,她便跟办公室主任请了个假,说自己有点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一下,便提前回到了“青阳宾馆”,一直缩在床铺上,怔怔地发呆,连晚饭也沒有吃……

    而叶鸣,根本就沒想到陈怡会那样误会自己----他中午之所以沒有去找陈怡,其实也是以为陈怡真的想和自己分手,所以不想再去纠缠她,怕给她留下一个死皮赖脸的印象。

    但是,当他从李智口中得知陈怡这些天一直沒有回家之后,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好像沒有这么简单,陈怡姐肯定还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

    所以,他才决定到清泉宾馆去找她,想和她长谈一次,问一问她内心真实的想法,以及她以后的打算。

    沒想到,一到清泉宾馆,他就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宾馆涉嫌做假账偷逃税的线索,并在那个赵经理的书柜里找到了宾馆真实的会计账本……

    在发现那些账本之后,叶鸣拿着那些账本來到财务室,和他们今年的财务报表比对了一下,发现仅仅今年一年,财务报表上记载的营业额就比真实营业额少了200多万元。如果计算营业税及附加,今年就少交了约11万元税款。而且,他们的财务报表上的利润是负数,如果加上这笔少记载的营业额,利润便会变成正200万元,所得税也少申报了50万元。

    而这,仅仅是今年的数据。如果追溯到前几年,估计这个宾馆的偷逃税款会达到数百万元……

    于是,他吩咐刘鹏程把那套真账本和假账一起带回局里去,明天就让稽查局派人來彻查宾馆的偷税问題。然后,他们便回了家。

    在回去的路上,叶鸣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明天中午一定要到办公室去找一下陈怡姐,问一问她现在的情况,和她聊一聊与李智离婚的问題。即使自己以后不能和她在一起了,他也要劝她和李智离婚----因为这个家伙太不是人了,在外面带姘妇带得那么理直气壮,还振振有词地要陈怡理解他、宽容他,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无耻、更不要脸的人吗?

    第二天早晨,叶鸣有意早一点來到局里,在办公楼前面的坪里站着,想等陈怡來上班时,先跟她打一个招呼。

    可是,陈怡从局里的通勤车上下來后,在走过他身边时,居然连眼皮都沒有抬一下,更沒有稍作停留,垂着头匆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他连喊她两声“陈怡姐”她都沒有应答。

    他当然不知道陈怡此刻心里面对他的那种爱恨交加的复杂感觉,见她居然不理睬自己,不由大惑不解,同时也有点失落:难道自己和陈怡姐分手以后,从此就要形同陌路了?那也未免太残酷了点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觉得有点不甘心,便更加坚定了中午去找陈怡谈谈心的念头。

    上午,叶鸣來到邹局长的办公室,跟他汇报了昨天的工作成果,并着重讲了一下清泉宾馆偷逃税的事情。

    邹文明听完他的汇报后,非常高兴,连连称赞说:“小叶,不错不错!你的思路很好,措施也很得力。按照你昨天的成果,如果把娱乐业的税收以及建材市场的税收收上來,应该有两百多万元。清泉宾馆估计也可以查补入库两三百万元。那样的话,你们分局今年就可以超额完成全年税收任务了。这下我的心里压力减轻很多了,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