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夏霏霏的期待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夏霏霏的期待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刚刚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就是想要龚志超出言求情,他好顺水推舟卖个人情给他。////\\首发\\

    因此,他听龚志超说完那番话之后,心里暗暗赞叹超哥的演技,便又沉思了片刻,方才说:“超哥,你这话说得我汗颜啊!正如你所说:你这位大哥帮过我很多忙,但从來沒有在任何事情上麻烦过我。你今天难得开一次口,我如果再坚持己见,那就是有点不通人情、不近情理了。更何况,这里还有毕主任、陶县长、施局长三位领导在这里,我也得尊重三位领导的意见是不是?这样吧:赵经理,明天你到我们分局将账本拿回去,自己查一下,看今年少交了多少税款,过两天你们主动去我们局里申报补税。这样的话,就算是你们自查出來的少交税款,不会定性为偷税,只需要叫滞纳金,可以不罚款。至于你们以前年度的问題,我们也暂时不查了,先放一放吧!”

    叶鸣知道有陶永和施英凯出面,清泉宾馆顶多补一百多万税款,不会再多,而且到最后肯定也不会被认定为偷税,所以干脆好人做到底,主动提出一个可以不定性为偷税的解决方案。

    赵经理一听,不由喜出望外:按照叶鸣的这个方案,不仅可以少补一两百万税款和罚款,而且,他主动去补税的话,完全可以逃脱偷税的罪名,他就可以不要付任何责任了。

    因此,他一听叶鸣说完,高兴得双眼放光,端着一大杯酒走过去,对叶鸣感激流涕地说:“叶局长,真是太感谢你了!來,我敬你一杯酒,我用大杯,你用小杯,我先干为敬!”

    说着一仰脖就把那杯足有三两的酒喝了下去。

    叶鸣慷慨地说:“赵经理,谈事是谈事,喝酒是喝酒,你用大杯敬我,我就应该喝大杯才礼貌是不是?我也喝一大杯!”

    说着,也找一个大杯子倒满,一口气就抿了下去。

    陶永、毕华锋等人见叶鸣如此豪爽,都鼓掌叫好。

    此时,夏霏霏和施英凯斗酒已近尾声。他们每个人都喝了大概一瓶半酒,施英凯已经支撑不住,跑到厕所吐了个昏天黑地,回來时脚步踉跄,几次差点跌倒在地。

    而夏霏霏,也是满脸通红,估计有七八分酒意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时用那双有点惺忪的杏眼瞟叶鸣一眼,目光中满是倾慕和喜爱的意味。

    陈梦琪虽然也喝了酒,却一直在注意观察夏霏霏,见她老是用那种暧昧的目光看叶鸣,刚刚喝下去的几杯白酒,顷刻间都化作了陈年老醋,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好对夏霏霏发作,便气鼓鼓地转过头,俯在陈怡耳边,悄悄说:“陈怡姐,你看看那个姓夏的女子,什么德行?仗着喝了一点马尿,就对叶大哥抛媚眼、卖弄风骚,一点都不加掩饰。她也不想想:她是什么人?叶大哥会对她有兴趣吗?我呸!”

    陈怡淡漠地笑了笑,也低声说:“琪琪,你既然知道你叶大哥不会喜欢她,那就沒必要喝这个干醋啊!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句:你的叶大哥那么帅,又文武双全,浑身都是男子汉的魅力,以后喜欢他的女孩子肯定还会有。你如果不相信他,今后像今天这样喝醋的时候还多呢,只怕你心里承受不起。所以,我建议你想开点,要有一个信念:你的叶大哥是个君子,不会朝三暮四,也不会轻易就被别的女孩子勾引走!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你就会少生很多闷气,对不对?”

    陈梦琪偏着头想了想她的话,觉得也确实是这样,便点点头,不再做声了。

    这时候,施英凯已经醉得有点神志不清,嘴里嚷嚷着要去蓝月亮唱歌,还说要夏霏霏扶着他去,然后陪他唱歌。

    夏霏霏把嘴巴一撇,讥讽地说:“施局长,你现在是我的手下败将,我沒有义务陪你唱歌。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找个小妹來陪你,让她给你醒醒酒,怎么样?”

    陶永也喝得有其八分醉意了,将大手一挥,对叶鸣说:“小叶,今晚我们到蓝月亮唱歌去,让赵经理请客。小龚,你给我们帮了忙,你就别请客了,一切由赵经理來安排。”

    陈怡和陈梦琪很不喜欢陶永这些人,也不想去唱歌,所以便站起來,说她们还要去陈梦琪家看房子,唱歌就不去了。

    叶鸣见陈怡不去,便也说自己要回去。

    陈梦琪见他说不去唱歌,正中下怀,便笑吟吟地过來挽着他的胳膊,准备往外面走。

    陶永却从旁边斜刺里插过來,一把扯住叶鸣,鼓着一双血红的牛眼睛说:“小叶,你不能走。今晚你是主角,大家都去唱歌,你走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龚志超也走过來对陈梦琪说:“琪琪,你和这位小姐先回去吧!今晚毕主任、陶县长、施局长等人主要就是要请叶鸣兄弟开心一下,他一走,不就冷场了?”

    陈怡拉拉陈梦琪的手,悄悄说:“琪琪,我们先走吧!看这架势,叶子不去唱歌是不行了。我跟你去你家里看看,我想明天就从宾馆搬出來,到你家里那套老房子去住。”

    陈梦琪听陈怡也劝她,沒有办法,只好把叶鸣拉到一边,絮絮叨叨地低声嘱咐他说:“哥,我和陈怡姐先回去了。等下去歌厅,你别再喝酒了。他们那么多人,到时候轮流敬你,把你灌醉了,白伤了你的身体,好不?还有,你跟这些人在一起,不许喊小姐。歌厅里的小姐都很沒素质的,我怕她们骚扰你,听到沒有?”

    叶鸣笑道:“琪琪,你放心走吧!我都记住了!”

    夏霏霏见陈梦琪和陈怡离去,而叶鸣却留了下來,眼里闪过一道惊喜的亮光,忽然想起了吃饭前她妹妹跟她说的一句话:“你可以用我们的方式去追求他!”

    一想到这句话,她本來就红扑扑的脸,此刻更加红了,而且望向叶鸣的眼光中,也充满了一种迷迷蒙蒙的期待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