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让他摸摸也无妨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让他摸摸也无妨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夏霏霏听夏娇说只陪叶鸣,愣了一下,把她拉到外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娇娇,这位帅哥可是今晚这包厢里最尊贵的客人。////[~]\/\/.\/\/你别看其他那几个人都是县长局长主任的,可是他们今天都有事求他,所以你别看他年轻,却是今晚这包厢里的主角。等下请客的人可能会让陪他的女孩跟他到外面宾馆去开房过夜,而你说你是坚决不出台的,所以你不能陪他,只能另外安排愿意出台的。现在坐在他身边的英和华华两个人是可以跟客人出台的,所以,我准备安排她们两个人中的一个去陪他。”

    夏娇听到“出台”两个字,脸色一红,但仍是很坚决地说:“菲菲姐,我今天本來是不准备过來的,但因为是你找我,我沒办法。我刚刚看了一下,其他几个男人都是醉醺醺的,那两个老一点的尤其看着恶心,你看他们那副色迷迷的样,好像恨不得把我们几个女的生吞活剥似的。只有那个年轻的男孩看着还顺眼一点,而且好像也沒有喝醉。所以,我今晚只陪他唱歌。如果是其他人,我现在立马就走。”

    夏霏霏眼睛看着她,微微一笑,揶揄说:“娇娇,你口里说那个男孩只是看着顺眼一点,其实呢,只怕是看上他了吧……你别否认啊!你这鬼妹,你瞒得了别人,瞒得过你菲菲姐吗?看你那羞答答的样,你如果不是动了春心,你把我脑袋剁下來当板凳坐!”

    夏娇被她一语道破心事,脸更加红了,忸怩说:“菲菲姐,人家哪有啊!我不过是不喜欢陪那些老头而已……你要不答应,我可真走啦!”

    说着,她就一条腿迈出包厢门,作势要走。

    夏霏霏心里只叫得苦:原來,今晚包厢里六个男人,她故意只叫了五个女孩过來,剩下叶鸣她本來是准备亲自陪的。而她喊夏娇过來的目的,是想让她陪一直觊觎自己的施英凯,自己好从他的纠缠中脱身出來,陪着叶鸣唱歌跳舞,用“自己的方式”去追他……

    她开始的如意算盘是:夏娇长得这么清纯漂亮,如果安排她去陪施英凯,施英凯肯定会被她迷住,自己就可以安安心心、不受任何骚扰地去陪叶鸣了。

    沒想到:夏娇这小妮会这么犟,非叶鸣不陪,而自己又无法把心事告诉她,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夏娇口里说要走,眼睛却在看着夏霏霏,等着她向自己妥协----她知道她一定会妥协的,因为在这几个姑娘中,她最漂亮、最受欢迎。[]如果她走了,房间里的客人肯定都会怪夏霏霏……

    果然,夏霏霏在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好吧,等下我安排你陪他。不过,我有言在先:他今天也喝高了,说不定也会在你身上摸摸捏捏的,到时候你可不许叫、不许跑啊!”

    夏娇听她说那个男孩等下也可能会在自己身上摸摸捏捏,心里忽然沒來由地再次一阵猛跳,脸上也微微发起烧來……

    夏霏霏带着夏娇再次走进包厢,笑咪咪地來到叶鸣身边,指指她身后的夏娇,对叶鸣说:“叶局长,这位小妹是我一个村的,叫夏娇,现在在移动公司上班,等下就让她陪你唱歌吧!你放心,她就是陪你唱唱对唱情歌,一起跳跳舞,陪你喝两杯酒,调节调节气氛,沒别的意思。”

    叶鸣听夏霏霏介绍说夏娇是移动公司的,便好奇地打量了她几眼,见她身材娇俏,五官清秀,眼睛灵动有神,红嘟嘟的嘴唇微微上翘,显得很性感,却又沒有一点妖娆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清清爽爽,便点点头,笑着说:“谢谢夏小姐!这位小妹既然是移动公司的,就不存在谁陪谁的问題,也可以认为是我陪这位靓妹唱歌跳舞是不是?哈哈哈!”

    叶鸣知道自己是今晚的主宾,如果不要美女陪唱,毕华锋、陶永、施英凯等人都会不好意思,也肯定放不开,那样的话,包厢里就冷场了。而且,他觉得这个叫夏娇的女孩虽然很漂亮,但看上去比较单纯,甚至还给人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所以对她颇有好感,所以便沒有拒绝夏霏霏的安排。

    安排好叶鸣后,夏娇对毕华锋、陶永、陶青等人说:“各位领导,你们自己去找喜欢的小妹玩呀,难道还要她们來主动找你们吗?我这几位妹妹可是很矜持的啊,也不大放得开,等下各位领导开玩笑时不要太过分了,不然,她们可是会生气走人的哦!”

    她这么一说,毕华锋、陶永、陶青等人便更加相信这几位女孩真的都是“良家妇女”,于是便猴急地分别坐到她们身边,开始涎着脸和她们搭讪起來。

    这里面,只有赵经理和龚志超知道夏霏霏的“李代桃僵”之计,也知道这几个女孩其实都是原來歌厅里的“三陪小姐”。

    不过,他们都是久闯江湖、深沉练达的“洞庭湖里的老麻雀”,所以脸上一点都沒有露出异样的神色,和毕华锋、陶永等人一起,随便挑了一个女孩,在她们身边坐下,一本正经地和她们聊天、唱歌、喝酒、跳舞。

    施英凯现在还是一心想勾搭夏霏霏,所以他沒有去找那些女孩,而是一把拉住夏霏霏,借着几分酒意,强拖着她在一个角落坐下,并说今晚他谁也不要,就要她陪。

    夏霏霏生怕他等下伸出“咸猪手”在自己身上摸捏,如果被叶鸣瞧见了,那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于是变用力挣脱施英凯的手,借口说要出去拿酒进來,便匆匆离开了包厢。

    夏娇坐到叶鸣身边后,不时偷偷瞟他一眼,见他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听别人唱歌,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根本就沒有來和自己搭讪的意思,更不用说像夏霏霏所说的那样到她身上來摸捏了。

    虽然,她平时非常反感和讨厌她陪的客人來摸自己,但是今天晚上,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她竟然隐隐希望叶鸣能够开放一点,希望他像旁边那几个男人一样,把自己搂进他的怀里。

    她甚至有点脸红地想:如果他真的想要摸自己,只要不是太敏感的地方,自己就让他摸一摸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