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二十章 试探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二十章 试探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叶鸣当然猜不到夏娇的心思。////(·~)[手][打][吧][.[][]他平时唱歌,基本上就是跟熟人和朋友,即使有女孩,也是同事或者是认识的姑娘,根本就沒有过有小姐陪唱的经历。

    因此,当听夏霏霏介绍说夏娇是移动公司的职员后,他便秉承“非礼勿视、非礼勿动”的君格言,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也不跟她去搭讪,静静地听别人唱歌,偶尔优雅地鼓鼓掌。

    但很快他就发现有点不大对头:只见毕华锋、陶永、陶青等人,在和那些女孩搭讪几句之后,先是试试探探地把手搭在那些女孩的肩头,见她们沒有明显的抗拒之意,胆便大了起來,把手从她们的肩部移到腰部,然后又渐渐将她们搂进怀里,最后又把手伸进了她们的衣襟或是领口里面……

    而那几个女孩,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半推半就的样,沒有一个坚决地制止他们的侵犯举动的。有一两个女孩甚至在男人摸她时,还发出了“吃吃”的娇笑声,并把头伏进男人怀里,也伸出手掌去摸他们。

    整个包厢里立时弥漫着一股暧昧而**的气氛……

    叶鸣疑惑地转头看一眼夏娇,见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紧身毛衣,毛衣的下摆一直掩过了膝盖。[~]由于毛衣比较紧,把她的胸部包裹得鼓鼓凸凸。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叶鸣似乎能感觉到她心跳得很厉害,以至于她那鼓凸的胸部都好像在微微起伏着,而且还能闻到她细微的喘息声……

    她也和叶鸣一样,双手交叉着放在腹部,身端端正正地坐着,眼睛平视前方。在迷幻的彩灯照射下,她脸上不停地变换着五颜六色的色彩,但看她脸部的表情和眼神,却分明有点紧张、有点不安……

    从她的身上,不时传过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幽香。这香味不像是香水味,倒有点像是她身上自然生出來的体香……

    就在叶鸣有点迷惑不解的时候,那个赵经理手里拿着一包极品芙蓉王香烟、一个打火机走过來,把烟和打火机放在叶鸣前面的茶几上,笑着对叶鸣说:“叶局长,请抽烟。”

    叶鸣笑着说:“谢谢,我自己有烟和打火机,只是觉得包厢里空气不好,怕自己抽烟呛着边上的这位美女,所以一直不敢抽。(·~)呵呵!”

    夏娇听说他因为怕熏着自己而一直沒有抽烟,不由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赞赏的神色。

    赵经理对叶鸣招招手,将他喊到一边,看了一眼端坐在沙发上的夏娇,开导叶鸣说:“叶局长,这几位姑娘都是夏霏霏小姐特意喊过來陪你们唱歌跳舞的。我看了一下,这几个美女里面,以现在陪你的这个小妹最漂亮,你可不要浪费资源啊!呵呵呵!”

    说着,他又环顾了一下包厢里其余那几个正在和女孩调笑亲嘴摸索的男人,悄声说:“叶局长,你看看,毕主任、陶县长他们多放得开!他们还是大领导呢,也沒见他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你尽管放开胆玩就是,不要有什么顾忌。这些女孩虽然不是三陪小姐,但也是比较开放的,不然霏霏也不得喊她们过來。再说了,现在领导们都在放下身份和架与女孩打成一片,你如果特立独行,一个人正正经经的,他们肯定会有点不好意思的,那样就影响包厢里的气氛了,对不对?所以,你也要放开一点,不要拘束。”

    叶鸣觉得赵经理说得也有道理:这包厢里的男人,除了龚志超以外,都在和女孩搞暧昧,唱歌反倒成了次要的陪衬。自己如果一本正经地坐在这里,确实有点和整个包厢的气氛不搭,而且说不定会被毕华锋、陶永等人认为自己是假正经。

    而且,现在他心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这些女孩,到底是真的良家妇女,还是冒充的?如果真是良家妇女,哪有这么随便、这么开放的?

    因此,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念头:等下也要抱一抱、摸一摸陪自己的那个女孩看看,试试她到底是正经的移动公司的员工,还是歌厅的三陪女假扮的……

    于是,在赵经理笑眯眯地走回去后,他便重新坐到夏娇身边,转头打量她几眼,见她仍是那幅正正经经的表情,便把身向她那边靠近一点,忽然伸出右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夏娇的身一颤,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羞怯的表情,却并沒有抗拒的意思。

    叶鸣此时正如夏霏霏所说,也有几分醉意了。当他把手搭到夏娇肩膀上后,只觉得自己触手所及,有一种温软舒服的感觉。同时,由于离她的身更近,她身上那种似麝似兰的幽香,好像也更浓烈、更诱人了……

    叶鸣骨里其实是个风流才。正如陈怡所说,他也有点小色心。只不过,他的自控力和自我约束力比较强,一般情况下,不会去主动勾搭女孩,也不会凭借自己的外貌优势去到处留情。

    今天晚上,他是第一次和一个自己初次相识的女孩亲密接触,所以心里既有点忐忑,更多的则是新奇和兴奋。

    因此,在搭上夏娇的肩膀后,他见夏娇并沒有抗拒会是嗔怪的意思,心里便也有点蠢蠢欲动起來,也学着陶永等人的样,把手从她的肩膀上移下來,抱住了夏娇柔软的腰身。

    夏娇被她有力的手环抱住腰,只觉得身体一阵酥麻、一阵发烫,只是象征性地扭了扭身抗拒了一下,便把头垂下,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鼓凸的酥胸也起伏得更厉害,却并沒有推开叶鸣,反倒把身倚到了叶鸣怀里,一言不发地任他抱住自己。

    这样搂抱了几分钟之后,夏娇忽然抬起头來,红着脸盯着叶鸣,有点羞怯地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叶鸣见她满脸红晕,言辞温婉,确实不像个久历风尘的三陪女,心里更是疑惑不解,便开玩笑说:“我姓叶,叫叶鸣,是在街上混的,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