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敲警钟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敲警钟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叶鸣就來到邹文明的办公室,从制服口袋里摸出昨晚施英凯硬塞给他的两张建行的银行卡,给邹文明看了看,然后汇报说:“邹局长,昨晚在吃完饭以后,清泉宾馆的赵经理和检察院反贪局的施局长两个人,硬是把这两张卡塞到我口袋里。////?第一时间更新?(·~)这两张每张里面都是五万元钱,说一张送给我,一张要我转交给您。我想现在就把赵经理叫过來,把卡退还给他。”

    邹文明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笑着说:“小叶,你有这种觉悟,我心里确实很欣慰。你的想法沒错,虽然我们给他们帮了忙,但这是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处理,而不是我们要以税谋私。因此,这银行卡我们绝对不能收。”

    然后,他又抬起头想了想,说:“你昨晚既然已经多次想退还这卡给他们,而他们不要,那就属于确实无法退还的礼金礼品。按照规定,如果纳税人给干部送礼金礼品,应该当场拒绝或退还。如果确实无法退还或拒绝的,应该向纪检监察部门报告,并将礼金礼品上交至监察部门处理。所以,我的意见是:我们现在就把这两张卡上交到监审室去,并由监审室进行登记,注明上交的时间和地点,并要有两个证人在场签字作证。[]这样的话,以后就不怕他们攀咬或是陷害我们。”

    叶鸣有点奇怪地说:“邹局长,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这卡退还给他们?沒必要交到监审室去吧!”

    邹文明深思熟虑地说:“小叶,我是多年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对这类事情处理比你有经验。我之所以要把这钱交到监审室去,有三个原因:第一,昨晚他们送你卡的时候,你已经当场明确拒绝过,但是他们坚持要送给你。你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把礼金上交,完全符合相关的制度和规定;第二,你昨晚已经当着两个人的面,把银行卡收下來了。万一里面有人心怀叵测,用手机或是针孔摄像头摄下了你收卡的过程,而你退还时又沒有录像证据,将來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所以,我们就干脆不退,直接交给监审室处理;第三,如果他们是真心实意想送我们这笔钱,你如果现在去退还给他们,他们会觉得心里不安,而且会觉得我们是不给他们面。别人倒还罢了,那个陶县长和施英凯,是很记仇的。一旦他们觉得我们不收钱,是存心不给他们面,是不领情,他们就会对我们怀恨在心,到最后变成我们照顾了他们,结果还得罪了他们。[][]所以,我们只要把银行卡交到监审室去,洗脱我们受贿的嫌疑就行,沒必要再去退还给他们。”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有点解气地说:“我们出于维护工作关系的需要,给他们宾馆减免了这么多税款。现在让他们回扣十万元给国家,我觉得也好。因为我们上交监审室的礼金,到最后都要上交财政的,也算是从另一个途径弥补了一下国家的损失,小叶你说是不是?呵呵呵!”

    叶鸣对邹文明的老谋深算深为叹服,不停地微笑着点头,表示很佩服他的见解和主张。

    这时候,邹文明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邹文明拿起话筒,里面传來市局局长徐飞的声音:“邹局长吗?我是徐飞。有个事情要向你通报一下:刚刚省局政工处打电话过來,说叶鸣申报全省地税系统先进工作者的事,可能他不符合条件和标准,让我们市局再物色另外的人选报上去。我刚刚私下问了一下政工处的聂处长,他告诉我:不评叶鸣做先进工作者,是夏局长的意思。”

    邹文明有点惊讶地问:“徐局长,这怎么可能?夏局长是省局一把手,按道理,对评先评优这样的具体工作,是不会过问的,更不可能明确提出评谁或是不评谁。是不是聂处长或是政工处其他领导对叶鸣有什么看法,所以扯虎皮做大旗,搬出夏局长來搪塞我们?”

    徐飞很肯定地回答说:“那不可能。我们和省局政工处关系很好,而且叶鸣也不可能得罪政工处哪位领导。聂处长明确告诉我:这确实就是夏局长本人的意思,是夏局长亲自跟他说的。而且在全省申报的五十个先进工作者候选人中,夏局长也唯一只是点了叶鸣的名字,并做了具体指示。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我本來想直接打电话给小叶的,可他手机到现在还沒开机。所以,要请你去问一下他,看他能否猜出夏局长为什么要单单否定他。”

    邹文明看了站在他身边的叶鸣一眼,说:“徐局长,小叶就站在我身边,你和他说话吗?”

    “好的,你把电话给他!”

    叶鸣疑惑地接过电话,先向徐飞问了好,然后跟他解释说忘记开手机了。

    徐飞在电话里将刚刚向邹文明说的那番话讲给他听,并问他是否猜得出夏局长这样做的原因。

    叶鸣此时已经猜到:这绝对就是自己上次假冒夏楚楚男朋友,到夏局长家里吃饭带來的后果!

    他估计:夏局长对自己和夏楚楚瞒着他交往很恼火,而且根本看不起自己,不想夏楚楚找自己做男朋友。因此,他便想借这个评选全省地税系统先进工作者的机会,亲自否决自己,给自己敲敲警钟,挫一挫自己的锐气,并提醒自己不要痴心妄想要找他女儿做女朋友……

    叶鸣估计自己的这个猜测沒有错。但是,他又不能把这个猜测告诉徐飞和邹文明,所以,只好含含糊糊地答道:“徐局长,我也不清楚夏局长是什么原因啊!我估计有两种可能:第一,全省地税系统先进工作者一般都是评选基层分局或是办税服务厅等一线征收管理人员,而我原來一直在办公室工作,不符合这个标准;第二,我已经有了全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荣誉,夏局长可能是觉得沒有必要重复获得荣誉,应该给其他基层同志多一个机会。”

    徐飞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点道理,便说:“小叶,你说的也可能有点道理。我找机会再去打探打探,看能否给你争取回來。你也不要受此事的影响,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沒什么大不了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