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惨痛泪水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惨痛泪水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鹿书记之所以突然提及这首《蒹葭》的诗,是因为当初他和赵涵恋爱时,两个人都非常喜欢这首情景交融、意境深远、如泣如诉的爱情诗,经常在一起一唱一和地背诵里面的经典名句。////[~]而且,鹿知遥在写给赵涵的第一封情书里面,正是引用了这首诗的开头几句,來表答他对赵涵的喜爱,但又担心两个人难以在一起、只怕将來“路阻且长”的矛盾心态……

    当他听叶鸣说他的母亲也特别喜欢这首诗,并且经常吟诵它、还将它作为叶鸣的启蒙诗时,鹿书记便立即得出了两个判断:首先,叶鸣的母亲绝对就是赵涵,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其次,赵涵即使在嫁了人生了儿后,心里一直还装着自己,也一直在怀念她和自己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想至此,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为了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对叶鸣说:“小叶,我读大学时,也特别喜欢这首名叫《蒹葭》的爱情古诗,但现在因为人老了,记忆力也差了,诗里的有些句已经不记得了,你现在能为我背诵一下吗?”

    其实,鹿书记对这首诗是记忆最深的,至今仍能够倒背如流。[]不过,他非常想让叶鸣用他有点和赵涵相似的语音语调,把这首诗背出來,让自己体味一下当初和赵涵在一起吟诵这首诗的温馨美好的感觉……

    叶鸣点点头,说:“好的。”

    接着,他就很有感情、很有韵味地吟诵起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在叶鸣吟诵完后,鹿书记好像沉浸在了诗的意境之中,微眯着眼睛,细细体味了许久,这才用充满感**彩的声音说:“小叶,我小时候,就被我父亲要求把《诗经》里面的三百多首诗都背诵了。在这些是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首《蒹葭》。这首诗景中含情,情景浑融一体,有力地烘托出主人公凄婉惆怅的情感,给人一种凄迷朦胧的美,很有感染力啊!”

    说到这里,他微微叹了口气,眼睛盯着叶鸣脖上那条项链,忽然问道:“小叶,刚刚我在看你佩戴的那块玉佩时,发现上面刻有两个字,一个是‘涵’字,一个是‘远’字。(·~)而且,这两个字应该是后來刻上去的,不像是这块玉雕琢的时候就有的。这里面有什么含义或是故事吗?”

    叶鸣听他问起这事,心里一酸,眼眶一红,低沉地说:“鹿书记,您说的沒错。这块玉是我的父亲送给我母亲的定情信物。那个‘涵’字,是我母亲的名字。而那个‘远’字,就是我父亲的名字……

    叶鸣刚说到这里,就听鹿书记嘴里“啊”地一声,眼睛一下瞪得老大,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不待他说完,就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小叶,你刚刚说什么?你是说:这个‘远’字,是你父亲的名字?是不是你的亲生父亲的名字?”

    叶鸣正沉浸在对母亲的怀念之中,沒有发现鹿书记脸色的异常,点点头说:“沒错!我从小就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自打出生,就沒有见过我的父亲。我曾问过我母亲,我父亲到底在哪里?但我母亲一直沒有告诉我,只是说我父亲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她还告诉我:你现在不要问,也不要试图去寻找你的父亲。如果机缘到了,你们父总会见面的。如果机缘沒到,你们就很可能这辈都无法相见……”

    鹿书记再次打断他的话,用一种异常的语调再次问:“小叶,你是说:你的母亲一直是一个人生活?一直沒有嫁人?你一出生就沒有见到过你父亲,是吗?”

    叶鸣有点奇怪地看了鹿书记一眼,见他脸颊潮红,双目炯炯,嘴唇不停地抖索,与开始时那种沉稳大气的表情大相径庭,不由有点奇怪,以为他病了,便有点不安地说:“鹿书记,您是不是不大舒服?是不是我打扰您的休息了?要不,我现在先告辞,您睡一觉休息一下吧!”

    鹿书记见他站起身來,随时准备告辞,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几乎是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孩,你别走!我沒有什么不舒服,相反,我现在心里很高兴。來來來,你坐下,我们再聊一会……对了,你母亲为什么要把这块玉佩给你?是要你去寻找你的父亲吗?”

    叶鸣的心里一痛,低头看一眼胸口那块玉佩,用手在上面摩挲了几下,眼眶再次红了,用有点哽咽的声音说:“鹿书记,这是我母亲的遗物,是她留给我的最珍贵的遗产。她说:我戴着这个玉佩,就好像她和我父亲都陪在我身边!她还说:这块玉佩是有灵气的。如果我日后遇到了什么大灾大难,只要我在玉佩上摸几下,她在九泉之下就会感知到,就会……”

    “等等!孩,你刚刚说什么?你说这玉佩是你母亲的遗物?”

    鹿书记在听到“遗物”两个字后,只觉得胸口好像被人重重地擂了一拳,一下痛彻心扉;同时,他本來有点潮红的脸颊,也一下变得苍白异常,顾不得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再次打断了叶鸣的叙述,提高声调问道。

    叶鸣点点头,沉痛地说:“鹿书记,我的母亲是个农村中学的教师,在我们那个中学教了二十多年书,从來沒有离开过那里。五年前,她患上了肝癌,但她仍坚持在讲台上讲课,直到最后倒在讲台上,被送进医院,一个月后就离开了人世……”

    鹿书记听到他最后那句话,忽然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然后,用哽咽的声音对叶鸣说:“孩,你等等!我上个洗手间!”

    在叶鸣惊异和担忧的目光中,鹿书记像个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扑到房间内的卫生间门口,抖抖索索地将门拉开,然后进去将门锁上,忽然用宽厚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脸,大股大股的眼泪就像泉水一般,从他的指缝中鼓涌而出,一下就沾湿了他的脖、他的衣领,又浸染到了他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