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 第二百四十章 相约下辈子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 第二百四十章 相约下辈子

下载: 官路红颜(江南活水 )TXT下载


    徐立忠偷偷观察了鹿书记的脸色,见他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荒草中的那座坟茔,神色悲怆、眼眶湿润,魁梧的身躯似乎也在微微发抖,知道他此刻情绪很激动,便一言不发地带着他绕过几蓬荆棘和茅草,沿着一条若有若无的小道,來到了墓碑前面。//访问下载txt小说//?第一时间更新?(·~)

    然后,徐立忠把手里提着的那个袋放下,从里面拿出香烛、打火机、三个苹果、三个桔、三个梨、三只小碟、三个小酒杯、一瓶葡萄酒、一封五千响的鞭炮。

    当摸到那件呢绒大衣时,徐立忠犹豫了一下,抬头问道:“首长,这衣服拿不拿出來?”

    鹿书记看了那呢绒大衣一眼,点点头说:“拿出來。另外,你把鞭炮放进去,不要燃放,不要惊扰了她的清梦……她生前是很爱清净的,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大颗大颗地滴落下來,同时声音也有点哽咽了。

    徐立忠也觉得心里酸酸的,眼眶也开始潮润了。

    再把所有的东西端端正正地摆放好之后,徐立忠知道鹿书记等下要进行的是一个极为隐秘的悼念仪式,即使亲近如自己,可能也不宜在边上看着,于是便懂事地站起來,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说:“首长,我先到下面去巡查一下,看有沒有人上山來。=小=说,[~]您这边忙完了,就打我电话,我立即上來。”

    鹿书记虽然对徐立忠极为信任,也知道即使他知道了这其中的内幕,也绝不会将它泄露出去。但是,他估计自己等下肯定会非常痛苦、非常伤心,他不想让徐立忠看到自己脆弱、柔软的一面;同时,他也知道徐立忠是个极为谨慎小心的人,轻易不去打探别人的**,所以,如果自己不让他走,他内心可能还会惴惴不安。

    因此,他便点点头,说:“你去巡查一下也好。另外,你去告诉下面的那几位警察同志:如果有村民要上山,只需要好言劝阻一下,请他们等一等就可以了,千万不能吓唬他们,更不可以动粗。你去吧!”

    待徐立忠离开这座小土坪、消失在下面的山道上之后,鹿书记弯下腰,重新摆了摆那些装着苹果、梨、桔的小碟,又用打火机把香烛点燃,将三个小酒杯倒满红酒。

    然后,在缕缕青烟之中,他忽然跪倒在墓碑前面的水泥筑基上面,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用低沉悲怆的声音呢喃道:“赵涵,我的爱人!我的妻!我來了,我來看你來了……我这辈除了父母,从來沒给人下过跪。[]但是,面对你的亡灵,我必须跪下來,必须给你叩头赔罪……赵涵,我是一个罪人啊!我毁了你一生的幸福,毁了你一辈的前程……你什么都为我着想,什么都为我谋划,却唯独沒有想到你自己……你要我怎么承受你这份大爱?你要我如何报答你这一份比天高、比海深的情意?……赵涵,我的爱人!你芳魂不远,你看到我了吗?听到我的话了吗?罪人鹿远來看你來了,來向你请罪來了……今天是12月2日,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带來了一件迟到了二十几年的生日礼物。你九泉有知,一定要把这件礼物收下。现在是隆冬季节,你那边肯定也很冷了。希望这件礼物能给你在那边遮风挡雨,给你带去一丝温暖和慰藉……”

    当说到这里时,他已经哽咽难言,双手掩住脸颊,悲痛的泪水滚滚而下……

    在跪着默默地流淌了几分钟眼泪后,鹿书记艰难地直起身來,掏出纸巾擦干泪水,然后弯下腰仔细看那块花岗岩墓碑。

    这块墓碑上圆下方,上面是一个椭圆形的碑檐,可以遮挡风雨。

    碑檐下面,是一张贴瓷的遗照。照片可能是赵涵精心挑选出來,并嘱咐叶鸣在她死后贴上去的。照片上的赵涵,还是二十岁时的样,梳着一个清爽的马尾巴发型,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目光清澈明亮,好像正在脉脉含情地看着伏在墓碑前面的鹿知遥……

    当看到这张照片时,鹿知遥心里又是一痛:这张照片,正是当初他们读大学时,赵涵送给他的第一张单照,也是赵涵自己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显然,她是想把自己最美时的形象留在自己的墓碑上,期待她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恋人,有朝一日能够來这里看她,并能回忆起他们曾经在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时光……

    当鹿书记把目光移向照片下面的墓志铭时,眼睛忽然间瞪得老大,心里再次“砰砰”地狂跳起來。

    只见在那块平滑的花岗岩上面,从右至左刻着几行诗句:“山高路远,思念绵长;此身殁后,葬余东岗;鹿鸣呦呦,勿悲勿伤;魂其有知,永系北方!”

    这首诗,肯定是赵涵在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时做的,及时她的墓志铭,又是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写给远方的鹿知遥的绝命情书----在这首诗里,不仅嵌上了“鹿远”这个名字,而且告诉他:她这辈一直在思念着他,尽管“山高路远”,但这种思念一直就沒有中断过;在她死后,一定要把她葬在东岗,让她在九泉之下,能够一直遥望北方……

    更令鹿书记悲不自胜的是:即使在她快要死了的时候,她还在安慰他,要他在知道了她的死讯后,“勿悲勿伤”,还深情地告诉他:如果她死后魂灵有知,一定会永远系在他身边……

    这首简单直白的小诗,却像一把柔情的匕首,深深地刺进了鹿书记本來就已经酸痛不已的心脏,令他在一瞬间再次泪如泉涌,忍不住一把抱住那块冰凉的花岗岩墓碑,将嘴唇伸过去,在赵涵那张贴瓷的照片上吻了吻,哽咽着说:“涵,你真是太善良了,太体贴了……你要我勿悲勿伤,但我做不到啊……我是一个党员,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一个人死后有灵魂存在,很想我们死后还能托生,并能够彼此认出对方。如果真的有灵魂存在,赵涵啊,你一定要在那边等着我!这辈我沒有办法娶你,沒有办法和你做夫妻,那我们就相约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