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熟人熟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宝饭 书名:道门法则
    ();        回君山的路上,赵然还给东方礼发了飞符,东方礼也没有回复,赵然心知恐怕对方还在闭关期间。

    东方礼闭关,赵然也不知道该找谁交接报告,要不干脆找东方敬?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没有多事。自己去夏国当暗桩的事(情qíng)完全是东方礼一手((操cāo)cāo)办的——下线上线必须单线联系,这可是东方礼当时反复跟他交待的条例。

    既然如此,那就慢慢等吧,反正现在自己还有很多事(情qíng)要办,一边等东方礼出关,正好一边把事(情qíng)办了。

    赵然赶回君山的时候,天上正在飘着小雪,一片山谷、两座山头、一条小河、几座村庄,都笼罩在茫茫雪花之中。

    赵然站在君度山上极目远眺,对面的小君山那汪清泉依旧在流淌,山脚下的君山庙依然敞着庙门,偶尔有人进进出出,开垦出来的大片大片农田早已完成了收割,铺上了一层浅浅的积雪。

    继续向东北方望去,远远的冲马河上似乎多了……似乎多了一座木桥?

    赵然下了君度山,不多时便来到河边,仔细观察这座小桥。

    木桥全木结构,横跨了四丈宽的河面,在河中心的一处巨石上架了一道中梁。木桥跨过河面后,在两岸各自延伸出一条简陋的泥土路,一条通往君山庙,一条曲曲折折伸向西北方。小路大部分都覆盖在雪下,所以刚才在山上没有看出来。

    一条小路、一座木桥,这就是君山地区这一年来的变化吗?正是因为这一变化,所以自己感受到了功德力的加成吗?就是这么一项小小的工程,就能为自己多带来一成的功德力?

    赵然拍了拍脑门,交通问题是个大问题,自己怎么就没意识到呢?当初为何就没想起来不早些动手呢?

    赵然回君山只是想看看这片自己的基业,顺道查一下功德力增长的原因,暂时没有回君山庙和五色大师、金久等人相见的意思,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qíng)。

    以他羽士境的脚程,就算没有神行符相助,全力发动起来也快若奔马。赵然在夏国境内扮演成东家一年三个月的时光,处处防着被人看穿而不敢展露修为,实在是压抑得苦了。此刻不管不顾的奔行起来,感受着冬雪敲打在脸上的冰冷,感受着山地、林木向(身shēn)后飞退,心中当真是舒畅已极。

    曾经的赵然,只不过是办公室里埋头处理纷繁文件和各种琐碎的普通人,每天摆出的笑脸和忙上忙下的奔波,都是为了那点可怜的薪水,以及期盼中从来没有尝到过的权力的滋味。

    穿越给了他全新的机会,在他面前打开了另一扇迥异的世界之门。从最初苦守几亩薄田的农家子,到道院扫地做饭的火工,再到入门为道、受箓修行,一步一步,不知费了多少心机、花了多少算计,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今(日rì)么?

    赵然体内法力流转,双腿加快频率,在飞雪漫天中尽(情qíng)享受着奔行在荒野中乐趣,不(禁jìn)想起无极院中那位邋邋遢遢张老道曾经说过的那句“我也想飞”,忍不住伸开双臂,放声高歌:“我想要飞得更高……”

    撒欢了一个多时辰,赵然玩够了极速奔跑的游戏,感受到法力消耗甚巨,这才缓缓放慢脚步,找了个地方打坐恢复。

    任(性xìng)够了,赵然收拾心(情qíng),继续上路。离平武县城二十里处离开了官道,在山林中向着东北方行去,大半天后进入一片林木茂密的老山沟中。

    山沟中层林莽莽、怪石嶙峋、杳无人烟。赵然从储物扳指中取出自己那(身shēn)标识着两朵焰火的羽士道袍,郑重其事的整了整衣冠,将信物令牌抖手打出。

    令牌倏忽间化作一道白光,瞬息没入前方的虚无之中,赵然眼前顿时一晃,遮护华云山的离火玄光大阵开启。赵然迈步而行,第一步眼前漆黑一片,第二步如入云雾,第三步往前一踏,赵然忍不住快要哽咽了……

    一年多没有见过如此景象,赵然都快以为自己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俗商客,如今看着眼前的如黛青山、如虹飞瀑、如画亭台、如玉清泉,忍不住一阵心神激((荡dàng)dàng)!

    兴庆府的那一番繁华巷陌、酒池(肉ròu)林、烟花灿烂,好是好,又怎及得上我仙家气象?佛门寺庙中那清纯简朴、禅音鱼鼓,静是静了,又哪里有这洞天福地的美妙?

    还是道门好啊,这才是自己梦中最向往的世界!

    平复心(情qíng),穿过竹林、草坪,越过金桥、长亭,不时有道士停下来和赵然相互致意。是俗道的,赵然点点头,和颜悦色的打个招呼,有修行的,便稽首行礼,道一声“师兄师弟好”。

    华云馆十八流派,灵剑阁处于正西,赵然优哉游哉进了这片亭台楼阁之间,迎面就碰到一个熟人。

    “赵道长来了?许久不见,道长的气色越发好了。”

    “全知客好,您老也一样,气色红润,(身shēn)体还好?”赵然习惯使然,顺手塞了锭银子过去。

    全知客一边道着“这怎么好意思”,一边乐呵呵收下银子:“多谢赵道长赏赐,托道长的福,我饭吃的饱、觉睡的香,一切都好。魏道长和余道长都在剑阁中修行,恐怕暂时还出不来,骆道长不在山中,出外游历去了,道长您先进屋歇息片刻,待我去弄些饭食来。”

    赵然有经验,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在剑阁中修行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便先认准自己小院,进入正房之中,狠狠把自己扔到(床chuáng)上,抱着被褥深深一吸,舒坦!

    过不多时,全知客端了个托盘上来,几个小菜、一碗米饭。赵然一眼就看到了那碟子辣炒麂子(肉ròu),欢喜的将米饭直接倒了进去,筷子拌了拌,大口的开吃起来,边吃边道:“全知客,我这一年多虽然不在华云山中,但每次想起全知客做的饭菜,就忍不住流口水,真是辣得好,辣得妙啊!”

    全知客喜得合不拢嘴:“赵道长喜欢,那是我的福气,没得说的,我又新学了几个拿手小菜,回头一并做给道长尝尝。”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门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