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国家机密,离开

    龙牙!

    老人听清楚了这个答案。

    黑暗中,再度沉默下来。但是,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并未逃过慕轻歌的耳朵,老人的动作也没有瞒过她的眼睛。

    老人把从枕头下摸出来的抢,又放了回去,不急不缓的从(床chuáng)上起来。

    在老人站起来时,慕轻歌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留给老人空间。

    “跟我来。”黑暗中,老人对慕轻歌说了一句。

    慕轻歌沉默点头,跟着老人走出了房间。

    走廊上,一样漆黑。对于老人来说,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布置,所以不影响他在黑夜中行走。而对于慕轻歌来说,这样的黑夜,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影响。

    走廊的尽头,是老人的书房。

    推门而入,这个房间给慕轻歌带来一种熟悉感。

    老人径直走到了书桌旁,拉开了桌上的台灯,橙色的灯光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也让老人终于能看清楚站在眼前的人。

    他抬起头,看向慕轻歌。

    只是,当他看到慕轻歌那张脸时,双眸猛地一缩,里面折(射shè)出震惊之色。“你……你是谁?你不是龙牙!”

    陌生的脸,虽然比他熟悉的更加精致美丽,但是,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慕轻歌心中苦笑。

    她抬起手,轻抚上自己的脸颊。对老人道:“老首长,真的是我。只是,我现在又是另一个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人声音严厉起来,眼神中的戒备并未消除。

    撇开外形,眼前之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以前的龙牙,他熟悉的那个人。但是……一个人被确认死亡的人,一年之后再出现,真的会变成另一个人么?

    “我很确定,你的死亡报告,没有其他任何因素。霸狼虽然也死了,但是军部也革除了他的军籍,做出了应有的处罚。”老人紧盯着慕轻歌道。

    他指的没有其他因素,是指‘慕歌’并未接到任何需要重新塑造(身shēn)份的任务。在国家最高机密的档案中,都是一个死人。

    霸狼,就是当初设计慕歌,最后被她一起拉向地狱的那个人。

    他也是国家优秀的尖刀,排名在龙牙之后。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龙牙的光辉,让他感受到压抑,觉得自己的光芒被掩盖,黑暗面逐渐暴露,便有了后面的那件事。

    老人口中提到霸狼,慕轻歌眸光忽闪了一下。

    她突然想到一个从未想过的问题……如果她在那场爆炸之后,穿越了异世,那么霸狼呢?他同样葬(身shēn)于那场爆炸之中,有没有可能也进入了一个异世?

    慕轻歌深吸了口气,收敛飘远的思绪。她看向老人,回答老人的问题:“老首长,我的确是死了,但是……”她停顿了一下,才道:“我又借尸还魂了。”

    “什么!”老人震惊瞪大了双眼。

    借尸还魂,这个词汇,他听得懂。可是……这是一个无神论的世界。神魔鬼怪,都只是杜撰出来的封建产物。

    老人不断变幻的脸色,让慕轻歌再度苦笑,解释道:“唔,如果老首长觉得需要一个更好的解释,也可以理解我为外星人。”这样够接地气了吧。

    “……”老人沉默以对。许久,他才道:“我拼什么相信你的话?”

    呃……

    慕轻歌抬手摸了摸鼻尖,突然向书房后面的一排书架走过去。

    这个摸鼻的动作,令老人浑(身shēn)一怔。老人的反应,被她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书架前,抬起手在第三排书架上,将一本厚厚的辞海取了出来。

    看到她手中拿着的书,老人瞳孔倏地一缩,双唇紧抿成线。刚才,龙牙那个习惯(性xìng)的摸鼻动作,还有除了他之外,只有龙牙知道的那本内有乾坤的书……

    慕轻歌将书拿到书桌前放平,将其打开。

    原来,这本书的内部,是被掏空的,被掏空的地方,放了一小瓶瘪肚酒瓶,酒瓶里,还有着半瓶老白干。

    看着装着老白干的酒瓶,慕轻歌笑了起来。眼神中有些怀念的道:“老首长还是那么喜欢老白干。我记得有一次,我问老首长为什么在那么多酒中,独独钟(情qíng)于老白干。老首长说,您是个糙人,糙人配糙酒,绝配。”

    说完,她抬眸看向了震惊中的老人。

    书房中的沉默,不断蔓延着,慕轻歌的话,让老人陷入了一阵无法思考的状态。

    许久,他才干涩着嗓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轻歌悄悄松了口气,她了解老首长,他问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他已经准备好去接受一个可能会很荒诞的故事。

    当一个人愿意接受的时候,再难以置信的事,他都可以心平静气的听进去。当一个人不愿意接受的时候,哪怕说得再如何合理,他都会嗤之以鼻。

    整整花了一个小时,慕轻歌才把自己(身shēn)上发生的事,概括的向自己尊敬的老首长说了一遍。

    在老首长听完沉默之后,她斟酌着说出自己的来意。“老首长,这次回来,或许是因为我与地球缘分未尽。又或许是因为在那场爆炸之下,离别匆匆,让我来不及向一些人道别。但是,这终究是一个意外。不(日rì),我就要离开。这次再走,便归来无期。今夜,我冒昧而来,是因为安全局的人,似乎察觉到我回来了,并且影响到了我的朋友。我希望老首长能出面解决这件事,让一切都归于平静。”

    老首长缓缓抬头,看向慕轻歌。突然,他笑了起来,感慨万分的道:“你如今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完全可以采取别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你却选择了最危险,也最麻烦的方法,这说明,你还是个好孩子,你对我这个老头子的信任,还有对国家的信任。”

    慕轻歌深吸了口气,(挺tǐng)直(胸xiōng)膛。她沉声道:“我从未对我的祖国失望过,我也(热rè)(爱ài)我曾奉献的一切。更从未忘记,我是一个军人,也是老首长您的部下。”

    “你还是我的好孙女。”老首长接住了慕轻歌的话。

    慕轻歌心头一颤,看向老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异世界经历的一切,百年风云,让她有时候觉得,地球上的一切,反而是一场梦。

    但是,与李修沅的相遇,与老首长的谈话,却让她那些模糊的记忆,重新在骨子里唤醒,变得清晰。

    “老首长……”慕轻歌声音有些哽咽。

    老首长走到她面前,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就如同曾经,每次她带着荣誉归来,又或是冒着生死离别离开时,老人对她所做的鼓励。

    “好孩子,你对国家已经做得够多的了。”老首长感慨万千的道。

    慕轻歌抿唇。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安全局的那些人太容易紧张,不用理会他们。他们不会再调查你的事,也不会再去(骚sāo)扰你的朋友。”老首长给出了保证。

    关于这个保证,慕轻歌没有丝毫怀疑。

    她知道,老首长有能力做到这一切,否则,她也不会来。

    “不过,有件事你要答应我。”老首长想了想,向慕轻歌提出了一个要求。

    “好。”慕轻歌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

    她这个反应,反而让老首长一愣,顿时笑骂道:“你这个孩子,这么轻易就点头,就不怕我把你给卖喽?”

    慕轻歌笑了起来,眸中流露出的只有对老人的信任。

    ……

    离开后的第三(日rì),慕轻歌就接到了老首长的邀请。

    这一次,是老首长亲自坐着专车,来接了她,一起离开。据说,要去一个十分机密的地方。

    在别墅里,老首长见到了司陌父子。

    他以太爷爷的(身shēn)份,把那把跟随他多年的老枪,送给了小司慕。这份礼物的特殊意义,慕轻歌心中明白,也很感动。

    至于小司慕拿枪……先别说枪里没子弹了,就算有子弹,对于其他小孩是危险品,但对小司慕来说,只是一件心(爱ài)的玩具。

    被一把老枪收买的小司慕,短短十几分钟的见面,‘太爷爷’这个称呼,叫了不知多少遍,让慕轻歌想起当初司陌用火莲子哄骗元元叫他爹的画面。

    而对于司陌,老首长认真打量了一番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临走时,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我们家的龙牙,恐怕也只有你才能降住了。好好对她,她值得。”

    车上,慕轻歌好笑的看向(身shēn)边的老首长。

    老人如顽童般,嘴里哼着小曲。留意到慕轻歌的打量,他转眸看过来,问:“丫头,看什么?”

    慕轻歌轻笑摇头。

    老首长也没有追问,只是他也收敛了笑意,对慕轻歌认真的道:“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国家的最高机密处。他们也不知道你真实的(身shēn)份,只知道你是我邀请来的特别顾问。”

    “我要做什么?”慕轻歌直接问道。

    老首长却摇了摇头,“不用做什么,你只要帮我看一幅图,确定一些东西就行了。”

    慕轻歌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在老首长面前,她没有用任何神通,也没有用神识去感知周围的一切。所以,她此时并不值得老首长让她看的图,是那样一幅图。

    老首长的专车,行驶的地方越走越偏僻。

    最后一段路,甚至用特殊的材料,将车窗全部覆盖,阻止了视线的窥探。

    慕轻歌没有理会,更没有用神识探路,任由车辆将她带走。

    三个小时后,车子停下。

    老首长睁开眼睛,对慕轻歌道:“到了,下车吧。”

    慕轻歌颔首,与老首长一起走下车子。

    一出来,外面刺眼的光芒,就笼罩在了她的(身shēn)上。

    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视线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老首长则闭上双眼休息了一下,才缓缓睁开。

    在这适应的过程中,慕轻歌迅速将所处的位置打量了一遍。

    这应该是某个科研所,空间很高,穹顶上吊着的全是无影灯,空间里,亮如白昼,许多穿着白衣白裤的科研人员,都走来走去,各自忙碌着,对他们的到来,并未好奇。只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多打量了她几眼。

    “走吧,跟我来。”老首长来到慕轻歌(身shēn)边,对她道。

    慕轻歌点了点头,跟在老首长(身shēn)后,朝建筑立面走去。

    处于对老首长的尊敬,她没有用神识去看这里的一切,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得如同寻常人一般。

    老首长带着她,经过了层层关卡,通向建筑最底部的一个封闭大厅。

    虽然没有用神识,但是凭着她以往的经验,慕轻歌还是感受到了这里的守备森严,还有各种危险的机关。

    “这里,在当初建造之时,请了风水大师前来勘测,还邀请了许多玄学大师,用咱们老祖宗的本事,布下了奇门遁甲之术,再配上高科技的防御体系,我保证,即便是当初的你,也进不来。”老首长笑道。

    慕轻歌眉梢轻挑。

    看来,虽然国家宣传要唯物,不要相信封建迷信。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认可的,只是不希望这些东西,干扰到百姓的生活。

    慕轻歌环视一周,她感受到了阵法的波动。可是,这些阵法在她看来,太过简陋。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这些奈何不了她的东西,在地球上,的确已经属于最强的防御了。

    当然,如果老首长开口,让她对这里加以改造一番,于公于私,她都不会拒绝。但显然,老首长并不打算这样做,所以,她也保持了沉默。

    最后一道大门打开,慕轻歌跟着老首长走了进去。

    立面,有一些看上去地位特殊的科研人员。

    这些人是谁,慕轻歌并不知道。但是,也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这支科研机构的核心人物。

    “老首长!”

    “老首长。”

    这几人,见到慕轻歌二人进来,纷纷站起来,恭敬的对老首长道。至于慕轻歌这个生面孔,被他们自动忽略了。

    老首长摆了摆手,对其中一人道:“把010号图调出来。”

    慕轻歌转眸看向老首长。

    而其他人,听到老首长的命令,都有些意外。但,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被点名的那人,立即动手在面前的((操cāo)cāo)作台上迅速的输入指令,不一会,在前面的一个超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张图。

    当这张图在屏幕上逐渐清晰展现时,慕轻歌双眸倏地一缩,眼中出现了震惊之色。‘星图!’

    老首长一直注意着慕轻歌的动静,当他看到她眼中的震惊之后,自己的(情qíng)绪也微微波动了一下。

    他对其他人道:“你们都先出去。”

    其他几人没有犹豫,都安静的退出了房间。

    当房里只剩下慕轻歌和老首长后,老人才神(情qíng)凝重的问:“你是不是见过这图?你所认识的世界,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慕轻歌转眸,看向老人。

    老首长也不隐瞒,对她道:“这张图,是我国卫星偶然传回的一张照片,我们并不确定是那一片宇宙。但是,你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我们这个星球上,(热rè)武器的战争结束后,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就是能源与科技,尤其是对外太空的研究。”

    这一点,慕轻歌当然清楚。

    当初,她还是龙牙时,就曾经执行过有关于这方面的任务,也清楚的知道在普通人看不见的地方,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是什么样的。

    “如果,这个世界并非我们现在所知的那样,而是你口中所说的那般,我希望,你能给我解惑。或许,你的几句话,能打开我们的视野,让我们国家在对外太空的研究领域,得到一个先机,超越其他发达国家。”老首长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他的确只要慕轻歌帮他看一幅图,说几句话。

    老首长的心思,慕轻歌明白,也不反感。她转眸看向星图,整理了一下思绪,才道:“我在另一个世界,所认知的宇宙,是相互联系的,就如同一棵树。现在地球,还有地球所属的星系,宇宙,都是主干的衍生物。而这片星图……”她向前走了几步,转(身shēn)对老首长道:“我也的确认识,而且不久前才刚刚经过。”

    “什么!”老首长震惊了。

    慕轻歌道:“老首长,这个宇宙存在了许多世界,每个世界,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力量。就如同地球,拥有的就是科技。而别的世界,也用了他们的方法,在探索整片宇宙。我经过这片星海,可以肯定的对你保证,这一片星海是死海,没有任何生命。如果地球想要探知到有生命的星体,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够了!够了!”老首长在震撼中点头。“只要我们掌握先机,知道方向,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就够了。”

    慕轻歌沉默。她很想留下些什么,来促进国家这方面的进步。但是,如她所说,每个世界的力量不一样,她留下的东西,看似帮忙,实际上是干扰了地球本(身shēn)的科学进步发展。

    “丫头,你什么时候离开?”老首长突然问道。

    慕轻歌没有隐瞒,回答道:“四(日rì)后。”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