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玉搔头 书名:快穿
    玉箐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过了五天。两人提前出发,但若继续待在这里,怕是真错过了时间。而且,他的直觉也告诉他,再走下去,怕是会有不测。

    “师妹之前说不能以力破之,如今可是有别的法子?”

    “师兄,这困阵原本以为没事,没想到还会有毒兽。如今毒兽越来越厉害,我才觉得不妥。只怕对方能拖住我们便拖住我们,实在不行怕也会下手。而且,之前我们杀死的毒兽的毒气似乎被阵法吸收,怕又要加上一毒阵。”

    苏嫣有些自责,她这次大意了。没想到对方看似简单,进入后才觉得复杂。不过就算初始没进阵,苏嫣也不相信对方能放过他们。因此,她只是自责自己没发现阵法与事(情qíng)变化,并不自责自己带玉箐入阵。

    “那师妹需要我做什么?”

    “赌气乃是(阴yīn)邪之物,最怕至阳。师兄是火灵根,又有剑意在,希望师兄不遗余力用火凤剑对准阵心。”

    “没问题,师妹只要一声令下,我就出剑。”

    玉箐手上拿着火凤剑,原本剑上并无异象,此时,玉箐运转全(身shēn)灵力,同时心剑合一,火凤剑上浴火腾飞的凤凰纹路瞬间散发出炽(热rè)的能量,(身shēn)旁十米的毒气不敢侵入。

    苏嫣心里吃了一惊,没想到玉箐剑意修为如此之高。紧接着,苏嫣也使出了自己的手段。

    从储物戒从拿出了八枚铜钱,苏嫣抛向空中,八枚铜钱悬浮在琉璃罗盘周边,紧接着,苏嫣又拿出了天蚕丝线,牵引着八枚铜钱。

    “天地无极,镇!”

    苏嫣说完,八枚铜钱飞向八个不同方向,还跟着八股丝线。琉璃罗盘在地方投(射shè)出(阴yīn)阳图,冥冥之中,以苏嫣为中心,产生着一种奇特的感应。

    “东南角。师兄,你跟着丝线走,我在这里压阵,看到铜钱时候,将剑插入所落之地。”

    玉箐点头,沿着东南方向前进。丝线在地上闪着莹莹白光,玉箐不一会儿就到了最终的地方。

    丝线所指,就是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玉箐要不是看到丝线插入石头,也不相信这竟然是阵眼。他还记得苏嫣的话,直接拿出剑,直直插了下去。

    瞬间,石头碎裂,强烈的光芒透出来,并且旋风似的能量向四周涌去,阵里毒气与昏沉的上空瞬间被清理。而玉箐也急忙后退,用衣袖掩面。但紧接着,一股强大而集中的能量顺着丝线传过去,明显是冲着苏嫣去的。

    “师妹!”

    玉箐大喊,同时想要斩断丝线,但显然他来不及。于是,飞回去的玉箐就看到苏嫣受到冲击,直接被甩到树旁的场景。

    苏嫣当时压阵,已经感觉到不妥,但她根本没办法也没有多余的灵力来进行抵抗。只来得及用琉璃罗盘护住主要部位,就这样被能量损伤。

    苏嫣吐出了一口血,就看到玉箐来到她(身shēn)旁。

    玉箐将她扶正,灵气在她体内循环一周,明显脸色凝重了一些。从戒指中拿出一瓶丹药,玉箐倒出一颗,让苏嫣吞下。

    随即,苏嫣感受到温和的能量,正在缓慢修复。她也没说话,赶紧顺着玉箐为自己输送灵气调理伤口的时候,运行功法,暂时将伤势压了下来。

    “多谢师兄的玄元丹。”

    玄元丹是高级的疗伤丹药,属于珍贵丹药的一种。哪怕是苏嫣父母所属的宗派内,也只有亲传弟子才会有一两颗,内门弟子根本没有。可想而知,是多么稀缺的一种丹药。

    “若不是我,师妹也不会伤的如此之重。”

    玉箐心里面很是愧疚,苏嫣伤的那么重,他难逃其咎,只是他面瘫,表(情qíng)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只是眼里都是难受。

    “师兄,谁又能料到对方留下来的这一手呢?这次我们算是中招了,等参加完三谷连战,回宗派后再清算不迟。”

    “师妹,你的伤势,必须进行疗养,三谷连战让师兄来就好了,你切记不可动手。”

    灵气运行苏嫣(身shēn)体,玉箐自然能发现,那股能量直接往苏嫣丹田而去,显然是想要废掉苏嫣。琉璃罗盘虽然护住了苏嫣,但是她丹田受到的冲击很大。没有严重到丹田碎裂,却也有丹田不稳的感觉。

    早知道,丹田是储存灵气的地方,这地方要是出了问题,修真者也相当于废了。由此可知,苏嫣伤的有多重。

    玄元丹的药力已经在慢慢发挥,但如果苏嫣这时候不可以再随便动用灵力,不然很可能真的造成丹田碎裂的后果。而苏嫣若是出了事(情qíng),不仅仅宗门不会原谅玉箐,玉箐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师兄我知道自己的伤势,那这次的三谷连战还要多拜托师兄了。”

    两人代表宗门出战,不可能临时回去或者谁不参加,所以玉箐也没有说出送苏嫣去哪里疗养的话。苏嫣也知道自己这次的伤势估计三谷连战开始的时候也快要好了。只要在这段时间不大幅度调用灵力,还是不会出事的。

    “师兄,我们耽搁了好几天,如今只剩下五(日rì)了,我们得要赶紧赶到地方,以免节外生枝。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师兄,不如我们也来个(欲yù)擒故纵?”

    “师妹的意思是?”

    “既然她想要我命,我就装一回病。如果看到只有师兄一个人是战力,而我是拖油瓶,那么想来,对方也会忍不住出手的吧。”

    “好,那就看师妹了。”

重要声明:小说《快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