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Loeva 书名:秦楼春
    (春chūn)宴并不是什么正式的大型宴会,而且并没有固定的(日rì)期,每年二月、三月期间,都会有人家在举办这样的宴席。京城里头,只要是财力还有盈余的人家,场地合适的,都会办(春chūn)宴。宴席的频密程度,有些令人发指。有时候做客的人可能上午去了一家,下午去的就是另一家。或者是一家人分开行事,在同一天里参加几户人家的(春chūn)宴。

    一般来说,各家王府、公主府、国公府、侯府、伯府,都会举办(春chūn)宴,即使是财政状况不佳,也要勉强撑个场面。其他诸如尚书府、将军府、学士府之类的,就看各家的意愿了,一般也都会举办的。

    各家的宴会形式不同,花费也不一,有些就是熟悉的亲友聚一聚,有些书香人家会直接将(春chūn)宴变成赏(春chūn)茶会、诗会,也有些人家,出于扩展人脉,或是出风头的目的,特地大摆宴席,遍请京中高门权贵,甚至连中低等官宦人家也要请过去,全天的来宾有超过千人,得特地租了大型的园林做会场,花费数千上万两银子,处处讲究排场。这种类型的(春chūn)宴,每年估计也就那么几家会办,而且有些斗富的意味。谁家先办了,办得还好,那么排在他家后面办(春chūn)宴的,就一定要超过他家去,绝不能认怂。不是豪门富户,还真撑不起这样的花销。但同时,这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事,京城上下人士,不管是哪一个阶层的人,都很乐意参加这样的宴会。

    云阳侯家的(春chūn)宴,只能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并不算是排场很大的那一种。云阳侯的为人,就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即使有人劝他可以显摆一下,他也不会理会,每年都差不多是同样的规模,同样的场地,同样的节目,顶多是琪园的景致、菜色与邀请的宾客或者表演团体会有些变化。他家办(春chūn)宴是每年的惯例了,连(日rì)子都几乎是固定的,因此早早就四处派了帖子。

    承恩侯府的(春chūn)宴则有些不同。秦家的(春chūn)宴规模相对要小一点儿,请的客人没有云阳侯府的多,除去大部分是亲友,还有一部分是老侯爷在世时的旧相识,或者说是旧相识的子孙后代,也就是俗称的世交了——哪怕这些世交平(日rì)可能已经很少有往来,甚至有很多人已经不在京城生活,承恩侯夫人许氏还是会遵照家族传统,每年给他们发现(春chūn)宴请帖的。这是符老姨娘告诉她的,从前老侯爷与叶氏太夫人在世时,从来没有变过的规矩之一。

    剩下的那部分宾客,才是长房与三房近年来结识的友人。从前秦松还未退隐前,则请过自己有心要结识讨好的权贵,比如王家大老爷父子们。至于人家来不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由于人员繁杂,还有一部分人是秦家需要迁就对方时间的,因此承恩侯府的(春chūn)宴(日rì)期并不固定,一般都是提前六到十天的功夫,确认了重要的贵宾名单,方才会下帖子。反正那两个月里各家(春chūn)宴不断,也不会显得太唐突。

    今年的(春chūn)宴,就还未正式送出请帖,只有几家熟人,是事先就打好了招呼的。如今长房说要将(春chūn)宴(日rì)期推后,只需要到那几家熟人那儿说一声,事(情qíng)就能解决,倒也不算麻烦。但问题是,自家的(春chūn)宴推迟了,要推到什么时候呢?原本的(日rì)期本来就是查问了其他各家的(春chūn)宴(日rì)期后,方才挑出来的吉(日rì),能确保不会与宾客们的(日rì)程产生冲突,发生诸如跟另一家大户的(春chūn)宴撞了(日rì)子和时辰,((逼bī)bī)得宾客们只能选择其中一家赴宴这种事。如今改了(日rì)子,这些提前准备的功夫就得重来一遍了,秦含真(挺tǐng)疑惑,长房就不觉得麻烦吗?

    但牛氏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反而还十分赞成:“太子和太子妃如果能来,当然再好不过,说不定皇上也会来呢,那就更体面了。长房那边的意思是,把(春chūn)宴的(日rì)子推迟到二月下旬,或者是三月初的时候。那时天气已经暖和了许多,没有眼下这么难熬了,花园里的花也会开得更好,景致更美。我算了算(日rì)子,到时候你叔叔婶婶肯定已经到京城了,正好让他们也露个脸。将来你叔叔要在京城做官了,多认识几个人,做事也能顺利许多。”

    秦含真心里微微含酸,闷了一会儿,才问:“(日rì)子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如果真等到三月再办,就有些太迟了吧?到时候各家该开始过上巳节了,都讲究去踏(春chūn)呢,谁还有空跑长房去参加什么(春chūn)宴?况且我记得有好几家王府、公主府,都是打算把(春chūn)宴挪到上巳节时,在城外的大花园里办,明摆着就是要大摆宴席。将(日rì)子拖到那时候,难不成长房要跟那样的人家争出风头?”

    牛氏想了想:“那可不太好,还是早些办吧。我看就只有你二伯娘最想把(春chūn)宴挪到三月里才办,你大伯祖母和你二伯都觉得二月下旬(挺tǐng)好,二月二十左右,天气也不会太冷了。你小姑父又还未上任,到时候还能顺道给你小姑姑庆贺一下生辰呢。镇西侯府如今那个模样,他们家肯定没闲心给你小姑姑做生(日rì)的。”不过她接下来又顿了一顿,“这(日rì)子有些紧,不知道你叔叔婶婶能不能赶上。他们进京,是要把家搬过来的。你婶婶又有(身shēn)孕,不能赶路。”

    秦含真知道秦幼仪的生(日rì)是在二月二十一,如果(春chūn)宴是在二月二十,那还真的正好可以给她小小地庆祝一番,还不会让镇西侯府有任何异议。那个(日rì)子,苏仲英拖上一拖,还是能在京城多待几(日rì)的,但到了二月底,三月初,他肯定必须到大同报到了。那边也是边关重镇,不可能让重要的军职开那么久的天窗。这么一来,秦安夫妻俩就真的未必能赶得上了。

    秦含真不动声色地说:“(日rì)子是长房定的,他们如果想给小姑姑顺道做一做生(日rì),也是人之常(情qíng)。大伯祖母就这么一个闺女,婚后也不是过得很顺利,大伯祖母肯定心疼着呢。再加上小姑姑跟着小姑父出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这个生(日rì)就显得格外重要了。我们还是迁就一下长房的安排吧。反正叔叔婶婶进了京,有的是机会参加宴会。(春chūn)宴赶不上了,端午节的宴会总是能赶上的。婶婶又有(身shēn)孕在(身shēn),之前胎还不太稳,不要太过劳累比较好。她将来就在京中了,还怕没机会与人交际?自然是养胎更重要。”

    牛氏一听到儿媳妇的(身shēn)孕,就立刻把什么想法都抛开了:“对对对,孩子要紧!(春chūn)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一个月能去好几家,家家都吃差不多的菜,吃得我都腻了。绝不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春chūn)宴,叫你婶婶累着了(身shēn)体。”

    把祖母安抚住了,秦含真就把这事儿抛开不管了。五叔秦安夫妻俩住的院子已经收拾好了,侍候的人手也纷纷配齐,接下来只需要把软装与生活用品给布置上就好。这种事自有牛氏与虎嬷嬷去((操cāo)cāo)心,秦含真不管,自个儿回房去画她的画儿。

    先前云阳侯府(春chūn)宴时,她向余心兰要来了后者的山石图,拿给祖父秦柏看了,秦柏也说余心兰的绘画功底很好,让她可以多多向人家学习。秦含真这几(日rì)就拿着余心兰的画,以及祖父秦柏的几幅山水怪石图作,正在临摹揣摩呢。诗会上画作比拼夺魁一事给了她很大的自信心,她开始觉得自己在绘画上真的(挺tǐng)有天赋了。以前只是想着要学点本事,自娱自乐,现在她觉得,自己也可以争取一下才女的名声嘛。

    余心兰那样的真才女,也在绘画上叫她比下去了一回呢。她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其实她的绘画水平在现今的闺秀圈子里,已经很说得过去了?

    期待一下,要是将来在古董字画的交易市场上,能出现她秦含真的大名,指她是历史上小有名声的女画家什么的……想想就爽。而且她擅长的题材一般不会有太多竞争者,还很有机会被历史学家们拿来做研究材料呢。青史留名的机会比其他同期的书画家们都要大得多了。

    秦含真练画的(热rè)(情qíng)顿时增长了十倍,而且开始涉猎从前不擅长的题材了。既然想要混出点名声,那自然要保证自己的本事过关才行。

    秦含真就在每(日rì)忙碌的练习中,迎来了自己的十四周岁生(日rì)。过了这一天,她就要向十五岁进发了。在这个时代,十五岁,已经是可以出嫁的年纪。

    秦含真当然还没想到要嫁人,不过她过生(日rì)还是(挺tǐng)开心的。虽然祖父祖母给她办的生(日rì)宴会规模很小,没法跟(春chūn)宴比,也没办法跟四月份即将及笄的堂姐秦锦华的生(日rì)会相比,但她(挺tǐng)满足的。长房与三房的人都聚在一起给她庆祝生(日rì),二房的秦锦(春chūn)也过来了。宫里赐下了礼物,太后、皇上、太子与太子妃都有,东西也都很合她的心意。最重要的一点是——

    赵陌回来了。

    赵陌赶在二月十一这一天回到了京城,第二天就梳洗一新,穿着新做的(春chūn)装,精神满满地来永嘉侯府参加秦含真的小生(日rì)会。他穿着明蓝色的锦袍,腰间系玉带,越发显得他(身shēn)高腿长,面如冠玉,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然,说不出的吸引人。

    他走进门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

重要声明:小说《秦楼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