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第791章 检查检查

    夏语冰张了张嘴,想要继续反驳,可是她发觉自己词穷了。

    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是吧。

    不过……弄不好她潜意识里还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期待。

    她也说不清楚,那种既想抗拒又忍不住被吸引,总是无法彻底放开,但最终都会沉沦的感觉,就跟开放在暗夜的曼陀罗,见识过了那抹绚丽,就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了。

    她放弃辩解的扭头去看窗外。

    “奇怪了,平时这小嘴不是(挺tǐng)能辩的嘛,这次怎么那么快就放弃了?”慕胜宇觉得惊奇。

    “让你一回呗,”夏语冰随口说,瞥了一眼,又加了四个字:“尊老(爱ài)幼!”

    “…”臭丫头!

    到了公寓,夏语冰才知道他是来拿一份文件的。

    怪不得他刚才会是那种反应,原来真的是她想入非非了。

    慕胜宇看她在那儿很别扭的样子,大概的猜到她心里的想法,把文件放在书桌上,将她圈了过去,半压在桌沿上,俯低了(身shēn)体,在她耳边低语:“要是你想的话,我可以满足你。”

    夏语冰的瞬时一片血红,深呼吸,将他推开:“谢谢你的好意,不需要!”

    “不需要不代表没想。”慕胜宇又靠近,脸对着脸贴近她。

    “好吧,就算我刚才想了,现在不想了总可以吧。”夏语冰往后仰,逃开这绵(热rè)的气息,总觉得这气息里下了迷药,分外的勾人。

    “为什么又不想了?”慕胜宇的(身shēn)体顺势压下一分,薄唇附在她的脖子上,嗓音低沉:“你该不会是在跟我客气吧?”

    ……

    客气他个鬼!

    夏语冰心里甚是无语,(热rè)气吹的她的脖子痒的都起鸡皮疙瘩了,她双手抵着他的(胸xiōng)口:“你别——,这样很痒!”

    “有多痒?”慕胜宇调戏似的轻轻啄她的脖子。

    “不要……不要……”她痒的受不了,发出了笑声。

    “不许笑,认真点——”慕胜宇往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可是这样真的很痒,我忍不住嘛,我没骗你!”夏语冰咬住嘴唇,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可是(身shēn)子还是一抖一抖的动。

    慕胜宇动作停住,从她脖子上抬起来,看到她憋笑憋的通红小脸,俊脸泛出黑气:“有这么好笑?”

    “是痒!”

    “会有这么痒?”慕胜宇狐疑,脸上黑气未散。

    “脖子长在我(身shēn)上,我说痒当然痒,你们不怕痒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的!”夏语冰理直气壮的回答。

    他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是真的怕痒呢?

    她看着像是装的吗?

    慕胜宇板正她的(身shēn)子,打量了一圈:“那你就脖子怕痒碰不得,还是其他地方也怕痒?”

    夏语冰笑了:“怕痒的人怎么可能只有脖子怕痒。”

    “那,还有什么地方,比如——”大掌往她(胸xiōng)口揉去:“碰这里痒不痒?”

    "……"夏语冰看着覆在她(胸xiōng)口的手,愣了半秒,羞愤的拉开他的手:“慕胜宇你这大色一狼!”

    “我只是在确定你哪里会痒,哪里不会痒,我可不想以后每次气氛正浓你就笑场。”慕胜宇理由很充分。

    “那……那干嘛不碰别的地方?”(胸xiōng)部是很让她害羞的地方。

    慕胜宇听了,星眸乍然亮起,大为赞同:“说的有道理,单单挑一个地方的确是太片面,应该……来一个全(身shēn)的彻底检查。”

    他这话的意思是……

    夏语冰心里涌起不妙的预感,挪着步子往外走:“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挪出不到半米(身shēn)体被扯了回去,拦腰抱起,温(热rè)的嘴唇贴在她的耳朵上:“不急,检查好了再出去。”

    “我不要!”夏语冰抗议。

    “这是正事,由不得你!”慕胜宇提步往外走,进入隔壁的卧室。

    他将她放在(床chuáng)一一上。

    “慕胜宇,等你检查完要半夜了,我们还回不回去了。”夏语冰悄悄往(床chuáng)下爬。

    “想留下来过夜可以直说,说过我会满足你的。”慕胜宇把她抓回来控制在(床chuáng)中央。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不重要,还是顺其自然,别纠结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了。”

    他脱下外(套tào),在那边卷着袖子。

    夏语冰往(床chuáng)头退了退,抱着枕头,小声的说:“我还疼!”

    慕胜宇解扣子的动作顿住,看向她:“很疼?”

    “嗯,嗯!”夏语冰连点了两下头。

    而她过快反应,也让他确定她撒谎的成分很大,他继续解扣:“那更要好好检查了。”

    夏语冰听了,一头撞在枕头上。

    男人都是禽兽!

    慕胜宇坐上(床chuáng),翻过她的(身shēn)子,手就往她领口探去。

    “等等——”夏语冰将他的手拉住,表(情qíng)认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慕胜宇见她表(情qíng)这么认真,不由的好奇她会问什么。

    “你刚才的黑色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惊喜!”

    “哇喔——”夏语冰表现出很是兴奋的神(情qíng),然后问:“能吃吗?”

    “……不能!”

    “那能穿吗?”

    “不能!”

    “那能玩吗?”

    “夏语冰你是在拖延时间吗?”慕胜宇揭穿她。

    “哈哈哈——”夏语冰一阵夸张的笑:“怎么可能呢,你给我买了礼物,我都自己偷偷猜了一路了,早就憋着想要问你了。”

    慕胜宇看看被她压住的手:“所以终于憋到这个时刻才问吗?”

    “这,这都似突发奇想的啊,谁能考虑那么多。”夏语冰跟她打着哈哈。

    “你问完了,我也回答完了,可以把手拿了。”

    看她还有什么小聪明使。

    夏语冰快速了眨巴了两下眼睛:“我生(日rì)是什么时候,你不想知道吗?”

    慕胜宇没话说,坚定的抓下她的手,挑开她的领口,俊美压入她的瞳孔:“我现在只想帮你从头到脚好好的检查检查。”

    他的表(情qíng)邪魅入骨,手掌亦滑入她的衣服里。

    背后的搭扣被解开。

    他的头靠下去,亲捉上雪白凝肌,嘴唇缓慢的往下……

    “嗯——”一阵电流袭过,夏语冰嘤咛了出来,即是咬着嘴唇也无法阻止声音的溢出。

    纤纤细指抓住丝质的(床chuáng)单。

    呼吸喘急起来,(身shēn)体又变的奇怪了,她知道会变的越来越奇怪的,心里害怕,却也在等待。

重要声明:小说《BOSS专宠:宝贝,吻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