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倒霉的扒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醛石 书名:山洼小富农
    望着手中已经漏了底的手提袋,温煦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qíng),到不是温煦矫(情qíng),而是温煦现在有点儿替这位伸手的小偷有点儿不值了。

    这儿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大商场怎么可能没有摄像头?温煦自己把珠宝放到袋子里的时候,特意把手伸到了袋子底,然后才把小盒子里的耳坠给送入了空间,那么小偷偷走的只可能是外面的大木盒子。

    为了确定一下,温煦还特意的把自己的神识缩回到了空间里瞅了一下,只见蓝色的小珠宝盒稳当当的躺在了空间的草地上,扭开来一看里面的红翡耳坠好好躺在了里面。

    “报警吧!”严冬一看温煦手中只剩下了一个袋子,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说了一句之后也不待温煦回答,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110。

    温煦也不好说算了吧,这玩意儿好几十万的东西,丢了之后你轻飘飘的来了一句算了吧,那不是有病么,所以温煦只得点了点头。

    电话一通说明的了(情qíng)况,温煦哥仨就在商场里面找了个卖饮料的地方等,要不说明珠的警察素质就是高呢,五分钟不到,再位着装整齐的警官来到了仨人的面前。

    “请问,你们谁报的警?”

    同行的两个警官,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帅气的小伙子,一个是二十来岁的姑娘,长的一般般不过配上一(身shēn)警服到是给她增添了不少的韵味。

    “我报的警,丢东西的是我的朋友”严冬说着伸手指了一下温煦。

    男警官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右手拿出了笔拨开了笔帽:“丢了什么东西?”

    “一对红翡的耳坠,五十七万”温煦张口说道。

    男警官一听抬头看了温煦一眼,然后问道:“发票有没有?”

    温煦抬手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已经被挖通的袋子:“刚才还有,不过现在怎么可能有!”

    赵德芳这边插嘴说道:“不过我们买这货的珠宝店应该有监控的,可以证明我们的东西的价值”。

    严冬这边看到两位警官问话,自己则是拿着电话走到了一边开始给熟人拨起了电话,现在的严冬已经算是明珠小小的地头蛇了,交游也算是广泛,公检法什么的不认识啥大人物,但是什么所长政委之类的也认识几个。

    他也知道警察这儿的办事程序,真的走下来还要去派出所,他不想弄的这么麻烦,于是打了个电话走个后门。

    在电话里和人聊了一会儿,收线回来的时候,男警官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等着警官接完了电话之后,这位自然而然的就客气了很多,既然是队长的熟人,这位说话也就轻松了一些,不像是刚才那样板着脸孔公事公办的样子了。

    “我说您几位也太马大哈了,几十万的东西就放在袋子里手上一拎就成了?”男警官合上了本子,冲着温煦苦笑着来了一句。

    “我们哪里想到有这事儿”严冬笑着回道。

    “哎,行了,亏得是这里丢的,到处都是监控,你个留个地址下来,在这个上面签上字,等会儿我们去查”男警官说道。

    严冬看着温煦伸手签了字,对着警官问道:“这得多久?”

    “五十万不是小案子,但是这抓人说实话还真说不好,快的一两天就成,慢的那就不好说了。不是我们办事不利索,而是这些家伙弄了个大货之后肯定要跑啊,不会傻愣愣的在这儿等着咱们抓”男警官对着仨人很客观的说道。

    “这个我知道,给你们添麻烦了”温煦笑着把手中的文件给签了,这后把东西推回去了警官的面前,还和人家客气了一句。

    “理解万岁嘛,反正我们一准儿尽力帮您把东西找回来,您是刘所的朋友,咱们肯定尽力啊”男警察说着站了起来。

    温煦仨人依次和两个警官握了一下手,然后转(身shēn)就离开了。

    女警官看着温煦仨人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好家伙,丢了几十万的东西跟没事人一样,你瞧那个人脸上连个担忧的表(情qíng)都没有,这表现真的太帅了,也不知道结婚了没有!刚才忘了看他手上有没有戒指了!”

    男警官看了一下自己(身shēn)边的同事:“我说小杨,你就别打这主意了,给咱们刘所打电话的胖子是煦冬的老板,叫严冬,丢东西的叫温煦,你联想一下名字就知道,东西的十有**是煦冬的大老板,这样的人你就别搅和了,还能轮的到你,现在的女人眼多贼你又不是不知道,等到你啊,黄花菜都凉了,老实的干好你的工作,别瞎琢麻啊!”

    “你说的这个跟我就不同意了,人生不就在个搅和嘛,总要有个小理想,万一实现了呢。其实这个并不太合我的口味,有钱但是不够帅气,离着吴彦祖还差了一点儿层次,我就是好奇一下呗,你说这有钱人和咱们真不一样,丢东西都能丢出风度来!”女警官这边望着仨人的(身shēn)影消失在了门口,撇了一下嘴说道。

    两个警官自然不知道,东西还老实的摆在了温煦的空间里,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真丢了,温煦这边估计也不会有多在意,这东西丢了就丢了呗,人呀要是开看来,除死无大事,啥沟沟坎坎的也就不算什么了。

    温煦哥仨这边找了个地方吃了午饭,然后回到了酒店里,洗了个澡正准备睡个午觉呢,派出所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是偷东西的小偷抓到了。

    温煦对于明珠警察的办事效率那真是大吃一惊,换上了衣服拉着严冬、赵德芳两人奔向了派出所。

    刘所一听严冬仨人来了,亲自出来招呼。

    温煦和人家客(套tào)了一下,然后大家一起跟着这位胖乎乎长的一米八七大个子,壮实的像个大公牛的刘所一起去看小偷。

    “这小子胆儿(挺tǐng)大的,偷了东西之后居然一点儿跑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在街上晃了起来,准备找下一个作案的目标,直接让我们便衣给抓了回来……”。

    刘所长一边带着仨人往关小偷的地方走,一边和温煦仨大至的解释了一下事(情qíng)的经过。

    “啧,现在这小偷”赵德芳晃了一下脑袋。

    严冬说道:“咱们小的时候,那小偷哪里敢像现在这么嚣张!”

    “时代不一样了,我们这边都得讲究文明执法呢,而且现在谁的手上没个手机啊,拍出来一剪辑放到了网上谁不头疼?说实话原本咱们干警的活儿就难办,你干的好事儿大家不记得,但是坏事儿一传出来都恨不得跳起来戳着你的鼻子骂。以前这些小偷抓到了之后还能收拾,现在这些看到警察很多都不带跑的……”。

    刘所长这儿听到严冬两人的报怨一边走一边笑着和大家解释了起来。

    说完之后接上了一句:“现在不都讲究人权嘛,这一讲究就讲究成了现在这样,别管他是不是小偷,你也不能打了,打伤了你赔钱,说不准就得坐牢。要是搁以前,小偷送过来极少有不鼻青脸肿的!”

    说着说着就到了一个办公室的门口,推开了之后,温煦看到里面一个那种带着围栏的椅子上铐着一个二十来岁精瘦精瘦的年青人。

    “警官,我没有偷他的东西!”

    年轻人一看温煦立马就认出来了,立刻想站起很激动的说道。

    “交待了没有?”

    刘所长也不带理小偷的,直接对着旁边的警官抬了一下下巴,大声的问了一句。

    警官摇头说道:“嘴硬着呢!这家伙也不是第一次进来了,光是咱们所里这位就来过好几次呢,惯偷了,对于咱们的(套tào)路也熟,老油条了呗!”

    “警官,我真的没有偷他的那个什么珠宝啊,我就偷了一个盒子!”

    “再赖,再赖!你当我们眼瞎不成?”

    说话的警官伸出手指节敲着自己面前的桌上发出了咚咚的两声,然后指着旁边墙上的电视,上面虽说是个黑屏,但是显然作案的现场已经弄清楚了:“你的嘴还能比的过监控,这一路上一秒钟都没有停顿的,不是你偷的那东西跑哪里去了!”

    小偷这儿也觉得倒霉啊,他在珠宝店门口找目标的时候是盯上了温煦,并且跟了一百来米之后觉得这仨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警觉(性xìng),于是趁着人多的时候就下了手。顺利的得了手,拿到了外面的大盒子,并且揣到了兜里之后,小偷立马跑到了僻静的地方准备检视自己的收获,但是等他把盒子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里面啥也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这位自然骂了几声之后就准备把盒子给扔了,但是又觉得这盒子还(挺tǐng)漂亮的。五十来万的东西,包装上怎么也要说的过去,就算是花个百分之一在盒子上也是大百几块呢,简简单单的纸盒子是不可以撑起这样的门面的,盒子用的是香木,盒子上面还雕着花,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于是小偷想着送女朋友装个小玩意儿什么的也不错,于是就把盒子留了下来。

    没有偷到东西,小偷哪里会想到人家那儿报了警啊,于是中午吃完了饭,又来到了‘工作地点’开始上班,准备物色新的目标。

    好巧不巧的的这位再一次准备下手的时候,被反扒队的两个便衣给抓住了拎回了所里,原本准备问一问,罚点儿款之类的,然后就按例放人,就是扒了人家一个一两千的手机,这玩意儿算是二手的也值不了几个钱。

    谁知道正准备放人的时候,问过这小偷话的警察无意之间看到了同事屏幕上的人,觉得像自己的问过的这个小偷,这下就撞到了枪口上,于是小偷这边还没有出警察院子呢,又被逮了回来,这一次警官们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五十来万的扒窃案子,那就不再是治安问题了。

    在警察们看来证据是确凿的,整个监控完完整整的重新了整个犯罪过程,而且温煦这边怎么把盒子放进袋子里的,放进袋子里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袋子,正常思维珠宝就在袋子里,谁也想不到温煦会有空间啊。

    况且就算是变魔术,温煦(身shēn)上也要有能藏盒子的地方,现在什么天气?差不多三十来度,温煦(身shēn)上就是一件体恤,一件宽松的裤子,还是垂感十足的那种,裤子口袋装个钥匙都能看的出来,更何况藏个珠宝小盒!

    一听是个惯偷,温煦心里的原本的那一点儿愧疚立马就消失不见了,至于偷了五十几万的东西能判上几年,温煦根本不关心,好好的一个男人有手有脚的,就是去工地上搬个砖也能活着啊,你做小偷就得想着坐牢的这一天!

    “这个失物找不回来啦?”严冬皱着眉头问道。

    “没看到这家伙一直不承认么,有证据在手他承认不承认都影响不了判决,只不过这东西若是找不回来,我们也不可能赔,他穷成这样赔也不现实……”刘所说着苦笑的看了一眼温煦。

    “找不回来就找不回来吧”温煦轻声的说道:“多大点儿事啊!”

    总之这一次小偷悲剧了!

重要声明:小说《山洼小富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