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尹语雨有难

    说着,俞管家恭恭敬敬地将这颗人头,递给南天。

    南天仔细一看,嗬!

    这不是先前,那个一直纠缠许琦,还对许琦下了迷-魂-药的中年男子吗。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所说的叔叔,就是这个永北侯府的俞管家。

    “不是你提醒,说实在的,对于那样的小人物,我还真的忘记了!”南天神色淡漠地说道。

    俞管家(奸jiān)-笑一声:“大人所说的是呀。我的那个侄儿无恶不作,真的是太坏了。这些年来,我早就想要收拾他了。刚刚听他说,他之前得罪过南天大人。嗬,这不,我立马将他杀死,并且把他的人头割下来,送给大人您赔罪!”

    南天的脸色愈发的冰冷。

    俞管家,有些不知所措。

    “大人,您怎么了?是做的不对吗?”

    俞管家唯唯诺诺地说道。

    南天摇了摇头:“怪不得,永北侯府诺大的家业,逐渐地衰落了。有你们这些下人,主家能不衰落吗?”

    “你也是一个狠人,呵呵,倒是会杀侄求荣!你的侄儿能够有如此作风,你这个当靠山的叔叔,就没有一点儿错误吗?反倒是跑过来,想要向我邀功?”

    “真是恬不知耻,该杀!”

    南天话音一落,也不听俞管家的争辩。

    南天一掌拍出,正中俞管家的脑袋,将俞管家给拍碎掉了。

    鲜血和碎(肉ròu),顷刻间,洒满了一地。

    现在,整个永北侯府,宛若人间炼狱一般。

    到处都是人在哀嚎,也有人在奔逃。

    (爱ài)古丁派来协助南天的三千学院高手,也是如约而至。

    不过,终究他们是来迟了。

    “战斗......结束了!”

    “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下!”

    (爱ài)古丁脸上罩着一个面具,带队而来,对着南天有些责怪地说道。

    南天抱拳而礼:“院长大人,多谢你前来相助。不过,今天的事(情qíng),我南天一个人就可以解决了。事(情qíng)比想象中要的顺利。”

    (爱ài)古丁翻了翻白眼。

    “你小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自打你离开紫羽学院后,修为跟坐火箭一样!刚才,那一道剑痕,可是绕着咱们星球一圈呢,举世皆惊讶!我咨询过一些剑道高手,并且翻阅了学院档案室里头的古老书籍。你刚才那一招是,达到了传说中:天人合一之境,与自然发展融为一体,从而引动了天地异象!”

    (爱ài)古丁一边说着,一边饶有心惊地打量了一眼,横在头顶之上的,久久未能散去的剑痕。

    “这次,算是你幸运吧!万一,遇到一些意外,我和学院高手不在,这永北侯府可就成了你的葬生之地呀!我不想失去一个,如此有成就的学生呀!”(爱ài)古丁,摇了摇头说道。

    南天嘿嘿一笑:“院长谬赞了!我这不是没事(情qíng)嘛!”

    “我好好地呢!”

    “现在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爱ài)古丁摆了摆手:“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没事(情qíng)最好了!“

    “不过嘛,你这边动静太大了。浩瀚主星上空的卫星,都监控到这里了。你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已经被传遍全球了。一些有能力的大人物,应该都看到了视频!”

    “咱们盛华城的首席执政官司马空风,应该马上就要到了。哦,对了天北侯他们!”

    (爱ài)古丁笑道。

    “等他们来了,我这个院长,出现在这里,也不合适。毕竟,紫羽学院是事业机构,超然于外,不适合插手一些事(情qíng)。我就先走了!”

    (爱ài)古丁见到南天平安无事,心里头也是宽慰了许多。

    (爱ài)古丁带着三千学院高手,又匆匆回去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

    盛华城的首席执政官司马空风,带着一队全复式武装的治安军过来了。

    紧跟其后的,还有西北区的天北侯,镇北侯,定北候。

    尤其是,镇北侯,定北候,这两人,感触最深。

    相当初,永北侯也是西北区威名赫赫的四大军侯,威震八方,与他们都是齐名的。

    现如今,却是因为得罪了南天,被南天持着宝剑,一人而灭。

    看着,侯府的断壁残垣,废墟一片。

    两个侯爷,相互对望一眼,心里头没由来地升起一股寒意。

    司马空风,上前(热rè)(情qíng)地拍了拍南天的肩膀。

    “好你个南天,你回盛华城,也不通知我一声呀!”

    “不过,你这一次的动静,可真的是太大了!你也是少年英雄呀,做了一件我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情qíng)。永北侯的存在,将西北区一直给搞-得乌烟瘴气的,很是讨厌!”司马空风,感慨良多。

    浩瀚主星是一百零八颗主星,盛华城又是首-都中心大城市!

    浩瀚主星外太空轨道内,有数以万计的卫星。

    南天自打与永北侯开战上,就被卫星抓拍到了,并且第一时间,上传给了司马空风。

    司马空风一开始,也是很头疼,对南天的鲁莽行为,感到了摇头叹息。

    作为盛华城的行政长官,司马空风不能对麾下的一个军侯的覆灭,袖手旁观。

    就在司马空风要传令秘书,迅速调集治安军,并且要通知其他军侯,准备去支援永北侯府的时候。

    监控屏幕上,南天拿出了紫渊卫的绿印。

    手持紫渊卫绿印,那就是秉承公法!

    覆灭永北侯府是合(情qíng)合理的,是受到了军部高层的肯定。

    为此,永北侯府彻底孤立无援了。

    先是西北集团军的撤退,后面,也有一些府邸的高手,偷偷地溜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银河星系中最大的统治机构就是银河联盟。

    与银河联盟站在了对立面,那么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唯一有一点的缺憾的就是,军部高层正式的文件,还没有下达。

    否则的话,根本不用南天先斩后奏。

    一旦军部高层文件下来,司马空风就要带头,联合盛华城的各种军事力量,将永北侯府给灭掉了。

    “司马长官过奖了。这一次是永北侯犯了弥天大祸,落得如此下场,纯属是他自找的。”南天淡淡地说道。

    南天自打成为紫渊卫后,眼界也提高了,对于永北侯这个仇敌,也看不上了。

    可是,偏偏永北侯跟毒蛇一样,死咬着南天不放,上一次在卫所基-地总部,江挣设下陷阱,南天差一点儿就要殒命了。

    这已经是触犯了南天的底线,永北府必须要杀,而且还要斩草除根!

    “现在,永北侯等主谋已经伏首而亡!但是,永北侯很大,党羽众多,盘根错节,在地下肯定还隐藏着许多势力。还望,司马大人出手,将他们一一找出,全部处死!”

    “斩草务必要除根,永北侯府一系,必须全部灭族!”

    南天斩钉截铁地说道。

    南天没有势力,耗在盛华城这边,只能够拜托本地的长官司马空风。

    司马空风,哈哈一笑:“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肯定给你办的妥妥帖帖的。”

    这点事(情qíng),对于司马空风来说,特别的简单。

    南天点了点头:“多谢了!”

    “我刚刚剿灭永北侯等人,也有一些(身shēn)匮体乏的。就不和司马长官,过多的叙旧了。”南天拱手而言,准备离开。

    司马空风点了点头,并未觉得不妥,还叮嘱南天好生休息。

    天北侯,却是走了上前。

    “不管你有没有怨恨我没有帮助你,但是我想找你谈一些事(情qíng)。你最好跟我去谈一会儿。”

    天北侯找上南天,低语道。

    南天并未责怪天北侯,别人帮你是(情qíng)分,不帮你是本分,这没有什么好怨言的。

    况且,天北侯之前,也是帮助过南天。

    人要懂得感恩,别人对你做的好事(情qíng),要刻在石头上。别人对你做的坏事(情qíng),如果不算大,那就画在沙子上,让它随风而逝去。

    人生在世,渺沧海之一粟,感天地之虚无,快乐最好,何必自寻苦恼,耿耿于怀。

    南天跟着天北侯,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有什么事(情qíng),你说吧。”

    南天道。

    “你的好友尹语雨所在雪宗,(情qíng)况很不妙。现在,雪炎二宗各自聚集主力,在浩瀚主星沧海附近对持着。一场异常惨烈的宗门大战就要开始了,如果雪宗失败了,你的好友尹语雨,必定会死得很惨,甚至会被炎宗的人抓过去沦为奴隶。”

    天北侯缓缓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帮助雪宗?尹语雨上次都去求你了?”

    南天皱了皱眉头。

    以天北侯的手腕,加上天北侯府隐藏的力量,一旦相助雪宗,想必炎宗,魂-组,玄仙帮,肯定会知难而退的。

    毕竟,四大军侯之末的永北侯,他的府邸,都有三个老牌机甲战皇坐镇,更何况是四大军侯之首天北侯了!

    “因为这一(身shēn)军-装,更因为我是天北侯,我的职责是镇守盛华城西北区,没有军部高层的正规文件批示,我不能率领大军去万里之遥的沧海!”

    天北侯一叹。

    “你是紫渊卫,比我要自由的多。你现在,更是手持着绿印章,有先斩后奏的特权。这一次,你一人覆灭永北侯,更是名声大噪,全球皆惊!以你的实力去沧海相助雪宗,是雪宗的一大助力。”天北侯缓缓地说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机甲武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