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贵妃”出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乡村原野 书名:江南第一媳
    王亨神(情qíng)一正,凛然道:“先不急。这件案子可不比其他,不是在公堂上能解决的,当务之急是阻止谋反,将反贼一网打尽。既然他们派了一个林子明来,咱们也装糊涂,就当还未找到证据,只管跟他们周旋,拖延时间并秘密布置安排。待朝廷发兵过来,再一举剿灭反贼!”

    梁心铭点头道:“学生也是这么想。”

    赵子仪问:“林二爷要见郡主,让不让他见?”

    梁心铭轻笑道:“当然让见!人家兄长来了,不让见妹妹,岂不太不近人(情qíng)?自然要让他们见。”

    赵子仪听这声音、看那笑颜,心紧了紧,忙转向王亨,递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大人很生气!

    王亨也知梁心铭动怒了。

    他忙笑道:“青云最通(情qíng)理!”

    梁心铭不理他安抚,只冷笑。

    王亨咳嗽一声,道:“先给京城传信,已确定主谋。”

    白虎王的老巢在荆州,若不做好周密的计划安排,假如对方突然宣布起事,发兵攻占江南,并断了他们回京的路,他们这批人都要被堵在这里了,很危险。

    于是,他们重又忙起来。

    等将密信写好,交由妥当人连夜送出,已经是四更天了,王亨见梁心铭眉宇间露出倦色,忙催他去歇息。

    梁心铭也不放心他,叫他也去睡。

    她轻声坚定道:“不许熬了!”

    再年轻,也不是铁打的(身shēn)子,熬垮了,精神不济,被敌人钻了空子,后果更加严重。

    她用这样命令的口气,他还能不听?当即乖乖地、心甘(情qíng)愿地受她管制。有媳妇管着真好!

    当下王亨命人将东西收拾进密室,再将密室门封了;再嘱咐守卫的(禁jìn)军谨慎把守,若有疏忽严惩不贷,若是圆满完成任务,回头大小将官都重重有赏。

    他这话可不是空头许诺,(身shēn)后的密室内藏着大量财宝,他这话说的底气十足、豪气干云。

    众军都是得过赏的,振奋答应。

    一行人方才离开丹桂苑。

    到二院门口,王亨也随梁心铭进去了。

    惠娘和欢喜等女还等着没睡,见人回来,忙打水的打水,弄宵夜的弄宵夜,忙碌起来。

    梁心铭和王亨赵子仪进了东次间,坐下后,王亨问:“明(日rì),林子明要见郡主,青云已有安排?”

    梁心铭道:“学生想,咱们这样……”

    如此这般,告诉了他们一番话。

    那两人听了不住点头。

    王亨目光炯炯道:“就依青云。”

    梁心铭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垂眸沉吟,不知想什么。出神一会儿,抬头,见那两人都看着她,忙道:“恩师请回吧,早些歇息。大战之前,要养足了精神。”

    王亨道:“不急,为师吃了宵夜再走,刚见你媳妇安排去了。你先去洗浴,为师同大哥下一盘棋。”

    梁心铭道:“如此,学生告退。”

    王亨在二院逗留,一是为了千梓郡主和林子明明(日rì)会面的安排,二是不放心梁心铭洗浴。

    在外,他敢跟梁心铭牵手,但梁心铭洗浴时,他却心惊胆战,唯恐敌人突然杀来,她连衣裳都穿不及,若被堵个正着,那才要命呢。所以,自打和梁心铭会合以来,每逢梁心铭洗浴,他但凡能抽出空来,必要亲自和赵子仪守着。今夜,将军府二院更是里外三层防守,比贵妃出浴还要严谨。

    梁心铭卧房内,(床chuáng)帏前,厚厚的帐幔放了下来,(床chuáng)前放着一大桶,烛光照耀下,雾气氤氲,梁心铭坐在桶中,惠娘帮她搓背,她自己用葫芦瓢舀水往(胸xiōng)口浇。

    两人一边洗,一边小声说话。

    惠娘道:“恩师亲自在外守着呢。”

    梁心铭不语,继续浇水。

    (热rè)(热rè)的水淋在被束缚一天多的(胸xiōng)口,舒服极了,她觉得脑子迷糊起来,真想就这么躺到(床chuáng)上去,让柔软的棉被无间隔地贴着肌肤,让肌肤好好呼吸。

    就听(身shēn)后惠娘又道:“他怎舍得放你回来呢?”梁心铭手一顿,转脸,只见惠娘笑眯眯地看着她,丹凤眼灵活婉转,眼神丰富的内容溢出来,八卦之火熊熊——她以为头天晚上,梁心铭是跟王亨同眠的。

    梁心铭不(禁jìn)心抽抽。

    她盯着惠娘研究。

    谈及王亨,她总有些不自在。

    就像前世和闺蜜同住时,闺蜜有了男朋友,而自己没有,闺蜜经常约会,回来晚,两人同进同出的美好姊妹生活生生被一个男人给破坏了。对于闺蜜的男友,她心里有好奇、有嫉妒,感(情qíng)上排斥,理智上告诫自己要适应。朋友关系再好,将来都有各自的生活,没道理不嫁人。

    那(情qíng)形就像她现在和惠娘一样。

    前世好办,短期内不适应,等找了男朋友就好了,然惠娘守寡,又忠于亡夫不肯再嫁,要怎么办?

    梁心铭不可能丢下她们母女!

    所以,她必须要早些筹谋。

    惠娘被梁心铭瞅得发毛,小声问:“怎么了?”用毛巾推了她一把,在她肩头上搓了起来。

    梁心铭凝视着她,道:“本来是不让回来的,事(情qíng)太多,走不开,但为夫放心不下你,所以还是回来了。”那潜台词是:你若有了归宿,我便不会挂心了。

    惠娘很聪明的,当即意会过来,白了她一眼,道:“你放心,我不会阻你好事的。”继续搓。

    梁心铭早就怂恿她再嫁,还说若是梁大哥——惠娘的亲夫君——在天有灵的话,也一定希望她能再寻个依靠,别孤苦一辈子。第一次听见这话,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心想,哪有男人希望自己媳妇再嫁的?简直是鬼扯。后来听多了,也习以为常了,只当梁心铭玩笑话。

    如今梁心铭和王亨破镜重圆有望,她也知道梁心铭不放心她,所以打定主意绝不拖累梁心铭。

    梁心铭按住她的手,极认真道:“惠娘,为夫说认真的,你不可当玩笑话听。不论你想怎样,为夫都依你。记住:你好我便好!千万不要自作聪明,做出为我好的事来。”

    她对惠娘的心(性xìng)还是很了解的:惠娘(性xìng)子爽利心(性xìng)明朗,她能和王亨破镜重圆,惠娘比谁都高兴,而不是狭隘(阴yīn)暗地想把她拴在(身shēn)边一辈子。

    她也不一定非要((逼bī)bī)惠娘再嫁,这要看惠娘自己的意思。不管再嫁,还是跟在她(身shēn)边,只要惠娘过得开心就好。就怕惠娘自以为是地带着朝云走了,那才真让她牵挂呢,见不到惠娘安稳,她也不可能过的幸福。

    ********

    美女们,这样的姐妹(情qíng)谊,须得投票鼓励!

重要声明:小说《江南第一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