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思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守着猫睡觉的鱼 书名:道吟
    几天之后,李小意重新踏上了返回修真界的路途,至于那座熔岩小岛,则留给了穆辛月等人,包括鸿光法阵。

    之所以如此做,不是因为同(情qíng),而是另有想法和目的。

    因为李小意已经看中了明玉海,经历过(阴yīn)冥鬼域的星魂海,他可深知明玉海的价值。

    尤其是未经开发的海洋,那里所蕴藏的资源,足够强大一个大宗门。

    对于幽木宗的安排,李小意也不是真的在骗她们,暴风海的那片区域,除了穆辛月少数几人外,余下弟子还真够呛能过去。

    更何况以明玉海目前的形式,她们就是去了,也是羊入虎口的命。

    而为了证实他的说辞,李小意给穆辛月出了个法子,让修为稍高的她,以及其他几人一起先去看看,然后再做决定和打算。

    而那座熔岩小岛也不错,周边灵气充盈,深海中的海兽,等级都不是太高,可以围猎,以供应修炼之需。

    并且熔岩小岛的附近,也没有其他的势力,再有鸿光法阵的护持,足以她们自保,可以安心的休养生息。

    对于这样的提议,穆辛月没有拒绝的理由,自然是满口答应,而李小意所不知道的是,他口中的明玉海,已经发生了暴乱。

    飞灵(殿diàn)已经正式和天星宫开启了全方位的战争,天域商盟的立场则是选择了前者。

    即便如此,天星宫作为明玉海最早的势力,底蕴深厚。两方的几次对垒,互有胜负,也将这场战争拖到了泥潭。

    至于修真界,也没大乱,白骨山的封印虽然遭到了破坏,但是(阴yīn)冥鬼域却没有因此大举来范。

    外面流传的说法是因为道门六宗及时赶到,再次将(阴yīn)灵通道重新封印,至于受了伤的吕冷轩,则没有后续的消息。

    十万大山的那条真龙,依旧无任何的消息。

    至于魔宗,在修真界算是彻底的站稳了脚跟,虽然只有一州之地,但是它的背后,还有一个贫瘠的大西北。

    道门六宗除了昆仑以外,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视而不见,可苦了临近宁陵州其他两州的修仙宗门。

    这等于是在家门口,突然看到了一只老虎在旁安家,那种感觉,委实是不怎么好,更何况魔宗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内心潜在的“愿望”,做的确实“不错!”

    三天两头就过去联系联系彼此间的感(情qíng),还“合伙”一起开发矿脉等资源。

    忍受不了的宗门,也想找道门六宗申诉,可惜以蜀山剑宗为首的联盟,并没有真的理会,多是以安慰为主。

    这就更加助长了魔宗的气焰,火神门,天罡宗,风剑门,玄心宗等等中小门派,纷纷撤离故土,不得不举派迁移。

    但是对外,魔宗依然宣称,只占一州之地,绝不多占,大有既要当了婊子,还要立个大牌坊。

    想到这里,李小意的嘴角自然上翘,心(情qíng)也是极好,但是(阴yīn)冥鬼域居然没趁着白骨山的封印解开之际,再开(阴yīn)灵通道,实在让他有些诧异。

    难道是因为和星魂海之间的战争又有变故发生不成?

    还是鬼母上一次被吕冷轩和老乞丐所伤,而重伤未愈?

    他都不得而知,却也是一个契机,李小意是这么觉着的,修真界的资源已经饱和,当初和敖旭做的那些事(情qíng),他想试试看。

    鱼龙族炼化海兽的奇异图腾,他可是有着一整(套tào),为何不能尝试一下?

    想到这里,从七彩金环内取出了海兽金牌,轻轻一点,并默念咒语,一道银色的闪电突然乍现在眼前,接着便有一股凶戾的气息,层层卷起在李小意的全(身shēn)上下。

    (身shēn)形悬停半空,一条浑(身shēn)银光闪烁的海鳗陀兽,其庞大的躯体仿佛蛇盘一样的螺旋,将李小意围在中间。

    心念一动时,海鳗陀兽化为一道惊雷,瞬间便消失于半空,再出现时,大浪滔天里,海鳗陀兽的(身shēn)体,好像一条银色的长龙,浮在海上。

    这家伙的尾巴奇长,呈长圆筒形,头部尖而有独角,椭圆形的眼睛凶戾异常,一(身shēn)银亮的鳞甲,在烈(日rì)下熠熠生辉。

    但是却极其的萎靡,经过上一次的合体以后,海鳗陀兽就成了这副模样,原本李小意以为,只要让它重新回到封印的金牌里,便会自行恢复,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用。

    真丹期的时候,李小意不怎么敢用海兽金牌,是因为消耗委实太大,如今真人以后,无论是心念神识,还是灵气的消耗上,都有所改变,还能承受的住。

    不像从前那样,需要不停的喝藤汁灵液,但是海鳗陀兽却萎靡了下去。

    皱了皱眉,李小意试着放开对它意识形态上的控制,让其自主的游离于深海。

    顿时,就好像被关闭许久的饿狼一样,海鳗陀兽嘶吼一声,(身shēn)形在海面上,突然之间转化成一道银色的匹练,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李小意立于上空,双手倒背的一动不动,通过重瞳术,也就是海鳗陀兽的视觉,观察着四周。

    一头修为只有真丹初期的鱼形海兽,还未等有所反应,刹那间就被海鳗陀兽用雷霆之力,变成了一具死尸,然后被其大口的吞噬,没一会的功夫,就连个骨头渣子都没剩下。

    整个猎杀过程,快速绝伦,没有一丁点的拖泥带水,然后,这家伙就开始寻觅下一个目标。

    李小意的脸色颇为古怪,不是因为它的攻击形态,而是因为这玩意之所以如此的萎靡,居然是饿了?

    这完全颠覆了他的某些观点,众所周知,妖兽只要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完全可以和人一样的辟谷,只需吐纳天地灵气即可,不用在吃任何的果腹之物。

    他摇了摇头,实在有些想不明白,星魂海的外海,那些海兽究竟是如何修炼的。

    (日rì)月精华它们也吐纳形练,却还需要继续“用餐”这就有些搞不懂了,不过既然找到海鳗陀兽萎靡的原因,李小意也就不再刻意的去想,而是开始考虑起自己的事(情qíng)。

    现如今,他的紫宫丹腹内正悬停一方紫红色的小鼎,上面不再有洗炼神光,却还有星辰图文,涅灵宝珠已经完全与其化为了一个整体。

    鼎(身shēn)之内,则端坐着他所凝结的道胎,还有井中双月刀在侧,可让他颇为郁闷的是,星河宝鼎他再也无法调动起来。

    或者更为准确的来说,是他李小意不具备,也没有资格来使用这方宝鼎,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瞅着,郁闷着……

重要声明:小说《道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