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追尾追的有强调

    竖起中指是啥意思,大家都知道这层含义,竖起的中指倒扣,那意义就有所不同,可以理解为升级版另一层用意。

    叶成一脚踏下油门,对着前面的卡车直冲上去,要不是对自己的车子有足够的信心,撞击可能会让他的这辆价格不菲的车子报废,但事实,保险杠在追尾前方车辆的同时,车子像中了魔法似得,擦着车尾横移出来。

    卡车一个颠覆后,速度明显是提升了,司机透过反光镜看着后面露出半截车厢的车子冷哼了声,他脚踩几下油门,发出轰轰声,车子也随着往前冲撞了几次后,一下子与叶成拉开了距离。

    距离等于空间,按照之前叶成的莽撞冲车尾的举动来看,此刻他应该借此机会超车的,但令卡车司机意料之外的是,叶成的车子还是保持原来的速度跟在后头。

    卡车司机咒骂了,他再次降下速度的时候,叶成踩下油门,对着前方的车位冲撞上去,这回,追尾的力量重了些,完全可以听到撞击声。

    卡车司机(身shēn)体震了下,以他多年行车经验,立即踩下油门,想要脱开距离,可车子非但没有提速,还有种被人强行推动的阻力,后轮有小幅度的打滑,前轮制动发生变异。

    这是什么(情qíng)况??

    卡车司机开始冒冷汗了,回头看向叶成,见他坐在车里,笃定的抽着烟,还对他挥手致敬。

    跟老子斗,你还差的远呢!

    这是叶成内心深处的真实独白,他松开油门的时候,只见前面的卡车咚咚两声,往前冲了几下,便歇菜了。

    卡车司机整个人都懵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他这辆车也算是改装的相当硬实了,比不过集装箱吧,但也不至于输给一辆小轿车,这么脆弱啊!

    越像越觉得不是滋味,卡车司机发动车子,一次不成只好跑路了。

    车子连续发出几声呜鸣后,再也没了生气,不就是被追尾了吗,至于连发动机都罢工吗?

    完了!

    卡车司机心里呐喊了下,他偷瞄着后面的那辆车,见车主人没什么动静后,立即弃车而逃。

    “这位大哥,打算去哪里啊?”

    车门一打开,一张笑嘻嘻的脸出现在卡车司机面前,叶成冲着他嘿嘿一下,右掌直接招呼上去,把对方的脑袋顶了回去。“我们找交警过来聊聊吧!”

    “别,大哥,私了就好!”司机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了,他也不含糊,江湖事江湖了,他眼珠子一转立即计上心头。“这位兄弟,开个价。”

    叶成嘟起嘴,摇摇头,。“车子是我撞的,怎么好意思让大哥掏钱!私了也可以啦,大哥说个数,转账,支票,还是现金啊?”

    司机张着嘴,这回遇到的何止是铁板,根本就是个刺头,江湖规矩比他还清楚,转账,支票,现金都说出来了,这回是难逃了。

    叶成瞅着司机脸色越来越绿,心里好笑起来。也不知道是哪路派来这么个二货。“大哥,想好了吗?我还敢时间,赶紧的,要不我替你选一个?现金好了,你们跑车的要的就现金,五万够不够?”

    “五万?”这个是什么(情qíng)况?司机看叶成掏出钱包点钱,心里不由盘算起来。难道这小子不知道行话?可消息里说这家伙是个大人物,应该不会听不懂行话啊!

    叶成挑起眉,冲着司机眨眨眼,又数了几张出来。“十万,差不多了吧!直接可以买辆车了。”

    司机左右寻思了之后,收下了叶成十万块塞进口袋里,他发了根烟给叶成,有模有样的训到:“小子,以后开车注意点,你他妈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车,敢撞老子的车,今天我心(情qíng)好,不跟你计较,下次开车睁大点眼睛,滚吧!”

    叶成应了好几声,他摸了把脸后,下了车。

    司机心里是乐开了话,天底下啥都缺,就是不缺傻子。

    重新发动车子,车子突突几声后,连火都打不起来。“得,有了这十万,加上尾款,他还能买上好几辆车,当个车头足够有余。

    想到这里,司机跳下车,拦下一辆计程车往市中心方向驶去。

    叶成坐在车里,勾起嘴角,黑眸暗沉下来。

    出租车在进入第一个道口后,几辆摩托从小路中出来,左右夹击着出租车前行一段路后,分别朝着左右两个道口驶去。

    行驶出租车,在冲过红绿灯后,加快了速度。

    坐在车上的卡车司机,催促着司机加大油门,刚刚那两辆摩托车,看起来相当古怪。“司机大哥,前面路口左转,绕开大道走。”

    出租车司机不想惹麻烦,他依言而走,绕道而行后,眼前出现一条丁字路口,是条死路。“客人,走不通咯!”

    卡车司机纳闷了,这条路以前经常走,怎么会出来一条丁字路口?他命令出租车司机掉头,退回原来的路口往右走。

    出租车司机有点不乐意了,他咕哝了好几句,意思就是要换班了,带不了他,车钱他也不要了,让卡车司机重新叫一辆出租车走。

    卡车司机充满间回头看去,一辆黑色机车从路口驶过,敏感的神经抽抽起来。“少他妈废话,开车!到地方,老子给你双倍的钱。”

    威胁加刀子,出租车司机只好自认倒霉,熟练的倒车驱车,关了导航之后,凭着经验把卡车司机带到了目的地。

    说也奇怪,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任何阻击,也没再看到什么机车出现,收了钱的出租车司机冲着卡车司机说道:“老兄,去看看神经科吧,我可以介绍个好医生给你。”

    “去你妈的!”

    出租车司机完全把卡车司机当成患有被害症的神经病了。

    卡车司机站在一间车行前,他左右张望了几眼后,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车行前的两人看了他一眼,其中一个起(身shēn)拦下了他。双方交谈了几句后,卡车司机往对方手里塞了几张票子后,跟另一个打了招呼走进玻璃隔断中。

    一辆机车从车行前驶过,不一会街道上驶来至少有八辆重型机车,他们在街上绕了两圈后,停在了车行前。

    机车党重出江湖早就传遍整个港岛,亲眼所见,扯开小弟也都没了主意。

    门口被八辆重型机车挡住,每辆机车上都坐着两名高大男子,他们一声不坑的盯着车行,空气中出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外,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坐在办公室里的车行老板坐不住了,他走了出来,询问自己的小弟,谁惹了祸谁出去摆平,不是江湖人处在江湖中难免会惹江湖事,能私了绝不械斗。

    小弟纷纷表示与自己无关,他们这条街上也没见过什么机车党出没,平(日rì)来洗车改车的都是熟客,这几个人看起来来者不善,有人提醒老板,会不会是找刚刚那个人的?

    老板挑起眉,要是找他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他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让手下前去应付,他跑进办公室里打电话去了。

    发动机轰鸣几声后,冲在最前的机车一个(挺tǐng)近,冲进了车行内,激进的制动系统在车轮快要掉落沟渠的时候停了下来,车上的男子垮下车,修长的长腿包裹在皮裤中,马丁靴踏在地上发出金属的撞击声。

    “走开!”

    五六个车行小弟手持着工具哆嗦的盯着这个高大的男子,一头黑发编成小辫子梳理在脑后,安全帽下看不清他的脸,轮廓分明的下巴看起来骄傲而自信。

    “你是什么人?”看起来像是管事的人佯装起胆子问道。

    男子瞥了他一眼,他勾起嘴角走上前。车行小弟以为他要动手,其中一人抵不过压力摔先大叫着抡起板头挥向男子。

    冷哼响起,男子在板头砸向他脑袋的时候,曲起长腿踹向了对方的下腹,(身shēn)高距离差,与力量的悬殊,车行小弟被直接踹到在沟渠之中,他**了下四肢不再动弹。

    男子藐视的望着其他人,他冷漠的朝着玻璃隔断方向走去。

    “你......”

    “嗯?”男子停下脚步,他只是微微侧过头,说话的人吞咽着口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在男子下车的时候,其他人也都下车,坐在后座上的人,一人手持一根球棒,他们一字排开的站在大门口,球棒带着节奏的敲击着地面,不言不动,单一的动作却让整个车行沉浸在无形的压迫下,低气压蔓延而过,有些没见过大世面的车行下地,早已吓瘫在地。

    玻璃隔断内,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里面,桌上放着两个杯子,一根燃烧的烟头夹在烟缸上。

    “人在哪?”

    车行老板极力否认,他瞅着雪茄对着男子呼出烟雾,他瞪起眼眸蛮横的威胁起来:“机车党老大是吧,我看你还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这里是新义安的地盘,你惹不起。”

    男子无声的藐小了下。“新义安?”

    “知道怕了吧!快点滚。”

    男子不搭理车行老板,他打量了下四周,能藏人的地方不多,一个铁皮柜子开着条缝隙,另一边整面墙都放着不少改装设备,巴掌大的地方一目了然。

    “人在哪?”

    故作镇静的车行老板用力垂着桌面,他在极力拖延时间,新义安的人很快就到了,只要在拖延一会会,他就可以收入一笔大钱,从此就可以依附在新义安的诏安下,没人再敢动他了,嘿嘿嘿!

    “小子,听不懂人话是不,我说你转(身shēn)开门出去,别在这里找事明白吗?”

    男子还真的听话转(身shēn)了,不过他不是走出去,而是朝着铁皮柜子走去。

    老板大喊一声,他快步冲动铁皮柜前。“找死不挑(日rì)子,信不信,老子,啊!”

    大手扣住老板的后脑勺用力砸向铁皮柜子,咚咚咚三下,直接把人给撞晕在地上,头破血流成小河,弄污了老板整张脸,看起来十分恐怖。

    男子提起车行老板打开铁皮柜,把藏在里面的人拖了出来,顺手把车行老板丢了进去并关上门。

    “好汉饶命,你我素无恩怨,为何抓我?”

    男子抓着卡车司机的头发,左右晃动了几下后问道:“十万块很好拿吗?”

    “你!”

    男子摘下偷窥露出一张顽劣帅气的脸,黑眸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卡车司机抓着叶成的裤管喊道:“哥,我的亲哥,我把钱还你,再给你十万,你放了我吧!”

    “二十万很多吗?”叶成嘿嘿两声,拽着卡车司机的头发向外走去。“二十万就想买我命,我命这么不值钱啊!我的‘亲弟’啊!”

    “不不不,两百万够不够?”卡车司机被叶成瞪了一眼后,竖起五根手指。“五百万,这是我所有的家当了。”

    “卡车司机能有五百万的家当,坏事做了不少啊!”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兵王混城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