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23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笑佳人 书名:国色生香
    本文订阅比≥50%的能正常阅读, 否则需延迟三(日rì), 补足可立看  宋嘉宁捂着嗓子道:“娘,我口渴。”

    林氏笑笑, 拎起放在旁边小柜上的青花水壶,帮女儿倒茶,沁香的桂花茶, 六分满。

    宋嘉宁咕嘟咕嘟连续喝了两碗, 嗓子终于没有那种堵塞感了,喝饱了,宋嘉宁偷偷地叹了口气。在舅舅家住的这几个月, 她一直不敢出门, 怕碰见上辈子的冤家, 这次母亲提议去安国寺上香,她还不太乐意呢, 但经过刚刚的后怕,宋嘉宁忽然觉得她确实该去拜拜菩萨。

    同一时刻, 卫国公府, 郭伯言正在与太夫人说话:“娘, 秋高气爽,难得清闲, 我想去安国寺找慧远大师切磋切磋棋艺。”

    慧远大师是京城有名的得道高僧, 多次受宣德帝之邀进宫讲经, 郭伯言与他私交也不错, 得空便去下一盘。这个太夫人是知道的, 笑道:“去吧去吧,打算何时回来?”

    郭伯言道:“只下一盘,应该能回来陪您用饭。”

    高手下棋,一盘便能对弈许久,太夫人点点头,习惯地叮嘱儿子路上小心。

    郭伯言颔首,辞别母亲,他转(身shēn)跨出堂屋,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脸上,神采飞扬。

    ~

    安国寺香火鼎盛,林氏牵着女儿小手,在大雄宝(殿diàn)外等了一会儿才轮到她们进去上香。

    林氏先拜,额头触地,默默祈求佛祖保佑她与女儿一生顺遂,无灾无难。

    宋嘉宁第二个拜,小小的女娃,有模有样地跪在那儿,清澈杏眼定定地仰望庄严佛像,虔诚地好似观音座下的玉女,磕头时粉唇无声翕动,求佛祖保佑她们娘俩这辈子安安稳稳的,保佑她能嫁个(爱ài)护她、孝顺母亲的好相公。

    上了香,林氏添了二十两的香油钱。

    走出大雄宝(殿diàn),时间尚早,林氏戴好帷帽,低头问女儿:“安安想去游寺吗?”郭伯言只让她来进香,来了便可,何时离开全由她定。林氏不想在这里多待,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发生。

    宋嘉宁则是不敢在外面逗留太久,怕再遇郭骁,看出母亲无意多留,便摇摇脑袋。

    娘俩这便下山了,马车稳稳当当地往回走,林氏的心也越来越踏实,她都要走了郭伯言都没有出现,也许他确实有什么计划,但国公府临时出事绊住他了吧?

    念头刚落,马车突然左右晃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跳了上来。高壮骏马发出焦躁的嘶鸣,林氏本能地先抱住女儿,正要问车夫出了什么事,帘外蓦地传来一道令她寒彻心扉的冰冷声音:“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卫国公府,否则我要你的命。”

    林氏看不见,被她捂在怀里的宋嘉宁也看不见,车夫却被华服男人(身shēn)上血与抵在他腰间的匕首吓怕了,想也不想便甩了一鞭,骏马吃痛,逃命似的朝京城狂奔。郭伯言满意了,一手挑起车帘,闪(身shēn)而入。

    宋嘉宁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林氏注意到郭伯言左臂上的断箭与大片血迹,本就发白的脸庞顿时一点血色都不剩了。

    “放心,死不了。”孩子在场,郭伯言只在进来时深深看了林氏一眼,然后便背靠车板席地而坐,一腿盘起一腿支起,低头检查箭伤。伤是属下弄得,看着严重,其实只是多流了点血,并无大碍。

    确认完了,郭伯言偏首,不期然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正是林氏的女儿。半年不见,小丫头眉眼长开了点,越发精致漂亮,脸蛋依旧(肉ròu)嘟嘟白嫩嫩的,跟她娘一样招人疼,只不过他对这丫头是长辈的怜(爱ài),对林氏……

    郭伯言再次看向让他馋了半年的女人。

    林氏低着头,双手紧紧抱着女儿,清丽脸庞白得像玉兰花花瓣,不知亲上去是什么滋味。

    知她害怕,郭伯言沉声道:“我在山上遇到几个刺客,不得已劫持夫人的车,夫人放心,救命之恩,待我回府,我与家母必当重谢。”

    他语焉不详,宋嘉宁听不懂,林氏心思剔透,略作思忖便明白了,一颗心顿时跌至谷底。郭伯言真的想娶她,他知道太夫人不会轻易答应,便设计了一场他被刺杀然后被她所救的苦(肉ròu)计,如此她虽然(身shēn)份低微,却是他的救命恩人,只要郭伯言刻意传播出去,他迎娶寡妇报恩的事迹就会成为一项美谈。

    太夫人反对儿子娶寡妇,不外乎两个理由,一是她(身shēn)份卑微配不上国公府的门第,二是担心儿子被寡妇迷惑色迷心窍,担心百姓、大臣们也这么想,有损卫国公府的名声。现在郭伯言的苦(肉ròu)计一出,流言蜚语首先被堵住了,太夫人还要多多少少的感激她,最后郭伯言再坚定态度,这门婚事或许真能成……

    林氏坐立不安。

    郭伯言看得清清楚楚,别有深意道:“夫人不必害怕,只要你听话,我绝不动你母女分毫。”

    为了娶她,他不惜自残(身shēn)体,她还想躲?有胆就试试。

    林氏没勇气挑战一个国公爷的威严,脑袋垂得更低了。

    郭伯言视线跟着下移,见林氏怀里的女娃怯怯地望着他,郭伯言笑了,揉揉小丫头脑袋,轻声嘱咐道:“一会儿到了国公府,嘉宁要假装今(日rì)是你第一次见我,知道吗?你装得像,有赏,但如果你露馅儿,我就罚你……”

    目光在女娃(肉ròu)嘟嘟的脸蛋上转了两圈,郭伯言邪魅一笑:“罚你三天不许吃饭。”

    他欺负她女儿,林氏抿唇,用手挡住女儿小脸。

    宋嘉宁现在哪有心思想吃饭啊,她怕死了,郭伯言竟然要带她们娘俩去国公府,国公府,那是郭骁的家啊,她碰见郭骁怎么办?因为她曾是郭骁的小妾,这会儿只担心自己会遇到郭骁,宋嘉宁根本没有想到她的美人娘亲,已经落入了一个同样霸道强势的男人掌中。

    马车疾驰,来时用了半个时辰,返程只用了两刻钟不到,有卫国公府的腰牌,马车进了城门依然横冲直撞。百姓们怨声载道,但一听说替大周立下汗马功劳的卫国公出门遇到刺客了,(身shēn)负重伤,百姓们顿时不气了,纷纷议论起此事来。这可是天子脚下,谁敢刺杀朝廷大臣?

    马车停到国公府前,郭伯言让管事领林氏母女去偏厅休息,他一人大刀阔斧地坐在上房堂屋,等待郎中,也等待必将惊慌的家人。果不其然,一刻钟没用上,从长了白发的太夫人到底下的小辈们,便都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谁那么大胆竟敢在京城谋刺?”太夫人颤颤巍巍地问,急着查看儿子的伤势。

    郭伯言单手扶住母亲,笑道:“娘别担心,我福大命大,没让他们得逞,只受了一点小伤。”

    “流了这么多血,还说是小伤?”太夫人急坏了,连连催人去喊郎中。

    郭伯言劝不了母亲,客气地请两位弟妹先带孩子们离开,堂屋只剩太夫人与世子郭骁。郭骁文武双全,十四岁便随父亲在战场历练了两年,自然能看出父亲伤得并不严重,皱眉问道:“父亲可知对方什么来历?”

    郭伯言不屑道:“是谁都一样,奈何不了我。”

    太夫人叹气:“胳膊差点被人(射shè)穿了,你还傲什么傲?以后出门,把你那几个近卫都带上。”

    郭伯言敷衍地嗯了声。

    郎中匆匆赶来,拔箭止血上药包扎,着实忙了一阵。

    “平章,你去送送。”正襟危坐,郭伯言使唤儿子。

    郭骁看眼太夫人,与郎中一道出去了,郭伯言目送儿子走远,这才难掩雀跃地对太夫人道:“娘,儿子这次去见慧远大师,他道我姻缘将至,儿子不信,戏问他女方是何方神圣,慧远答天女下凡,旺我郭家。娘知道,儿子从不信这个,谁曾想,儿子下山被刺客追杀,随便拦了一辆马车,车里竟然真藏着一位仙姿玉貌的美人。”

    太夫人信佛,闻言大惊:“竟有此事?”

    郭伯言镇定道:“人我安排在偏厅了,这就带过来给您瞧瞧?”

重要声明:小说《国色生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