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破坏规则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半世琉璃 书名:惹爱成瘾
    跟在严以惊(身shēn)后的和守着李心念的那些大汉都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心念。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当着严先生的面骂他呢,要不是严先生在,他们真想说一声佩服!

    严先生肯定要发怒了,希望不要牵连到其他人才是,阿门。

    大家都小心翼翼着,连呼吸都得憋着,怕一个不注意惹到了严先生,那就死定了!

    而李心念,完了。

    一秒钟过去了……

    五秒钟过去了……

    三十秒钟过去了……

    李心念被这男人看得心里发毛,瑟缩的想说个道歉的话。

    谁知道严以惊突然来了一句,“我的名字原来是这个含义?”

    李心念,“……”

    “以前也有个人像你这么不怕死挑衅过我的威严,你猜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严以惊好整以暇的看着李心念说道。

    李心念摇摇头,心里暗想反正不是什么好的结果。

    严以惊冲着她微微一笑,“嗯,被我睡了!”

    李心念,“……”

    她停顿了几秒后才问了一句,“男的女的?”

    这下换严以惊一脸懵((逼bī)bī)了……

    然后就气急败坏的骂道,“我他妈喜欢女人!你给我弄清楚了!我喜欢女人!特别是你这样的孕妇,所以你给我小心点!”

    李心念,“……”

    她赶紧往后退去,原来这个人已经变态到这个程度了,她必须得防备着了。

    严以惊臭着一张脸说道,“把她给我带到餐厅来。”

    “是,严先生。”大汉们继续架着李心念跟在严以惊后面走着。

    李心念真的很想说,她有腿可以走啊。

    李心念并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什么地方来了,反正一醒来就在这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在不在宁城。

    如果那两个大汉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现在君彻已经在这里了,虽然她巴不得现在就见到他,但严以惊这个男人(情qíng)绪(阴yīn)晴不定的,肯定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让自己见到君彻。

    就像现在一样,她完全不懂他到底要做什么?

    刚一进才停,李心念就闻到了阵阵香味,里面的餐桌上,摆放着很丰盛的食物,色香味俱全,香气(诱yòu)人。

    李心念那刚刚勉强塞了点吃的的肚子这会儿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她想了想,最后决定过去吃东西。

    结果才走了两步,就被严以惊打住了,“你给我站着,我说了让你吃了吗?”

    李心念,“……”

    见李心念站着没动了,他才拿起佣人消毒好的餐具,优雅的吃了起来。

    餐桌上的菜肴看得出来都是经过精心制作的,而且很讲究卫生,关键是每一样看上去都很好吃的样子,这就让李心念没办法忍了。

    偏偏严以惊还吃得很专注的样子,不时跟李心念说道,“刚刚我跟君彻聊了一下。”

    一听到是关于君彻的消息,李心念立马严谨起来,专注的听着严以惊说话。

    “他以为我嫉恨他去年帮着河西爵捣毁了我的wild,所以怀恨在心,才绑架了你,听那意思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你。”严以惊好整以暇的笑了起来,眼底闪着算计的光,“你说,我要点什么呢?我不缺钱,还有wild这样的组织,我再弄几个就是了,所以我也一时半会没有想好要什么,不如你帮我想想好了。”

    “你又不会听我的建议。”李心念才不上他的圈(套tào)呢,这男人那么(阴yīn)险,肯定处处都挖了坑等着自己跳呢。

    “嗯,你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严以惊一脸惋惜,“这样的机会就只有一次,我那么认真的问你,你居然不用,那就当你放弃了。”

    李心念,“……”

    严以惊轻笑起来,吃得更优雅了,“所以我还是考验考验你们的感(情qíng)吧,毕竟你们也没什么东西特别的,除了感(情qíng)还有点特别外。”

    李心念眯了眯眼睛,看见严以惊虽然说得掉以轻心的样子,但那眼底,却闪过深沉的叫人害怕的厉色。

    好不容易等严以惊快吃完饭了,他拿着湿巾擦拭着自己的手又开了口,“对了,刚刚忘记跟你说了,你可能第一眼无法认出你老公来,因为他……嗯,怎么形容,瘦了很多,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李心念心里顿时揪了起来。

    君彻离开医院的时候(情qíng)况很紧急,那时候他的主治医生就跟自己说了,所以他消失的这七个月时间里,肯定是在接受很漫长的治疗,过程有多坚信自然不用多说。

    让李心念心疼的是,那么难的时候,她不在他的(身shēn)边,没能支持他,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去承受的。

    那个时候的他,肯定很孤单吧?

    “刚刚被我几句话气得都快吐血了,我都差点让我的随从去扶着他了,你说可怜不可怜?”严以惊故意在言语上刺激李心念,就是想看到这女人求自己的样子。

    可她没有。

    她只是以沉默来抗议他的刻薄,一双眼睛冷冷的瞪着他。

    严以惊叹了口气,“好吧,我不说了,你吃点东西吧。”

    “不吃。”她回答道。

    严以惊讶异的挑挑眉,再一次询问道,“真的不吃?”

    “不吃。”

    “还(挺tǐng)有骨气的。”严以惊笑了起来,不似平时的微笑,是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那行,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老公好了。”

    李心念又开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严以惊了,他这次没有跟李心念多说话,而是起(身shēn)出了餐厅,左拐右拐的,往另一个会客厅走去。

    君彻就在那里,一直在等着没有离开。

    而李心念再一次被两名大汉架着跟了过去,当会客厅的大门被推开的时候,李心念看见了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他就坐在那里,面容沉冷的思索着什么。

    直至严以惊走了进去,他看了过来,只是一秒,就看到了严以惊(身shēn)后的李心念,急忙起(身shēn)。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起得太猛了,(身shēn)子还晃了晃,让李心念担心的叫道,“君彻。”

    真的是他!

    也真的瘦了很多!

    头发很短,看得出来是刚刚剃过,刚长出来没多久,像极了楚辞见面时的他。

    那一年君彻才十八岁,还是个清俊(爱ài)笑的美少年,(身shēn)子也(挺tǐng)瘦的,不似龙夜爵他们那么壮实。

    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人一下子重叠在了一起,李心念很想过去抱抱他,可她被严以惊的人拦住了。

    严以惊就站在两人中间,表(情qíng)微笑得叫人想揍一顿,“还真有点牛郎织女的意思。”

    君彻确定李心念完好无损后,才放下心来,看来严以惊没有骗自己,她没有被虐待。

    除了肚子之外,和他走之前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段时间梁友棋也会断断续续的发一些照片给君彻,所以他知道她现在的模样。

    “要怎么才会放了我们。”君彻难得摆低了态度。

    严以惊轻笑起来,“你早这么识时务就好了。”

    他抬抬手,两人就被分开来,按在了各自的对立的椅子上,让两人对视。

    君彻没有挣扎,反而是李心念挣扎了几下,不过挣扎不过,只能放弃。

    李心念看到君彻眼底的怒意,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

    不是君彻不想挣扎,而是他没设么力气去挣扎,只能被按在了椅子里。

    严以惊谈了谈手指,就有人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端上来了。

    两个装着果汁的杯子,颜色分量全都一模一样,放在木头精雕的托盘中。

    严以惊难得周到的介绍道,“考虑到李心念是孕妇,所以我准备的是果汁,这里面其中有一杯是有毒的,吃了就会死的那种,所以你们选择一下,谁先选?”

    君彻刚要说话,严以惊就摆摆手说道,“咱们今天你的玩法任(性xìng),只要你们喝了这两杯果汁,我就放你们走。”

    “君彻,不要听他的,他就是个疯子!”李心念急忙叫道。

    她知道结果,所以要阻止,即使还没开始挑选。

    严以惊打断了李心念的话,“你可没有发言选,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我喝。”君彻回答,坚定且从容。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严以惊看着君彻笑了起来,“不过我忘记跟你说了,我整个人最喜欢破坏规则,你要注意了。”

    君彻看向李心念,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死过的人,不在乎再死一次,现在你怀着孩子,要好好的活着。”

    “我不。”李心念挣扎起来,“君彻,你别做傻事。”

    严以惊不知道搁哪儿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枪,“不要推来推去,你们就赌一把不行吗?结果不外呼死一个而已,能成全另一个多好?如果不选,那么就别怪我两个都不放过了。”

    “君彻!”李心念惊叫着他的名字。

    可这会儿君彻根本就没有看她,坚定的对严以惊说道,“给我喝,两杯都给我。”

    严以惊脸上的笑意渐渐冷冽下来,冷冷的看着君彻,“看得出来你很(爱ài)你的太太,那么你太太(爱ài)你吗?”

    君彻眯了眯眼睛。

    严以惊迅速掉转方向针对李心念说道,“很抱歉,你的丈夫先做了选择,所以这两杯果汁……给你喝。”

    “你放开……”君彻开始挣扎起来,可他的挣扎很没力道,分分钟就被按了回去。

    “我说了,我是个喜欢破坏规则的人,我的规则就是谁愿意付出更多,你先做了选择,所以两杯果汁就给你太太喝下。”严以惊冷笑起来,眼底闪耀着嗜血的光芒,很兴奋,直接吩咐佣人,“喂给她喝下!”

    “你……放开……”君彻拼死挣扎起来。

    (1.14(日rì)中午十二点截止投票,大家戳一戳吧,如果到时候琉璃还有希望进前三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惹爱成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