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初会名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湘南笑笑生 书名:大宋明月
    蔡府。

    蔡京在使女的服侍之下,靠上书房内的软榻,随意挥挥手,那些如花似玉都可称有倾城之色的使女们就悄没声的退了下去。

    蔡懋规规矩矩的立在蔡京软榻之前,等那些使女退走,便压低声音禀道:“种师道兄弟,已入了汴梁城,下榻驿馆。”

    蔡京冷哼了一声,捡起一卷摊开的书合上了,双目半睁半闭道:“这两个老骨头一向硬的很,又自视甚高……那三衙(禁jìn)军原本是我等囊中之物,终究是要拿回来的。”

    蔡懋神(情qíng)一肃,低声道:“种师道原本出自西军,如今领军者都是西军之人,官家岂能不疑?”

    蔡京淡淡一笑,又将那本书摊开,缓声道:“种师道与童贯之恩怨已久,此乃官家的平衡之道……官家一心要扶持赵皓那小儿,无非平衡二字而已,只是宗室中人若坐大了,怕是后患无穷,届时官家自知轻重了。”

    蔡懋诡异的一笑,凑近蔡京(身shēn)旁,附耳道:“下官有一石双鸟之计,还请老公相辨之。”

    说完,在蔡京耳旁低声细语了一番。

    蔡京眼中露出一丝亮光,随即又一闪而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道:“此事,可为,亦不可为,就看造化了,你自己做主罢……”

    蔡懋神色一喜,当下弯腰一拜,急声道:“如此下官便安排人去办了,先行告辞了。”

    蔡京没有睁眼,只是摆了摆手,便算作打了招呼,蔡懋便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许久,蔡京才缓缓的睁开眼来,微微叹道:“这宗室小公子,闹腾得太厉害了,打压打压一下也好。”

    ……

    汴梁万和楼,虽然比不得樊楼和潘楼那种一等一的酒楼,却也算是汴河边比较闻名的酒楼了。

    万和楼最右角,最好的一处雅座,此处即可往右观看汴河上的风景,又比起其他地方显得清净了许多。一群(身shēn)着铠甲的官军,正在一边痛饮一边畅聊。

    桌案旁边,一名(身shēn)材魁梧的汉子,正脱了衣甲,光着膀子,露出一(身shēn)油光亮的肌(肉ròu),正扯着大嗓门,旁若无人的在吹牛,大抵是曾参与征西之战,如何勇猛云云。

    从他挂在椅子背后的铠甲样式来看,应该是个(殿diàn)前司中的军官。

    此人正是(殿diàn)前司班指挥使,正七品的武官,名程银,在他(身shēn)旁的都是(殿diàn)前司的将领,诸如都知、副都知和押班之类的,听得那班指挥使聊得起劲,跟着哈哈大笑。

    “店家,给洒家打四角酒来,上好的(肉ròu)菜也来几个。”

    一声洪钟般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那正在侃得天花乱坠的(殿diàn)前司班指挥使的声音,惹得众人不觉心头大怒,纷纷扭过头来。

    在他们(身shēn)旁不远的地方,一个昂藏的大汉,(身shēn)着一袭飞鱼锦袍,腰悬青龙错银手刀,敞开着(胸xiōng)膛,大马金刀的端坐在桌椅上,在他的对面又坐着一个大胖和尚,在他们的(身shēn)旁,又坐着几个同样(身shēn)穿飞鱼服,腰悬青龙刀的汉子。

    “是锦衣卫!”有人低声道。

    那程银眼中一亮,露出诡异的神色,仔细朝那昂藏的大汉打量了一番,认得那汉子是锦衣卫的营指挥使打扮,眼中的神色变得愈发诡异了。

    “砰!”

    便听酒楼上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不觉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那群(殿diàn)前司(禁jìn)军之中,班指挥使程银披甲长(身shēn)而起,满脸的怒气勃勃,在他的脚前摔落了一只酒壶,撒得满地都是酒水。

    程银高声怒吼:“掌柜的,给老子滚过过来,他娘的这酒楼还想不想开了,老子一见和尚尼姑,逢赌必输,你他娘的放个秃驴和一群杂碎进来是何故?”

    “哟呵!”

    武松脾气大,鲁智深火上得更快,当即腾(身shēn)而起,将手中的酒樽也往地上一掼,敞开(胸xiōng)襟,露出浓密的(胸xiōng)毛,怒目圆睁,踩得楼板咯吱咯吱作响,杀气腾腾的走了过来,立在那人面前。

    “你他娘的什么玩意,敢在洒家面前耍横?”鲁智深指着那人的鼻子骂道。

    只听得一阵长剑出鞘的声音,那群(禁jìn)军手中长剑直指管亥,其中一人怒声吼道:“(殿diàn)前司班指挥使在此,休得放肆!”

    嚯嚯嚯~”鲁智深(挺tǐng)着(胸xiōng),鼓着大肚子,出一阵如同蜡笔小新般的笑声,满脸讥讽的神色,“班指挥使,好大的官儿,吓倒洒家了。”

    在他(身shēn)后,数名锦衣卫已然提着青龙刀随着武松围了上来,有人呵斥道:“大胆,锦衣卫营指挥使武大人在此,你等岂敢放肆?”

    程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骂道:“一个九品的芝麻官,不过仰仗着赵皓小儿的威风,也敢在本将面前嚣张?”

    鲁智深一听,这厮连赵皓都给骂了,瞬间脸色变得通红,双眼瞪得滚圆,凶光大盛。

    砰~

    一拳下去,那班指挥使程银便脑海中一阵轰鸣,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可怜的程银,原本还想协同背后的部曲来个群殴,谁知道遇到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一拳就倒……

    此时,武松也已暴起,挥手之间,几名(殿diàn)前司(禁jìn)军低级武官也被放倒在地。

    京师(禁jìn)军的战斗力,可见一斑,与西军实在没得比。

    ……

    赵府,后花园。

    此时正是百花齐开的季节,尤其是牡丹花,更是开了满园,令赵皓不觉想起一年多前那次牡丹盛会,那花,那人……

    花间一壶酒,几样小菜,赵皓端坐在石桌之前,翘着二郎腿,脚上的木屐一抖一抖的,一边饮着酒,一边赏着花,倒也惬意,只是微微有点孤单和落寞。

    谢瑜和王珏两个死党多(日rì)不见,连个一起赏花的都没有,府内的兄弟倒是肝胆相照,奈何更多的只是喜欢谈论拳脚刀枪之事,两个女人也是如此。

    想起去年在江宁之时,或与谢瑜和王珏两人,悠然满城闲逛,或去天龙寺与玄觉老和尚下下棋,还有那十里桃花之地,那道如同天籁之音的琴声……

    在这一刻,赵皓突然心中微微生出感慨来,若是没有狗(屁pì)方腊之乱,没有六年之后的靖康之耻,他原本应可躲在江南杏花烟雨之地,在鲜花、美酒和琴声的陪伴下,逍遥一生,与那两个柔得像水一般的女子一同老去,在快乐之中老去。

    只是,随着那(日rì)他踏入帮源洞之后,便打乱了他那持续一年多的梦幻一般的生活,如今不得不与一群老狐狸一般的士大夫们乱舞,与一群宗室废物斗智斗勇,还得表面上讨好赵佶那厮,最重要的还做着一个遥不可及的帝王梦……

    正思虑间,老管家急匆匆而来,急声道:“启禀公子,有贵客求见!”

    赵皓神色一愣,问道:“何人?”

    “老种相公和小种相公!”

    卧槽!

    赵皓当即腾(身shēn)而起,急声道:“现在何处?”

    “正在花厅等候。”

    赵皓一听,扔下酒杯,踩着木屐,便率先朝府外奔去。

    (身shēn)后的老管家急声道:“公子,鞋,鞋,鞋子!”

    赵皓踩着木屐狂奔,根本就没听老管家的声音……大叔,曹((操cāo)cāo)光脚迎许攸,我赵皓做不到光脚那么矫(情qíng),踩着个木屐,也能显出我赵皓的(热rè)(情qíng)洋溢啊。

    收买人心这种事,像他这种(身shēn)份,只要稍稍降低姿态,便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何乐而不为?

    装饰得富丽堂皇的花厅之中,种师道和种师中两人稍稍显得有点不安,毕竟一个正二品,一个从二品,都算得朝中大员,主动上府拜访一个未及弱冠、且品阶不过正四品的宗室公子,的确有点算是自降(身shēn)份了,若是对方再来冷落一二,这面子就丢大了。

    “两位相公何在?两位相公何在?”

    大厅之外,一声急哄哄的声音传来,惊得老种和小种两人也纷纷站立了起来,随即便见得一名华服少年急匆匆而入。

    不等两人看清赵皓面目,只听得咔嚓一声,赵皓一个前倾,差点摔倒,(身shēn)子连晃了几下才停住——木屐的屐齿断了!

    这赵公子居然未换鞋,穿着木屐就过来了,而且还跑得那么急……

    两人原本心中的担忧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得修长而俊美,又满脸英气勃勃,令人望而心生好感。

    赵皓满脸的笑意,弯腰一拜,声音又略带着几分歉意:“不知两位相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又恐怠慢了两位,不及换鞋出来,出了洋相,还望两位相公见谅。”

    两人急忙还礼:“公子不必多礼。”

    抬起头来时,两位种相公,眼中已是慢慢的肃然和尊敬之色,望着赵皓笑道:“听西军同僚说起,公子少年英雄,有经天纬地之才,今(日rì)一见,果然也!”

    三人寒暄一番,分别落座,赵皓也趁机查询了一下两人的属(性xìng)。

    “种师道,武力81,智力85,政治72,统率91,健康值82,对赵皓好感度84。”

    “种师中,武力80,智力81,政治71,统率88,健康值85,对赵皓好感度81。”

    这两个老头,不愧为大宋将门之老将,都六十往上了,不但统率值极高,智力值也是符合老狐狸的标准那种,武力居然还这么强悍,颇有点老黄忠的味道。

    初次见面,虽然也没什么深聊的话题,但是两老一少倒是意气相投,聊得甚欢。

    正闲聊间,突然一个锦衣卫虞侯急匆匆的奔了过来:“启禀指挥使大人,大事不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宋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