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陪大爷玩玩(十五更)

    付小南刚走,陆元丰就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

    他(身shēn)上背着一个麻袋,麻袋里放着从山里打下来的猎物。

    陆元丰刚进院子,跟着两个小黑影,就冲进了院子。

    是小黑和小黑狗,两个小东西一前一后的到了穆双双跟前。

    穆双双顺势拽起小黑的耳朵,和小黑开起了玩笑。

    小东西来三房也快一年了,(身shēn)子大了一个圈儿,毛皮也比以前更明亮。

    不过逗起来,还是那么有意思,穆双双眼前着小黑龇牙咧嘴的,一副要咬自己的样子,心(情qíng)愈发的好了。

    “丰子,饭我给你放在锅里了,你自己去盛吧!”穆双双道。

    陆元丰点了点头,将麻袋里的东西一点点的拿了出来。

    这一次的猎物是一窝兔子,都还小,不适合宰杀,陆元丰的意思是拿到酒楼,让伙计养着。

    反正酒楼里每天不要的菜叶子多,等养肥了,再看看咋处理。

    陆元丰吃饭的时候,穆双双就在院子里玩两只宠物。

    等他吃完饭,穆双双也跟着去灶房,洗碗,收拾灶台。

    弄好这一切之后,陆元丰忽然伸出手,将穆双双揽进了怀里。

    宽阔结实的(胸xiōng)膛,孔武有力的(身shēn)躯,穆双双后脑勺仰靠在陆元丰的(胸xiōng)前。

    “咋啦?是不是有啥心事啊?”穆双双体贴的问。

    “我娘怕是找不着了!”陆元丰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穆双双听着这话,(身shēn)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两个人找陆元丰的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去过好些个村子,问过好些人,就连学堂里那些娃娃都问过了,可是都没有人见过陆元丰的娘。

    “你今儿为啥想起了这个?”穆双双问。

    “五年前,我是在这个时候,去的军营,我一直想,要是我不去军营,我娘是不是不会有事儿……”

    陆元丰的声音闷闷的,听得人很压抑。

    “丰子,这事儿,也不你能控制的,当初老陆家那么个(情qíng)况,你不出去,没有那笔钱,你们家的(日rì)子更难过。”

    穆双双试图安慰陆元丰。

    可这件事儿,就像一个心结一样,将陆元丰的心,缠成一团,就像是死结,除了陆元丰的娘,没人打的开。

    “双双,我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陆元丰道。

    早些认识……

    五年前,她还不是她,认识了又能咋样?

    穆双双在心底暗暗感叹,不过这话,她不敢当着陆元丰的面说。

    ”丰子,我们今儿也别做活儿了,去镇上逛街,买好看的衣裳,吃好吃的,就像……就像约会一样!”穆双双道。

    陆元丰眼睛一亮,他顺势拉起穆双双的手。

    两人带着家里的两个小祖宗,去老王家借了马,快马加鞭去了镇上。

    因为不是赶集,也不是啥节(日rì),街上并不十分的(热rè)闹。

    穆双双牵着陆元丰,陆元丰牵着马,马背上坐在一只黑貂,黑貂旁边,用绳子绑着一只小黑狗。

    很显然,那只小黑狗并不是犯了错才被绑的,因为它一副十分惬意的模样,时不时的汪汪两声。

    这奇怪的组合,很快吸引到了周围的人。

    大伙儿指着黑貂,指着小黑狗,再指着穆双双,议论纷纷。

    有人想上前看看小黑貂,却被陆元丰的眼神喝住。

    大伙儿自觉的给穆双双和陆元丰让出一条道。

    就连马背上的小黑貂,也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俯视众人。

    “丰子,咱是不是太高调了?”穆双双瞧见周围的人都盯着自己,没忍住问陆元丰。

    “不会!”陆元丰回答。

    阳光照在脸上,暖烘烘的,可咋也不及手心处传来的温暖。

    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两人再朝前走,就到了一处地儿,穆双双想了想,对陆元丰道:“丰子,我们去阿茹的布庄吧,都好久没去找过她了!”

    镇上为数不多的朋友,当初要和穆双双一起开布庄,只可惜穆双双那时候想的是酒楼。

    如今大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到底咋样了。

    “恩!”

    陆元丰牵着马,朝着阿茹的小布庄进发,原本是高高兴兴的两人,却被阿茹布庄门前的事儿影响了心(情qíng)。

    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四五十岁的男人,拉扯着阿茹的衣裳。

    脸上的表(情qíng)是凶狠的,阿茹连连后退,却还是被那个男人拽着拖了好几米的距离。

    穆双双当场就来了火气。

    走上前,一脚踹开了男人,男人摔倒在地,小黑也顺势从马背上跳了小来,小爪子一抓,一道抓痕出现在男人的脸上。

    “哎哟,谁……哪个敢坏老子的好事儿!”汉子大吼。

    他还未从地上爬起来,只是狐疑的看了看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穆双双(身shēn)上。

    笑容顿时就挤了出来。

    “哟,小妹妹,你家大人了?要不要和大爷去玩玩?”汉子一脸猥琐的开口。

    话音刚落,陆元丰也走上前,一拳头下去,汉子的脸都被打歪了。

    他一边捂着嘴,一边大喊:“你个臭小子是哪里来的,敢坏老子的好事儿!”

    “丰子,别和他废话,直接开揍!”’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穆双双看着陆元丰将汉子踩在地上摩擦,而她则走上前,去安慰阿茹。

    “咋啦这是?”穆双双问。

    看到自己的熟人,阿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穆双双也是无奈,之前那会儿,是傅小南抱着她哭,现在是阿茹,难道她男友力爆棚了?

    穆双双无比自恋的想。

    不过还是马上正经了起来,“到底是咋回事儿,你说!说了我让丰子给你出气,想咋揍就咋揍!”

    一旁的汉子,在陆元丰的摧残下,已经开始哀嚎、求饶,可穆双双不发话,陆元丰就不松手。

    一会儿功夫,好好地一张丑脸,就被打成了猪头脸。

    “他是我布庄的客人,三天前,给自己媳妇买了一件衣裳,花了二百文钱。

    今儿他一来,就说衣裳质量不好,让我赔他一件新的,我让他将衣裳拿出来。

    他不肯,说衣裳就是有问题,让我赔钱,还要赔一两银子。”

    穆双双听了这话,朝陆元丰使了个眼色,陆元丰又是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肚子上?——

    (三万+了,今天不更了,凌晨继续……)

重要声明:小说《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