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你最近老是埋头工作,好久都没对我使过美人计了

    “这趟辛苦你了”,向雾犹豫了下开口低沉的说道:“这件事看起来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危险多了,尤其是在国外,再调查下去,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想放弃伤好后就回来吧,毕竟安全第一”。

    “不,我还会继续调查”,蔡易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当记者这么多年,什么危险的事没遇到过,就拿宁总您上次在矿泉水厂遇袭的事来说不也一样吗,因为危险就放弃,那干脆就不应该做记者,再说,如果我就此打此,背后那帮人以后会更加明目张胆,这件事,我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

    向雾听得心里一阵激((荡dàng)dàng),“好,难为我以前没有白敬佩你,不过我是公司总经理,在我看来首要任务不是新闻,是我下面职员的安危,你暂时不要有所动作,等我找人过去保护你再着手新的调查”。

    “谢谢宁总经理”。

    ……。

    下午,向雾早早的回了青溪山府,辛慕榕是吃完晚饭才回来的,最近他正在忙着新公司的事(情qíng),事(情qíng)比较繁忙。

    “慕榕,我等你好久了”,向雾起(身shēn)迎上去接他脱下来的外(套tào)。

    “怎么啦,想我啦”,辛慕榕点了点她鼻子,靠的近,有酒气传过来,向雾闻了皱眉。

    “你喝酒啦,(身shēn)上的酒味闻着让我不太舒服”,向雾松开他。

    “之前不是能闻得吗”?辛慕榕(挺tǐng)无辜。

    “你不知道孕妇是瞬息万变的,今天喜欢吃的东西明天未必喜欢吃”,向雾摆手,“你快去洗澡,洗完澡出来我们再谈,还有洗干净点”。

    辛慕榕额冒黑线。

    洗完澡出来已经夜里八点多种,向雾正躺在(床chuáng)上玩手机。

    他走过去把手机扔到一边,“少玩,有辐(射shè),你之前是要跟我谈什么事吗”?

    “我是想让你派几个人过去保护一下蔡易”,向雾抬起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里面挂着一丝讨好,“他执意要继续查下去,不过我怕他有生命危险”。

    “呵”,辛慕榕轻笑了声,把自己丢进枕头里,“是谁说之前不要我帮忙的,这么快就找上我了”。

    “我是说调查的是不要你帮忙吗”,向雾双手磨蹭的挂到他腰上,“如今终于有派上你的用场了,你不高兴吗”。

    “少来,我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辛慕榕哼了声,眉头耸的高高的。

    “那你还想怎么样”?向雾凑过去,用饱满水润的唇蹭着他脸颊。

    “现在是美人计都使上了是吗”?辛慕榕低头在她下巴上不重不轻的咬了口,“你现在一个怀了孕的女人,又不能陪我上(床chuáng),使美人计有用吗”。

    “没用就算了,反正我也不能解决你生理需求”,向雾脸一拉,转(身shēn)走人。

    “开玩笑,逗你的”,辛慕榕赶紧把她拉入怀里,“你最近老是埋头工作,好久都没对我使过美人计了”。

    “我什么时候对你使过美人计吗”?向雾仰头,咬着唇好笑的反问。

    “……”,辛慕榕哑然,好像是没有过,“那你能不能再对我用用美人计”。

    “例如……”。

    “嗯,例如……”,辛慕榕斜睨着她衣领,“睡衣上面三粒扣子可不可以不扣,下面睡裤只有我们两个在房里的时候能不能别穿”。

    “流氓”,向雾光想想那副画面就很害臊,“我现在又不能和你发生关系”。

    “看看也好啊”,辛慕榕说着厚脸皮的赖上来结她睡衣的纽扣,三两下又将她睡裤扯了扔地上。

    他抱着她磨磨蹭蹭,过了好久,才心满意足的道:“看在你这番美人计用的不错的份上,我就答应你这个请求吧”。

    向雾被他厚颜无耻的话弄得无语,明明是他强制(性xìng)的((逼bī)bī)自己用美人计好吗。

    不过辛慕榕说到做到,第二(日rì)就派人去开曼那边保护蔡易了。

    ……。

    等蔡易康复出院后,重新去调查那家物流公司的(情qíng)况时,对方仿佛有所准备,查了大半个月再没半点收获。

    向雾知道后心里(挺tǐng)着急,犹豫要不要蔡易回来算了,已经打草惊蛇,未必能查到什么。

    反倒是辛慕榕安慰她,“别着急,任凭孟家再怎么小心,这快到年关了,总会有大笔金钱秘密往来的”。

    向雾疑惑的看着他。

    “年关了,很多人都急着要钱,正是许多资金回拢的时候,孟家一定会再想办法的”,辛慕榕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她笑,“你现在可以让蔡易放弃回来,另外再假装派个生疏的面孔过去,让对方放松警戒心”。

    向雾眼睛一亮,抬头亲了他一口,“慕榕,还是你厉害”。

    之前她对自己(挺tǐng)有信心的,但这段时间,让她明白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而且辛慕榕在商场这么多年,俗话说得好,僵还是老的辣,她到底太嫩了。

    “你也算进步很快了,不过以前毕竟经验少,慢慢的就好了”,辛慕榕骄傲之余,还是适当的给予鼓励。

    ……。

    很快,向雾让蔡易回来,又派了娱乐部门的魏(爱ài)(娇jiāo)去新加坡,魏(爱ài)(娇jiāo)这个人选是她挑了好几天的,一是挑个娱乐记者过去对方不怀疑,尤其是个女人的时候,二是魏(爱ài)(娇jiāo)虽然年轻,但是胆子大又聪明,来公司也不久。

    除了调查有新的事,因为接近年底,有新事也多,除了记者要跟拍各种跨年晚会外,连她这个总经理也少不了要参加几次活动。

    有回在梅庄饭局,吃完出来,正好碰上孟培御和几个局长从楼上吃完饭下来,正好同行有人认识,大家相互介绍、握手。

    孟培御握住向雾的手时,温润的眼眸里渗出几缕淡淡的复杂,他和她一块并肩往梅庄外走,低声说道:“看你这个总经理现在越发像模像样了”。

    “你也是啊,听说你可能会升职啊”,向雾笑说:“恭喜你啊”。

    “这只是谣传而已”,孟培御看了看边上的人,抿唇了一小会儿,又道:“向雾,你最近是不是在追查海琰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温情脉脉,辛先生隐藏太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