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你其实挺可悲的

    第756章:你其实(挺tǐng)可悲的

    她坐在病(床chuáng)上,眉头紧拧,思来想去,还是给韩泽打了个电话。

    电话拨出去的时候,她忽然心生悔意,想要挂断电话,但是对方已然接起,嗓音淡淡的,“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韩泽的声音依旧是吊儿郎当的,但是尾音里掺杂的喜意,让人无法忽略。

    “你知道这段时间,韩韶一直在忙什么么?”谢意的语气里没有过多地(情qíng)绪,好像这个问题是理所当然的。

    韩泽嗤笑一声,语气中透着一丝讥讽之意,“那不是你老公吗?怎么跑过来问我了?还是说,你现在其实压根就联系不到他?”

    谢意忍住想要伸手将手机砸出去的冲动,指骨微微泛白,她音沉似水,“你如果不知道,权当我今天这通电话根本就没打过。”

    说完,她即将要挂电话,但是电话那头的韩泽,却突然说了一句,“谢意,你把我当什么了?”谢意稍稍一愣,而后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我把你当什么?你觉得我把你当成什么你就是什么,韩泽,有一点你得记清楚了,从你在我手上拿走那五百万填补你在韩氏集团的亏空开始,你跟我之间

    ,早就断的清清楚楚。”

    但是韩泽语气却骤然(阴yīn)沉了下去,笑意浓厚,但是那笑声,却莫名让人脊背泛冷,“小意,你确定你跟我之间,断的干净么?只要我开了口,你跟韩韶之间,恐怕连夫妻都做不成。”但是谢意却一丁点儿都不怂,而是抚摸着腹部,眼底浮现丝丝缕缕的冷意,“呵!你试试?你觉着要是爷爷知道你曾经挪用公款,以及在背地里,不断的从别的合作者那里拿回扣,你猜猜爷爷是会将公司交

    给你呢,还是韩韶?”

    “你……”韩泽似乎没想到,谢意竟然什么都知道。

    但是紧接着,他继续问道,“你说我挪用公款,小意,没有证据的话,你最好还是少说,否则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肯相信。”

    对此,谢意却是不疾不徐。

    “很不巧,那天我给你五百万的时候,我随(身shēn)携带了录音笔,只要稍稍处理一下,那里面,就只会有你挪用公款的证据。”谢意语气万分笃定沉着。

    韩泽半晌没说话,但是以谢意对他的了解,现在韩泽整个人应该处在震怒之中。

    好半晌,电话那端才重新想起韩泽泛着冷意的声音,“那个叫艾琳的女人,失踪了,韩韶这两天,正在派人去找,所以,其实你也(挺tǐng)可悲的,硬是守着一个不(爱ài)你的人。”

    韩泽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根针,狠狠的刺进她的心脏中,疼的谢意眉头紧蹙。

    “韩泽,以后这样的话你最好还是少在我面前提前,因为作为私生子的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炫耀?”

    谢意清楚的听见对面传来砰的一声响,然后听筒里便传来嘟嘟的忙音。

    她随手将手机扔在了(床chuáng)头柜,然后掀被下(床chuáng)。

    没想到艾琳竟然失踪了,这一点,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只是韩韶这次并没有找自己,就说明,他应该是知道凶手不是自己。

    那么,又是谁呢?

    又是谁比她还要恨那个女人呢?

    她穿戴好一切,打算出门的时候,佣人清嫂正好走进来,见到谢意,立即上前说道,“少夫人,您这是打算去哪儿?”

    “清嫂,我要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她淡声解释着。

    “少夫人,不是我不让你出去,您这肚子已经这么大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生了,而且之前医生也说,您最好卧(床chuáng)休养,您还是回去吧,有什么事儿,我帮您去办。”

    “不用了。”她冷冷淡淡的拒绝,然后直接越过清嫂,朝着外面走去。

    清嫂站在原地,看着谢意朝着外面走去的(身shēn)影,整张脸顿时皱在了一起,赶紧掏出手机,给韩夫人打了个电话报告一声。

    ……

    这已经是艾琳失踪的第三天,影棠这边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每次面对韩韶,他都觉着满满的全是压力。

    “这边已经在盘查了,人应该还在京都,但是具体方位,还没有确认下来。”

    影棠声音平缓的汇报着,现在除了能确定人依旧在京都内之外,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

    韩韶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周(身shēn)烟雾缭绕,面前的水晶烟灰缸中,已经堆满了烟头,有些已经溢出来了,但是韩韶仿佛未觉,脸上的神(情qíng)(阴yīn)鸷,眸光中透着丝丝缕缕的戾气。

    影棠没敢再吭声,稍稍退到一旁。

    就在这时,门口管家进来,站在一直坐在那儿,表(情qíng)让人捉摸不透的韩韶说道,“先生,韩老先生来了。”

    话音刚落,玄关处就传来了动静。

    紧接着,韩老拄着拐杖的声音就出现了门口。

    韩韶抬眸,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爷爷。”

    他住在橡树湾这里,就连韩夫人都不曾知道,倒是没想到,韩老竟然会直接登门。

    韩韶敛下眸中的诧异,走到韩老(身shēn)边,想要伸手去扶他,却被他抬手拒绝。

    韩老自己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到沙发旁坐下,那张精硕的脸上,(情qíng)绪不明,只是紧拧的眉心,昭示着他此时此刻的不悦。

    “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韩老端起面前佣人给他泡的茶,浅抿一口然后放下。

    韩韶站在韩老面前,不吭声。

    韩老同样不说话,只是抚摸着手中的拐杖,精硕的眼眸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感觉,影棠站在周围,只觉得压力感满满,额头上甚至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来。

    “韩韶,我在问你话!回答我,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忙什么东西?”老爷子这次似乎是真的动怒了,看向韩韶的眼神无比犀利,说出来的话句句带着责问。

    “抱歉爷爷,我暂时不能说。”韩韶拧眉,那张英俊的脸上,有着复杂之意。

    “不能说?怎么?你就那么宝贝那个女人?”韩老爷子似乎气急,直接将手上的拐杖狠狠的敲打在韩韶的(身shēn)上。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拦着。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霸爱,老公请节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