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 尽力说服

    “是是是,你不会娶杨初浅,你不会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被他打断了话,向筱楌有些没好气地说道,“可是,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做的,而不是你妈想做,你妈的脾气和手段,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秦炜晟眼睛里有抹难过闪过,想起母亲,他总有种无力感。

    “你妈现在可是把杨初浅疼到心尖儿上了,而你却想打杨初浅的主意,不管你最后和杨初浅闹成什么样,你信不信,你妈只会认为这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从而会对我采取报复行为,okokok,”见秦炜晟又插话进来,向筱楌伸手对他做了个打住的动作,“我知道,因为有那个承诺在,你妈现在不可能轻易对我下手,我也知道,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可是,你能二十四小时跟在我(身shēn)边保护我吗?就像今天的事(情qíng),你妈找我的时候,你不也不知道?”

    “我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说到这事儿,秦炜晟再没忍住,插话进来了,“我就在公司,你当时只要告诉我一声,我就能陪你一起去。”

    幸好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要不然秦炜晟得悔死了。

    向筱楌并不觉得秦炜晟这话有什么不对,可她还是笑了,带着点儿无奈的笑了,“告诉你?告诉你,我爷爷的名声就毁了,秦炜晟,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可是你妈的背后现在有轩辕宸他们在支持她,即使你能动用一切力量,将你妈散布的消息给压下去,可因为有了和秦氏势均力敌的轩辕家的介入,你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就把这事儿给压下吧?那样等你费尽全力处理完了,在如今真真假假的网络世界里,我爷爷的名声也已经毁得干干净净了。”

    稍微歇了口气,向筱楌又接着说道,“是,承如你所说,当时我要是告诉你一声,你一定会陪着我去,可如果下次你正好不在港城,正好出差了呢?”生活有的时候,不就是这么凑巧么?

    “你是不是还想说,你会安排别的人陪着我一起去?”见秦炜晟嗫嚅着双唇,仿佛想说什么,向筱楌就像他肚子里的虫子一样,马上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冲他苦笑一声,“你妈那人,就是你亲自出面,都不一定能压得住,更何况是别的人?”

    ……

    这话,真把秦炜晟给堵了个严严实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无法反驳小家伙的话,因为她说的全部是事实,母亲的脾气,有的时候,连他都不一定管用,若是别的人,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见秦炜晟被自己堵得无话可说了,向筱楌趁机继续实行自己的计划,态度一如既往地低沉,带着点儿疲惫倦怠,“秦炜晟,即使你能把我护得密不透风,可只要对手有心,什么意外不会发生?什么巧合没有?”

    是,心机之下,还有什么(情qíng)况不会有?

    秦炜晟深拧着眉,再一次被向筱楌的话给堵了个严实。

    这真是人生当中,极少体验过的憋屈。

    向筱楌反正是横了心,一定要避开马玉梅和秦炜晟之间,因为杨初浅而即将到来的这场矛盾大战,什么?你说她太不够义气?临阵甩下自己的男人不管?呵呵!第一,她相信马玉梅再怎么着也不会对秦炜晟下死手;第二,马玉梅若是真对自己出手,那可是下死手的;第三,现在,谁也没有她肚子里的宝贝儿重要。

    一番权衡,她不跑,还留在原地等着被暗箭杀死?

    她是不是傻?

    “不管是马国的杀手,还是玫瑰城的那一幕,”向筱楌忍不住抖了一下,no,这真不是装出来的,即使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到现在,只要一想起那些事(情qíng),向筱楌依旧觉得心惊胆战,“秦炜晟,你妈的手段,至今让我害怕,前几次能从她的手下安然脱(身shēn),我想是我的运气好,命大,可谁能保证我每次都这么好运气?万一我一个运气差,让她得了手,直接挂了也就罢了,若是像玫瑰城那晚,你让我接下来的(日rì)子怎么过?”

    秦炜晟的脸色更加(阴yīn)沉难看了,(阴yīn)(阴yīn)的脸色下,还透着丝儿苍白,可见,他的心里也是慌的,怕的,那几次惊险的事(情qíng),都是他所不愿回想起的。

    听着她说起那些事儿,秦炜晟心里的余惊,绝对不会比向筱楌来得少,可他额下依旧紧拧的双眉,表明了他仍不想放手的决心,“老婆,请你相信我,绝对不会再出现那种事(情qíng)了!我跟你保证,绝对再不会!所以离婚这个话题,咱从此再不提起了,好吗?”

    秦炜晟发现,每每听到这两个字从她的嘴里吐出来,自己就总是控制不住想冲她发火。

    呼……

    向筱楌有种想骂娘的冲动,都到这程度了,还说服不了他?

    她不要这样保证,她要的是百分百的安全,她真的冒不起一丁点儿的险。

    “秦炜晟,你还听不明白吗?”男人的固执,让她有些失去耐(性xìng)了,“我不要你的保证,我只要确保我自己的人(身shēn)安全,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可能,我也不要冒这个险,再也不要经历类似之前那样的惊险,再也不要!”

    耐心尽失,她的脾气上来了,声音也跟着上来了,特别是最后一句,音量几乎是前面的话的两倍。

    毕竟前面几次,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导致让对方得手的,所以,秦炜晟也不敢在这时候跟她硬碰硬,生怕把她的脾气硬上去了,就更不好说话了。

    是以,他还是耐着(性xìng)子,尽量试图用自己的耐心,再次说服她,“老婆,我知道你害怕那些事(情qíng),我也同样害怕那些事(情qíng),我比你更希望你不要再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所以,请你相信我一次,这一次,我绝对可以护你周全的。”

    “呵呵,”向筱楌开始变得烦躁,冷笑着问:“你想怎么护住我的周全?二十四小时贴(身shēn)保护?”

    何偿不可?

    对于秦炜晟来讲,这是他甘之如饴的事(情qíng)。

    “哈哈……”向筱楌却再次冷笑……

重要声明:小说《过期总裁,前妻有喜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