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行凶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不贱 书名:死神的哈士奇
    候机厅中穿梭的旅客来来往往,景承如同一尊静止的雕像,程曦上前想要搀扶住他,景承回头和她对视的目光却充满冷漠,他伸手按在程曦手背,动作依旧缓慢温柔,但却没有去牵握而是缓缓推开。

    程曦一怔,好像面前的男人突然变的让她陌生,景承的视线转移到我(身shēn)上,我在等待暴风雨的来临,然后拳头重重打在我脸上。

    一下、两下、三下……

    我没有反抗甚至都没有遮挡,任凭被景承打倒在地,他拧住我衣领双目溅火,如同被唤醒的野兽般暴戾。

    “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他冲着我咆哮。“为什么要让我想起这些?”

    “对不起。”我抹去嘴角的鲜血歉意回答。

    景承的狂暴惹来围观的旅客,突如其来的异动引起了抓捕我的军警注意,正四面八方慢慢靠过来。

    “我可以上飞机,我可以和她开始新的生活,为什么要把我拖回来?”景承怒不可遏。

    “凌闻天问过我,邪恶和正义的区别,所有与美好、善良、光明相悖的就是邪恶,而现在的你憧憬着美好,新的人格让你善良、谦卑和阳光,但是……”我大口喘息回答。“但是你是我们中间最优秀的那个人,也是唯一能与凯撒对抗的人,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走。”

    “你是他朋友,应该尊重他的选择。”程曦大声说。

    “凌闻天说过我会成为行凶者。”我深吸一口气看向程曦。“你说我会((逼bī)bī)疯他,不,我没这样想过,他就是我要杀的那个人!”

    “杀,杀景承?!”程曦大吃一惊。

    “你原本可以拥有新的开始,但我必须抹杀你的所有美好。”我歉意的对景承说。

    “他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你为了自己竟然把他拖回痛苦的过去,你不配当他的朋友。”程曦义愤填膺。

    “人(性xìng)本恶,凌闻天说的没错,他最终还是让我认同了这个观点,我的内心深处同样也有邪恶和(阴yīn)暗面,我不能成全你的美好,所以我必须告诉你那些痛苦的往事,我是唯一能让你恢复记忆的人,但代价是杀掉现在你!杀掉那个遗忘过去的你。”我心存愧疚指着景承(身shēn)后电视说。“但不是为了我自己,为了那些被你守护的人,为了那些和你生死与共的朋友,你是守护光明的骑士,你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和希望,所以……你必须留在黑暗中。”

    “不,不是这样,景承你还可以选择,你不用被过去的生活和记忆左右。”程曦拉住景承劝说。

    “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旅程。”我从地上撑起(身shēn)体,嘴里的血腥苦涩难咽。“还记得这句话吗?”

    景承转头去看电视里播放的新闻,久久没有声音,抬起手捋向头发,突然动作生硬的停住,这是景承的习惯,只不过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剪断了那头长发。

    “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会充满死亡和杀戮,会承受更多的痛苦和摧残,但作为同类我会一直都在你(身shēn)边……”景承说出后面的话。

    我笑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笑的如此开心,我知道那个人已经回来。

    景承转头时我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只不过已经没有了谦逊和阳光,取而代之的是无畏和坚强还有我习以为常的高傲,他向我伸出手,亦如在陷阱边不离不弃拯救同伴的怪物。

    “凌闻天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凯撒就是用这个办法封存我的记忆。”

    “我已经见过凌闻天,他的目标是专案组和赫楚雄,如今苏锦和雨晴已经被关押,我……”突然发现仿佛一切又回到过去,我又成了逃犯,又是在穷途末路时遇到景承。“我很想你。”

    景承淡笑,好熟悉的笑容,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张狂,但声音却很轻柔:“我也很想你。”

    “景,景承……”

    我们都遗忘了(身shēn)旁的程曦,景承站在她面前,可我从程曦眼神中却看到陌生。

    “对不起,我……”

    除了道歉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对她说什么,看着程曦捂住嘴泪流我无言以对。

    “你的人生应该是灿烂的,我相信你会遇到另一个能给你幸福的人,我习惯了黑暗和孤独,我是被诅咒过的人,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和恶魔抗争,直至恶魔倒下或者我倒下,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有那么一刻我差一点就拥有了美好。”景承伸手温柔的抹去程曦脸颊的泪水。

    “你还能选择,你可以跟我走的。”程曦还在恳求。

    “你(爱ài)的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就在刚才被他杀掉。”景承指着我对程曦说。“相信我,现在的我不会成为你的依靠也不会为你带来幸福,或许这就是对我的惩罚,所有的美好我都不能去拥有,我注定是游走在黑暗中的人。”

    程曦的手慢慢从景承胳臂上放下,我能看出她的悲痛和不舍,以及对我的愤恨。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对不起。”我在她面前好像能说的只有这三个字,但并不是敷衍。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知道,我知道他不是我(爱ài)上的那个男人。”程曦目不转睛看着景承,目光中流露出惋惜的哀伤,然后对我说。“你杀掉了我(爱ài)的那个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程曦落寞孤单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口,景承多少因为亏欠流露出歉意,这时电视新闻里又有新的新闻播放,我从字幕中得知赫楚雄已经暂时脱离安全,但严烈还在抢救之中。

    “凯撒的计划中赫楚雄必须要死。”景承沉声说。

    “凌闻天还会行凶。”我忧心忡忡点头。

    这时我发现四周的军警已经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其中一名警察已经看到我和景承,警察这在通过对讲机说着什么,我猜他已经认出我并且安排布控围捕。

    “我们不能被抓到,否则就没有人阻止凌闻天。”我心急如焚说。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真相,你是除了凌闻天之外唯一能恢复我记忆的人。”景承处变不惊,坐到椅子上端起另一杯咖啡问。

    “我想过要告诉你的,但失去记忆后你变的很开心,你不用再因为那些痛苦的过往而煎熬,说实话,我宁愿抓不到凯撒也希望你能永远开心下去。”

    “我的开心是建立在虚幻上的,根本不真实。”

    “为什么一定要真实,只要你开心何必介意真假。”我说。

    “我的开心中没有你们。”景承漫不经心回答。

    我一愣,看见他对我微笑,一时间莫名的感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我也没时间在和他闲聊下去,荷枪实弹的军警已经把我们团团围住。

    “秦文彬,你已经被包围!”

    “我准备好了。”景承放下纸杯一脸平静。

    我很怀念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虽然总是伴随这惊险刺激还有疯狂,但每一次都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回忆,我已经习惯和这个疯子共事,甚至根本不需要言语的交流,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就能知道彼此的想法,或许这就是怪物之间的默契。

    我从(身shēn)上拿出枪,就抵在景承的头上,他变成了我挟持的人质,在军警如临大敌的戒备中我们慢慢向外面移动。

    “疼吗?”

    “啊?”

    “嘴角。”

    “还好。”我苦笑一声。“至少比你留在我肩膀上的枪伤要好多了。”

    “下次我轻点。”

    “还有下次?”

    “谁知道你还会不会擅作主张,如果你早点让我恢复记忆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我是为你好,你不应该说声感谢什么的?”

    好像只要有景承在(身shēn)边,任何危急的关头我都不会慌张,即便现在被军警层层包围,但我还能和他谈笑风生。

    “警局里你最信任的是谁?”景承突然问。

    我想了想:“梁定国。”

    “和他们谈条件,你只和梁定国谈否则你会开枪伤害人质。”

    我按照景承的话向对面警员说,很快得到回复梁定国正在赶来的路上。

    “和梁定国谈什么?”我好奇问。

    “他来了你就知道了。”景承故作神秘。

    “你有没有计划,这样僵持下去(情qíng)况会对我们越来越不利。”

    “凌闻天向你提到双头犬,你知道双头犬的含义吗?”景承一本正经问。

    “长着两个一模一样头的神话怪物。”我回答。

    景承又露出嘲讽的笑容:“对于双头犬,凌闻天还忽略了一点。”

    “忽略了什么?”

    “希腊神话中双头犬最后被英雄海格力斯砍下头颅杀掉。”景承嘴角缓缓上翘。“凌闻天既然自诩是双头犬,那么他的头最终会被我们砍掉……”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的哈士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