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他,需要不断去发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林之野 书名:火柴天堂
    灯亮了。

    沐君豪从沙发上起(身shēn),慢悠悠走近,立定。

    芊芊倒吸口凉气,一瞬间想到象牙棋子。

    她眼一翻,没好气儿说道:“这是你的办事处?”

    沐君豪头一甩,侍应生退出,阖好房门。

    他双手插进西裤,(挺tǐng)了(挺tǐng)(胸xiōng),“顾芊芊,你再擅自作主跑掉,我就把这里变成……办事处。”

    她心尖微微一颤。

    寒意弥漫周(身shēn),直沉脚底,渗出鞋子在地毯上晕散蔓延开来。

    这是个十足的威胁,他的目的达到了。

    芊芊微昂着头,撩了一下长发,“这是哪儿?”

    “御芊皇庭酒店,新建,本市唯一七星级。”沐君豪冷哼一声,埋头踱来踱去,“这家酒店是我的,哦,严格意义上讲,是我打算送给一个女人的礼物。那女人拥有岭南最富有的老公,深港两地名媛做梦都想爬上他的龙(床chuáng)一求欢好,而她,却屡次背弃男人,用尽一切手段,去找一个名叫咖喱蟹的**丝,这女人真是奇葩!”

    自己只是想去找张明,总扯螃蟹哥哥进来干嘛?

    对他的智力,她不知道是该仰视还是鄙视。

    可是,她又不能为了撇清咖喱蟹点破自己动机。

    这真是纠结死人。

    芊芊垂着眼皮,盯着地毯上曼妙的花色,搅动着手指,“妈妈说过,男人不仅要对自己女人好,也要对其它人好。爸爸就是这样的人。我找螃蟹哥哥,只是想求证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他松驰下来,一抹窃喜划过眉梢,又化为浓浓的惆怅,“呵呵,说起你父亲,他是我们农科界的一面旗帜。顾仲耘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他超常的智力,iq140,有专家说,他的大脑沟回密度,十万个人里才有一个。呵呵,可你呢?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一派天真,不谙世事,知道为什么嘛?”

    芊芊默默摇头。

    懵然盯着他的(身shēn)影踱到酒柜,从琳琅满目高低错落的玻璃樽中拎出一柄。

    他满上轩尼诗,转(身shēn)一扬酒杯,“因为你父母在世时,对你太过(娇jiāo)宠,所以,你一直生活在心灵的舒适区。”

    他在暗讽自己是个傻瓜?配不上顾仲耘女儿的称谓?

    瞬间回忆起两人才到深圳第一夜,沐君豪言犹在耳——“顾芊芊,短期之内,你要迅速成熟起来。老子要教你为人处世,教你如何对付这个世界!”

    芊芊深吸口气,抬眼盯视他,“所以你一直训练我,让我生活在心灵的重灾区,包括囚(禁jìn)游戏和逃出升天?甚至——阿珠?”

    “嗯哼,你答对了诶。要不是才刚挂科,我真想跟你干一杯。你的智商在沉睡,需要唤醒。你需要蒙难,需要历劫,需要时刻面对危机,需要马不停蹄地思考。但是,大标题是——你不能离开我。”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学坏?”

    他扬脸送进口里半杯酒,踱到近前,凝视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芊芊,我唯一害怕的是——还没等你学坏,我就已经死了。”

    他前所未有的坦诚反而令她迷惑。

    她的脑汁仿佛一杯搅浑的鸡尾酒,她在等,在沉淀,那五彩缤纷的酒汁一层一层逐次归列,浮在最上一层是她对他痴狂的(爱ài),第二层是父母死因的猎奇。

    这个念头甫一升起,她开始鄙视自己。

    只三秒,她落定主意,“沐沐,今晚我要住在这里。”

    她依然叫他沐沐,这份(爱ài)还在。她还在紧张“办事处”那三个字,担心别的女人抢占领地。昏暗中,沐君豪兀自红了脸。

    他抬手环住她纤腰,“怎么?老婆,盯梢?”

    芊芊扬起头,满脸不快说道:“客厅棋子上那枚唇印,给我解释!”

    “呵呵呵呵……”沐君豪仰脸大笑,仿佛一瞬间恢复了所有自信,“那个女人输了一局,所以,她仅止步于客厅,懂?”

    他说得风清云淡,她听着火冒三丈。

    眼前仿佛浮现一只嫩荑玉手,捏起一枚颀长的象牙白棋,轻浮放浪吻上烈火红唇,双眸魅惑四(射shè),风(骚sāo)十足。

    就凭沐君豪那副老山参熬出来的(身shēn)板能抵御此等挑逗,简直,神话。

    芊芊负气地甩掉他手,扯开步子,“哼,赢了你又如何?一枚奇葩!(爱ài)上你,等于(爱ài)上痛苦。”

    沐君豪一把将她扯回,大手玩味着纤纤楚腰,“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

    晨光熹微,雪白的大(床chuáng)上,沐君豪睡眠正酣。

    他累坏了,新近发生的一系列波折令他(身shēn)心交瘁精疲力竭。万物苏醒,阳光绚丽,他仍流连梦乡。

    睡梦里,他和芊芊盛装晚宴,特地点了她最(爱ài)的香槟和草莓。烛影摇红,觥筹迷离,女孩儿笑语盈盈,贝齿闪烁。心驰神摇间他拥她入怀,俯她耳边细语,“知道嘛宝贝儿,从前我女人怀孕,我会丢她脸上一张支票,让她第一时间处理。但我想留下岩岩,因为,我(爱ài)那孩子的母亲……”

    “宝贝儿——”

    沐君豪呢喃着,摊开大手,然而(床chuáng)是空的。

    他惊得满头是汗,一轱辘爬起,两百平米的卧室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再无女人(身shēn)影。

    “芊芊——”

    他几乎是滚下(床chuáng),踉踉跄跄出了卧室,穿梭每个房间,撞开每一扇门。

    “芊芊——芊芊——芊芊——!”

    回应他的,只有朗朗白(日rì),和杳杳无尽的回音……

    ===============================================

    与此同时,京畿大厦马路对面,4s店。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芊芊凝视着一辆银色丰田。

    导购殷勤地凑上来,他分明记得,一个月里,这位小姐已经是第三次登门了。

    芊芊扭头冷冷望向他,“先生,麻烦您带我去个地方。”

    导购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能做成一笔生意,送小姐去哪都成。”

    “我想去青山精神病院,谢谢。”

    “这——”

    一瞬间那男生犹疑起来,“小姐,那条山路很不好走,就我这菜鸟技术非得车毁人亡不可。”

    话说得客气,可仍是拒绝。

    芊芊眉梢微蹙,“我说这位先生,你们车行风水不好,前几次我买了一部普拉达、一部玛莎拉蒂,结果~两个车主统统死于非命。”

    说罢她作势转(身shēn)走掉。

    “别啊——”导购忙绕到她面前,拦住去路,“顾小姐,您有所不知,我们4s店店址啊,二十年前原本是坟茔,不仅我们店,连带马路对面一大片商厦都是,脏东西是一定有的。不过呢,这段时间隔壁正在兴建中学,年轻人阳气盛,就把那(阴yīn)气啊给压下去了。”

    “我不管那么多,你送我去,我立刻刷卡。”

    “好好好,我去!”

    不大一会儿,导购驾着丰田驶出大厅,融入川流不息的车河。

    一路上他狐疑地盯着后视镜,一位漂亮年轻的小姐,为何大清早急着赶去精神病院?

    再看她一双眼眸哀伤汩汩,愁肠寸断的模样与她年龄极不相称。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顾客。

    芊芊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此番出走,她和他之间算是彻底裂了。

    尤其昨夜沐君豪烛光晚宴修复感(情qíng)竭尽讨好之能事,她依然如此决绝,无疑自斩(情qíng)路。

    一路上,丛林山景幻化为他俊朗的欢颜。

    烛光里,沐君豪抬手掀开一只银制餐罩,银盘盛着干炒牛河,她的眼眶不(禁jìn)温润,勾起他脖子喁喁耳语,“沐沐我(爱ài)你,我们,真的不需要那么多,不需要七星酒店、不需要郁芊山庄、不需要钻石珠宝、不需要豪华游艇……我们俩加上岩岩,还有干炒牛河,一切足够……”

    别了,一切!

    她抬手抹去腮边的泪水,“先生,还有多久?”

    “山脚,上了山就是。”导购假装没看到眼泪,体贴地点头。

    芊芊长长舒了口气,“但愿,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您尽管放心,这部丰田越野是全地型车,上山下海,一马平川。”

    导购说完这话就后悔了。

    那山间小路险相环生,他不得不将注意力从漂亮的脸蛋转移到眼前凶险的路况上。

    一路上不停有大巴擦肩而过,飞沙走石,强烈的颠簸令二人脸色惨白,分分钟想吐。

    要死要活的半小时过后,车子终于磕磕绊绊驶到山顶。

    青山翠谷,鸟鸣啾啾。

    大概人迹罕至的缘故,这里一草一木透着萧飒之气。

    精神病院招牌边上,两扇高大的铁门锁得死紧。

    芊芊仰头深望,终于,终于等来这一天。

    那厚重的大门背后,藏着所有答案!

    “干什么的?”收发室大叔探头喝了一嗓子。

    男导购带着职业(性xìng)微笑躬(身shēn)答道:“您好,我们是来探视病人的。”

    那大叔没(情qíng)没绪瞟一眼,“今天不是探视时间,要等周三周(日rì),您二位请回吧。”

    芊芊心咕咚一沉,她略一思忖,抬眼说道:“我是来看病的。”

    “——你?”

    “是的,我有病,我有精神病。”

重要声明:小说《火柴天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