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告别

    此刻张海诚期盼的目光里林芝苗犹如菩萨般漂亮又庄重,就是没有自己希望的笑容。

    “小苗……我喜欢你……还有……之前……对……对不起……”我鼓起勇气说出口了,你呢?能不能原谅我?

    希冀的光芒若隐若现的在张海诚的双眼中炸裂,可他久久没有等来应答,对着那张木然的脸张海诚双眼渐渐灰暗。

    ‘可我不想要了,我上辈子用短暂的一生倾尽所有来(爱ài)你,又用这辈子得来不易的时光来恨你、忘记你、漠视你,已经够了。’

    张海诚见她始终不说话,急的呼吸更短促了几分,又有鲜血从口中流淌出来。

    “小……苗,你……说说……话……”

    ‘你活着我什么也不能说……你的骄傲冷漠,我的倔强自私,注定你和我有缘无分,注定……不能说。’

    张海诚狠狠抽搐了一下,似是放弃了般嗝儿喽着叹了口气。

    “你知道小善……我……我……”

    他不知道要怎么定义那个孩子,失血过多造成头晕的厉害,脑子运转也慢,一时口结。

    “他很好,你放心。”

    张海诚听到她说话眼睛登时亮了,而且孩子没事,更是让他喜悦。

    “嗯……好……谢谢……呃……小苗,求…你……求你帮我……照顾…一下……咳……小善……他很…乖……”我在这世上唯一担心的念想如果能在你(身shēn)边长大该有多好,代替我。

    “大家不会让孩子受委屈。”

    林芝苗明白张海诚所谓的照顾是什么意思,张海诚听了她的话也明白了她的态度,本来亮起的眼睛又被失望掩盖。

    “小苗……我还记得……以前你……给我买……过的……大樱桃……那么甜……甜进心里,可……太贵……了……我还……骂……你……说你……败家……我……那么……甜……可甜……我还记得……你……抓……我手……对不起……我……不该……谢谢……”

    张海诚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神越来越亮,反反复复的提起大樱桃的甜,好像(身shēn)上的伤痛被记忆中的大樱桃治愈了一样。

    “……下辈子……小苗……下辈子……呃……好……不好……”

    当他的目光炙(热rè)到顶点的时候,清晰的发出了如叹息般的最后一声轻喃。

    “我(爱ài)你,小苗。”对不起,我知道的太晚了,下辈子一定要在一起,不再让你受委屈……

    空气仿佛不再流动,安静炙闷,时光旋转在这一刻,直到生的火种熄灭。

    犹如泥塑的林芝苗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伸出手从张海诚看向自己的双眼上抚过,他的眼睛还是没有阖上。

    “你有什么可死不瞑目的?你现在……比我体面多了。”

    看着眼前布满风霜、胡子拉渣的脸,林芝苗嗓子眼里哽住,说不出话来,便在心里说。

    ‘我记得小时候村里其他的孩子都笑话我没爹没妈、要死的病秧子,就只有你和河清跟我玩儿,你还为了我打过架。

    你带我们出去玩,我和河清一样走不动路了,你会一直背着我回家,河清跟在后面哭,我记不清你背过我多少次了……

    我第一次吃大樱桃,是你给我买的。

    你忘了吧?

    你对我比河清好,你对我比所有人都好,我以为我们才是一家人,我以为会是一辈子……

    你让我变的贪心,想要更多,一辈子……

    我以为上辈子是我太贪心了……所以这辈子改了。

    可你干嘛临死了还要说这个……你应该知道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辈子……我得到的太多太多,是我上辈子求不来的心灵的慰藉,里面没有你,至始至终都没有你。

    我不想再纠缠了,给你一条路,也是给我一条路,再也不相交,放过我们彼此的纠结。

    生存和你,这辈子我选择了生存。

    爷爷(奶nǎi)(奶nǎi)和你,这辈子我选择了爷爷(奶nǎi)(奶nǎi)。

    我和你……这辈子我选择了我自己。

    ……可我(爱ài)你,我(爱ài)你入骨髓。

    我(爱ài)你(爱ài)到盲目,(爱ài)到卑微,(爱ài)到欺骗自己,(爱ài)到可以……祝福你有个美好的下辈子,没有灾难,更没有……我,只有平安喜乐。

    我到底是入了什么魔?魔怔到连自己都厌弃还不愿放手?你到底是个什么魔?迷的我义无反顾到舍生忘死?

    (爱ài)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过(日rì)子哪儿来那么多诗(情qíng)画意。我只知道在我心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可也只是在我心里。’

    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心里却出奇的平静。

    她从空间里拿出一颗大樱桃,看着它眼神晃了晃,最终握紧双手的同时大樱桃也消失在手心里。

    平静的擦干眼泪,再次抚向张海诚的双眼。

    “听到了……就闭眼吧。”

    手上的泪沾到张海诚闭合的眼睑上,和他眼角未滴的泪相映成辉。

    林芝苗不再看他,目视着前方一板一眼的穿戴整齐,起(身shēn)走到车门前时停了下来。

    她对着车门没有回头,背对着张海诚作了最后告别。

    “张海诚,这一别……就是永别,…………一路走好。”

    车外的气温越来越冷,林芝苗下了车便看见守在门前的宋小山。

    “小苗,他……”

    林芝苗转过头看见旁边还有两名战士。

    “把车里的人抬过去。”

    她说完转(身shēn)就离开了,天上又开始飘下雪花。

    ‘我们终归要忘了彼此,那时的岁月已经过去,而我还要继续往前走,也总会有另一个人出现在我未完的人生里,陪伴我的后半生,我会珍惜。’

    宋小山愣了片刻才明白抬过去是啥意思,他悲痛的看了一眼车门,转头见林芝苗已经走远,便赶紧朝她追了过去。

    等到林芝苗回来,小岭村村民和老团长站在对立面,双方依然在僵持着。

    老团长看着她眼光闪烁了下,没有先说话。

    小岭村这边却马上有人上前问道:“张海诚咋……”

    他没能问下去,因为已经看到后面被两个战士抬过来的尸体了,这种天气受了伤的人不可能大动干戈的往外抬,能抬的只有尸体了。

    林芝苗走到小岭村村民的前面,直面老团长。

    “三条人命,三个家庭的破碎,你负不起这个责任,回去吧。”

    老团长脸上哀痛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立刻恢复了公事公办的郑重神色和语气。

    “小苗,无论如何你们在这里不能胡来,小岭村这么多人,等到了地方被追究,你想过后果吗?你把人交给我,我绝不会再让他们逍遥法外,听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逆袭小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