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手黑没办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阴刻之君 书名:魔仙盛世
    金宫广场,一座恢弘的演武场矗立,广场周围的观众席,早已经人山人海,这一次的切磋算不上仙魔大战,但也算是提前的一个信号。

    左右两边的参赛选手依序而立,这一次魔族的场外指导落在了皇泰,皇龄,皇鸿的(身shēn)上,至于皇山,皇炎冥海,以及三位熊猫战神,当然站在魔君的(身shēn)后。

    最高处的观礼台,两张龙椅并列在一起,魔君和仙帝当然也是坐在一起的,皇后徐氏顺从的坐在仙帝的侧后方,面无表(情qíng)。

    大战虽然精彩,但是人们目光更多的是落在了少年魔君的(身shēn)上。

    观众席里,有不少的大家族的花痴少女,不乏一些顶级的初代王者,见识到少年魔君的真面目之后,只是觉得遗憾,如果那个少年是仙界,私奔亦或是以(身shēn)相许也不是不可以的。

    只可惜,那是魔君,注定没有办法在一起,不过也有一些比较危险的想法,若是以后仙魔大战爆发的话,能够被魔君陛下俘获,丢在魔宫深处当做豢养的工具,这些少女也还是愿意的。

    最不淡定的就是和魔君曾经打过交道的一些人了。

    贺兰嫣然和庄古等人简直不敢相信,那一位少年魔君,竟然和魔杀斗长得一模一样,石明和云菲以及韩兰差一点惊呼出声。

    除却那一双血黑色的太粒瞳,以及那一(身shēn)繁复的黑色龙袍,其余方面真的和魔杀斗别无二致。

    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还是有的,毕竟上苍之地是如此的浩瀚,偶尔出现了奇迹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qíng)。

    少年魔君和魔杀斗又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今(日rì)也是玄灵再一次见到了心中的少年,他坐在仙帝的旁边,和仙帝平起平坐,太粒瞳颇为的耀眼,任何暗中窥探魔君陛下的人,都会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压力。

    正是参赛的仙魔两界各二十人,天子,宁至刚,玄灵三位种子选手不出意外的成为了参赛的首选,至于玄雷和玄苍以及宁至柔的话,只能说是替补。

    当然了,所谓的替补只是一个形式,这么重要的切磋,每一个人的状态都是巅峰。

    演武场正中央,站着的是金宫的(禁jìn)军统帅,桌子上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箱子,两个洞口,里面是这一次参赛人员的名单,谁和谁是对手,完全就是靠抽签来决定。

    很快,这一位看上去气魄不凡的统帅就拿出了两张纸条。

    “魔界皇炎玉树与天宗吴道子。”统帅宣告道。

    观众席顿时安静了下来,吴道子在仙界的年轻一辈里也是颇有名气的,在整个仙界,长生境界的范围里,综合实力约莫在前三甲,偶尔状态好的时候,也能得到第一名。

    也是无数年轻人的标杆,希望可以成为吴道子那样的大人物。

    只是这一次抽到的皇炎玉树,没有人知道皇炎玉树到底在魔族皇室里是怎样的(身shēn)份地位,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的姓氏为皇炎。

    天宗长老们的脸色顿时(阴yīn)沉了起来,点子实在是太背了。

    近乎所有人都觉得,最好和天荒一族的人交手,不能和皇炎一族以及天魔熊猫一族的交手。

    吴道子和皇炎玉树上场了,皇室的衣着都是统一的玄衣,主打黑色格调,而吴道子,一席青衫仗剑,流云发,虽说谈不上如何的英俊,但整个人有着一种出尘的气质,手中一杆剑,笔直的站在那里。

    而皇炎玉树颇为英俊,肤色雪白,五官轮库极为立体,体魄修长,给人一种少年英豪的感觉,两人都是无垢境界,真正意义上的同境界一战。

    别说是魔界的人了,就连仙界自己人都不觉得吴道子这一次能够获胜,

    “也许吴道子可以创造出奇迹呢。”有人悄悄说道。

    吴道子的剑术,走的是崇尚天道的冷淡之道,毫无瑕疵可言,一招一式,都暗合大道法则,且生生不息,宛若浪花,一浪接着一浪,不会停下来,是一个完美的循环。

    (禁jìn)军统帅担忧的看了一眼吴道子,随即做出手势,决斗开始!

    刹那之间,吴道子就动了,速度已经超越了时间和空间,被闪电还要快,剑刃之上,绽放出灿烂的法则符号,配合极致的速度,自有一股雷霆万钧之势,加上惯(性xìng),只要刺中皇炎玉树,这一场战斗吴道子就会取得先机。

    本来不太看好吴道子的人,见识到吴道子露出这么一手,心里还有些期待呢。

    皇炎玉树面无表(情qíng),太粒瞳中,一轮黑色的大(日rì),周围一百零八颗星体隆隆转动,散发出剧烈的大道轰鸣之音。

    吴道子的速度再快,在太粒瞳眼前,都会被无限的放慢。

    皇炎一族的耐力,速度,体魄,无需多言。

    瞅准机会之后,皇炎玉树一个瞬移避开了这一剑,顺势一肘刺中了吴道子的眉心,当场吴道子倒飞了出去,头颅开花。

    众人大吃一惊,有想象过皇炎一族会非常强大,没有想到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忽然之间,虚空中猛然浮现出吴道子的(身shēn)影,伴随的还有漫天的剑影,密密麻麻重重叠叠,交织在一起,形成剑域,场域之力叠加在一起。

    这一招,引来了无数人的惊呼,能将剑法和场域糅合在一起,别的不说,光是这样的术法难度,就足以让无数人望而却步,威力那是绝伦的。

    皇炎一族的体魄如何强大,瞳力如何强大,面对剑的场域,也不见得能有所作为,这样的剑域,威力叠加起来,足以移山填海了。

    皇炎玉树依旧非常的冷静,不骄不躁。

    脚下,一道道铁树拔地而起,绽放浓郁的火光,伴随着强烈的毒气,这是皇炎玉树的渊狱,最基本的一个技能。

    渊狱出现之后,无数道剑光碾压而下,泰山压顶,要对皇炎玉树进行立体式的封杀。

    这是吴道子的剑道,堪称无敌之道。

    但是面对皇炎玉树,那是没用的。

    血气外溢,造成滚滚雷鸣,震((荡dàng)dàng)一方天地,太粒瞳中,(射shè)出一道道黑色的闪电,闪电炸开,化作一根根诡异的铁树,然而铁树开出大道之花。

    衍生出剧烈的毒气,漂浮在虚空之中,侵蚀着吴道子的剑意剑罡。

    就是这一招而已,吴道子所有的术法都被克制了,吴道子脸色剧变,准备改变战斗方式,不能近(身shēn),要先撤出来,和皇炎一族交手绝对不能近(身shēn),这是最基本的一点常识。

    皇炎玉树同样也没有近(身shēn)的打算。

    铁树开花之后,毒气扩散,毒气又化作一条条太古巨蟒,撑满了整个天穹,血色的獠牙闪烁黑暗的光辉,直接对吴道子进行碾压。

    吴道子一剑接着一剑,任何近(身shēn)的太古巨蟒都被斩杀,怎奈何太古巨蟒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且斩杀这样的太古巨蟒,对吴道子法力的消耗是巨大的。

    皇炎玉树不着急不着慌,脚踩虚空,一步一步朝着吴道子靠近。

    同时,一条巨蟒被斩杀之后,又会有新的巨蟒成型,这些都是瞳力的体现。

    吴道子着急了,但是没用,忽然之间,一条巨蟒的瞳孔彻底化作了太粒瞳的图案,和吴道子对视,一瞬之间,吴道子觉得头晕脑胀,元神颤栗。

    浑(身shēn)上下像是被插满了长枪大戟,五脏六腑被洞穿一样的剧烈痛苦。

    半空中,皇炎玉树微微挥手,轰然一声巨响,一道掌印从天而降,拍击在了吴道子单薄的躯体上,继而落在了演武场地面上,演武场有顶级的场域镇守,这样的战斗不会对演武场造成任何的损害,甚至能够(允yǔn)许金仙级别的高手在这里鏖战。

    倒在地上的吴道子,人事不省,(禁jìn)军统帅微微挥手,战斗已经结束了。

    天宗的人赶紧上来将吴道子搀扶了下去,场面一度十分的寂静,观众席里,其实有着不少仙界的大佬,以及强大的年轻一辈,亲眼见识到皇炎一族出手是如此的潇洒随意,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皇炎玉树只是随意的震碎了吴道子起初的一个分(身shēn),接下来的战斗,完全是在靠瞳力控制场面。

    这让人(情qíng)何以堪。

    吴道子的速度,在同境界之中罕有人能够与其比肩,可是太粒瞳的瞳力进行立体的分析,薄弱点在哪里,对方的法力运转规律,计算出这一剑的威力,以及一剑过后的后续事宜,均在太粒瞳的眼睛里。

    这算是初战,对于仙界来说,有些打脸,吴道子竟然在人家那里连是个回合都没有撑住,若是人家成心下死手的话,吴道子早已经(身shēn)首异处了。

    皇炎玉树下台,引来仙界无数人的注目礼,不缺乏一些美女的注目礼,看皇炎玉树的眼神都很古怪,当然了,皇炎玉树只是冷眼看向了观众席。

    因为皇炎玉树很讨厌被人关注,更喜欢少数人一起进行有仪式感的谈话聊天享乐,这很皇室范儿。

    不知道多少和皇炎玉树境界差不多的年轻人,顿觉脑瓜子都快要炸开了,元神颤栗,这是大范围的瞳力扩散,形成一股罡风,席卷整个观众席。

    不少的小姐姐小妹妹,再也不对皇炎玉树有所看法了,心里充满了敬畏,连仰望其背影都没有那样的勇气。

    皇炎玉树胜利,这是理所应当的,魔界这边的参赛选手,也没有将这个当场一个开门红,只是顺理成章而已,熊猫大王等人也不是很高兴,一切如常罢了。

    仙帝轻声道。“你皇炎一族,真的是完美的。”

    魔君也不高兴,最起码皇炎玉树要遇上天子亦或是石明那样的狠茬子,才有看头,至于这个吴道子,在仙界也算是颇有声望,但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战斗结束的太早了,有些索然无味。

    “言重了,或许你这边的高手还没有出动呢。”魔君道。

    仙帝笑而不语,皇后徐氏的脸色(阴yīn)晴不定,她没有参加过仙魔大战,也不知道魔族皇室有多厉害,如今见识到了之后,有些异样的感觉,要是凌云还在就好了,最起码还能扳回一局。

    (禁jìn)军统帅继续抽签了,这一次抽出来的仙界年轻高手是道德宗的第一传人叶正,而魔界这边,又是抽出来了一个姓氏为皇炎的家伙。

    顿时,天宗和道德宗的宗主神色不善的看向了(禁jìn)军统帅,你的手未免也太黑了,连续两次抽出皇炎一族的人出来。

    就连魔君陛下都轻轻笑了一声,这才整个演武场里,造成的影响颇大,魔君的笑声耐人寻味。

    (禁jìn)军统帅略有歉意的看了一眼叶正,随后宣告。

    “第二场,道德宗叶正与皇炎威。”

    魔君还是比较了解皇炎威的,乃是皇炎天下的亲孙子,皇炎天下那一脉里的正统传人,魔君本(身shēn)也对皇炎威颇为的看好,给他时间成长的话,(日rì)后超越皇炎天下也是可以的。

    叶正,魔君知道的也只是表面上那么多,道德宗的第一传人,听这个名头的话,应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天子和宁至刚这会儿的脸色很难看,亲眼见识到之前的皇炎玉树是如何潇洒的战斗的,心里感慨万千啊。

    石明和玄同这会儿也是脸色微黑,当然,好胜心让他们希望自己也能抽到皇炎一族的高手,领教一下皇炎一族是否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么不可战胜。

    “唉,这么顶级的好手,要去收拾道德宗的第一传人,连点戏剧(性xìng)都没有。”熊猫大王道。

    切磋的双方,都对彼此之间的选手比较了解,熊猫大王心里想的是,最好皇室的高手解决掉人皇体和天子以及玄同,剩下的应该都是一些软柿子而已。

    但是现在,连续两位皇炎一族的高手出动了,这让魔界这边的顶级高手的数量正在消耗当中,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偏偏用在了这种地方。

    熊猫大王此话,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道德宗的宗主以及各位长老们,弟子们,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叶正更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皇炎威倒是面无表(情qíng),跟谁打一样,上场之后,同样的(身shēn)高八尺,封神如玉,同样的一席玄衣,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开打之前,叶正说了一句客(套tào)话。“能和你交手,是我的荣幸。”

    皇炎威道。“都一样,我也很荣幸。”

    其态度非常的无所谓,让道德宗那边的人气得都快要吐血了,叶正心里也在滴血啊,怒气正在蔓延当中……

重要声明:小说《魔仙盛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