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如此逃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羊城少帅 书名:风月宝鉴
    这时候,程秋芸三人脸上都露出惊恐的神色,因为她们都知道,陆燕飞说得出做得到。

    今夜,被陆燕飞抓住,躺在他驱使的巨大飞剑上,在高空中疾速飞行,冷得直哆嗦,冻醒过来后,才知晓陆燕飞具有通天彻地之能。

    凡夫俗子,被修道者之能吓唬住,这是很正常的事。

    伍樊死了,这个消息显然震动了程秋芸三人,她们都紧咬红唇,眼泛泪花。

    “很挂念他,是吧?”

    陆燕飞眼见她们的神色,愈加愤怒,迈步过来,在上官琴玉旁边站住,一手捏住她的脸颊。

    “((贱jiàn)jiàn)货,你自己说,我是((贱jiàn)jiàn)货!”

    陆燕飞说话时,咬牙切齿,脸型扭曲,足见愤怒到了极点。

    “呸——”

    上官琴玉冷眼一瞪,一口唾沫喷到了陆燕飞的脸上。

    陆燕飞伸手一抹脸颊,松开了捏住上官琴玉嫩脸的手,抽了一巴掌过去。

    上官琴玉雪白的脸上,立即显现了五个手指的巴掌印,披头散发,眼中泪水流下。

    眼见上官琴玉被打,伍樊再也忍耐不住,将拖车蹬了过去,一把将上官琴玉拉了上来。

    颜心慧和冯江二人赶紧配合,将上官琴玉扶住。上官琴玉眨眼间见到伍樊四人,骇了一大跳。

    眼前曾经的未婚妻突然消失,也让陆燕飞吓得头皮发麻,怔愣当场。

    伍樊趁陆燕飞发愣出神,将程秋芸和黄茵都拉上了拖车,小拖车挤得满满的,程秋芸甚至抱住了伍樊的手臂。

    伍樊搂住程秋芸,一脚蹬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鬼头刀,当头向陆燕飞砍去。

    在伍樊还没有砍出这一刀时,陆燕飞的直觉,令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身shēn)形一晃,缩地成寸,急遽退后到了墙边。

    浑(身shēn)真气喷薄而出,轰隆巨响之后,陆燕飞抗住了伍樊偷袭的一刀。

    会议室的桌椅都被爆炸发出的气浪掀翻,立式空调机烧毁,天花板上的大灯炸裂,一地狼藉。

    “伍樊鼠辈,鬼鬼祟祟,滚出来和我一斗!”陆燕飞眼见连程秋芸黄茵都消失不见,判断出伍樊借助了隐匿阵法,定下心神,大叫道。

    只要沉心静气,足以判断出伍樊的所在位置。

    “陆燕飞,你以为你是养道巅峰的境界,我就治不了你吗?”伍樊救下了程秋芸三人,放下了心,得意之余,高声道。

    “好,你以为躲在隐匿阵法中,我就杀不了你?!”

    陆燕飞听声辨位,立即一掌拍出,磅礴汹涌的真气席卷而去,声势浩大,毁天灭地。

    在陆燕飞挥掌的一刹那,伍樊一念之间,连同拖车,进入了盘古泪中。

    “出来吧,我们安全了。”

    伍樊走下了拖车,随手将隐匿阵法解除,程秋芸上官琴玉黄茵眨眼间看见的是一个新世界,再次吓得花容失色。

    “海伦娜?!”

    “顾萱婷?!”

    程秋芸三人望见一群人聚拢过来,认识其中的一两人,都惊慌地高叫起来。

    海伦娜等人因为伍樊去救人,做紧要之事,都为他担心,因此都没有睡,在花园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候。

    见伍樊将程秋芸三人都救了出来,众人雀跃不已,又为程秋芸她们解释一番,说这是伍樊拥有的世界,他们都跟随伍樊,走上了修道之路。

    “水根,钟凯,她们都很饿,你们下厨,做点吃的,多煮点羊麂(肉ròu),我们也要吃宵夜,饮酒庆祝。”

    伍樊吩咐安排酒席,即使已是凌晨,大家高兴就好。

    “伍樊,你真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程秋芸激动不已,一把抱住伍樊,就亲吻他的脸颊。

    上官琴玉和黄茵都忘记了饥饿,含(情qíng)脉脉地望着伍樊,让伍樊的脸皮都红了起来。

    “琴玉,黄茵,我有能力让你们不再受到伤害,永远保护你们。”伍樊赧然一笑道。

    “伍樊,我以为你死了,呜——”上官琴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qíng)绪,上前和伍樊程秋芸抱在一起,哭泣起来。

    场面感人,黄茵也走上去,四人相拥在一起。

    酒席上,众人兴致高涨,频频举杯,但沈天宝一肚子疑惑,问道:“伍哥哥,你布置出了隐匿阵法,也对付不了陆燕飞?”

    “这就是养道巅峰的实力,你们要努力修炼,当你们到了这个境界时,就会觉得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所谓一览众山小,只有更上层楼,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伍樊带了一点酒意道。

    伍樊不习惯做人生导师,只是饮了一点酒,有一点膨胀。

    饮酒一直到天边放亮,众人都醉熏熏回房休息,伍樊借了酒意,偷偷进入上官琴玉的住房,和她温存。

    因为他从来没有和上官琴玉像今夜一样心有灵犀过,更没有单独相处亲(热rè)过。

    冰山美人,冰山之下是可以熔金化铁的(热rè)火。

    “我(爱ài)你,伍樊!”上官琴玉在(爱ài)的滋润下,敞开了心扉道。

    “我也(爱ài)你,休息好之后,我们就一起回去燕京。”伍樊道,随即又将他能够穿梭空间,但只限于回到原地之事,略说了一下。

    快到中午时分,黄水根钟凯等人在厨房忙碌,准备中饭。

    伍樊早就醒了过来,悄悄打开上官琴玉的房门,见外面没人,闪(身shēn)出来。要是被程秋芸望见,自己半(日rì)在上官琴玉的住房中,必定被她恼恨。

    令狐月等人在花园中修炼,她们还不能炼化翡翠原石,而顾萱婷张诗琴等人境界高,因为没有了灵晶,则正在炼化翡翠原石来提升。

    伍樊的空间戒指中,还有三四枚灵晶,炼化修炼了一阵,没有效果后就停止下来,修习各种道法以及刀法掌法。

    到了吃午饭时间,程秋芸等人都已经起来,洗漱过后,共进午餐。

    透过风月宝鉴,伍樊望见陆燕飞所住的楼层,空无一人,打算吃饱就回去。

    饭桌上,程秋芸见上官琴玉精神焕发,脸色红润,不时痴痴地望向伍樊,不由心中生疑,怀疑她和伍樊成就了好事,却没有证据,不好发作。

    冰雪聪明,是一个女子的优点,有时也是缺点,会自寻烦恼。

    宋倩敏也已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意味深长地望了程秋芸一眼,但她早已收起了吃醋的心思。

    等到黄茵也说吃饱了,伍樊挥手示意,要她们三人到花园中一起站好,颜心慧和冯江二人,也都要一起返回地球空间,因为下一次再从盘古泪中出去,都是去到原来的地方,不如从地球空间到光州的8号别墅先。

    众人在18楼的会议室中现(身shēn),伍樊通过风月宝鉴确认了一下,整栋楼的监控,还保持在昨夜的状态,于是都从电梯下楼。

    一行七人走到了大街上,伍樊让风月宝鉴恢复了大楼的监控,这样即使陆燕飞想起来要查监控,以知晓伍樊等人如何潜入,也不可能。

    “伍樊,虽然我不再接受靖安门的任何任务,但毕竟还是门中一员,我要去找掌门说明一下,告知他我以后潜心修炼,不能经常来燕京。”

    颜心慧本(身shēn)有功夫的底子,短短一段时(日rì),就已经入道,目前境界是入道初阶,已然感受到了修道的无穷魅力。

    解决了俗务,就可以心无旁骛,一心修道。

    “好,你去吧,到时在桃花山庄集合,你随时可以去那里,吃用都是免费。”伍樊在手机地图上查了位置,发了定位到微信群里。

    打了一辆出租车,颜心慧上车后,和伍樊等人挥手告别。

    冯祖明和江浩二人,早就想回家乡看看,也和伍樊等人告辞。

    “等一等,你们坐高铁快一点,这样吧,我给你们假造两个(身shēn)份,配上手机,帮你们买好高铁票。”伍樊道。

    有风月宝鉴可连接到任何联网的计算机,假造(身shēn)份实在容易。花了半个小时,冯江二人都在手机店里各买了一个手机,有了(身shēn)份,买到了高铁票。联系制作假证的人,帮他们制作了(身shēn)份证件,伍樊只是将系统中的数据一改,冒用的证件立即变成了真证件。

    冯江二人喜笑颜开,打车前往高铁站。

    “你们到了家乡,都要化装一下,不要吓死了你们的亲朋好友。”伍樊反复叮嘱道。

    “那当然,我们只是远远地看一看爹娘。”冯祖明道。

    看着冯江二人的车远去,伍樊心中感慨,虽然帮他们遂了心愿,但到底是福是祸,难以逆料。

    翻动手机的消息,伍樊望见和陆燕涵,李美仪的三人微信群中,陆燕涵一早就发了消息,诘问自己到了燕京,也不去找她们。

    显然,和陆燕飞相斗,消息还是传了出去,他妹妹陆燕涵知晓了。

    “伍樊,我家在燕京有一些亲朋好友,我带你们去落脚,好吗?”上官琴玉道。

    “不用,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那里绝对安全。”伍樊道。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伍樊大半年前来过,医好了李老,就算陆燕飞知晓自己(身shēn)在李家,也不敢轻举妄动。

    打了出租车,伍樊带了程秋芸三人,直接去到了李家的私家园林大门前。

    通传之后,李老率领李宝华李锐等人出来迎接,(热rè)烈而隆重。

    达到李老所住的楼房客厅,伍樊等人刚刚落座,李美仪和陆燕涵已经听闻伍樊到了,都跑到了客厅和伍樊会面,(身shēn)后跟随了闺蜜胖女孩柳(春chūn)英。

    不过,这一次相见,气氛却不再亲切。

    李美仪和陆燕涵眼见程秋芸上官琴玉黄茵三女,各个天姿国色,花容月貌,和伍樊打了招呼后,都脸色僵硬起来。

    伍樊将程秋芸三人介绍了给她们。

    “程博士,我听伍樊说起过你。”李美仪窘迫地一笑,招呼道。有一次在西蓉楼二楼围栏边,李美仪和伍樊闲聊,伍樊说起过,他有一个女朋友是个博士,叫程秋芸。

    当时,李美仪还怂恿伍樊,要伍樊远离女博士,说什么女博士是第三类人,是灭绝师太,不可靠近。

    即便李美仪和陆燕涵,都出(身shēn)于华夏国的顶级隐秘豪门,一派大家闺秀的气度,但在姿容上更胜自己一筹的上官琴玉等女面前,难免还是会生出自卑之心。

    “伍樊,好久不见了,你的境界实力,肯定又有进境。上次听说你和美仪练剑,都说你是剑道大宗师,我可不信,走,我们出去切磋一下。”陆燕涵明显也生分多了,语气不太自然道。

    “好,伍兄弟才是真正的修道天才,我们都要向他学习。”李锐道。

    李锐早已被伍樊折服,对伍樊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能从伍樊那里学到一点东西,那是受用无穷。

重要声明:小说《风月宝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