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权宜之计!

    “嗯!”

    “怎么样?老公的这(套tào)本事还可以吧,我再给你按摩半个钟头。”司徒轩色眼眯眯,眼神不停的断瞅,从小到下,从下到上,有那么一会差点没摸到(胸xiōng)上。

    “还...没好吗?”王紫萱是女人,是人就有七(情qíng)六(欲yù),是个人就有感觉,一个大男人在自己(身shēn)上乱揉而且还是自己心(爱ài)的老公。

    “快了,快了!”司徒轩难得一次大大方方的占便宜,能多揉一会是一会。

    “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应该差不多了吧。”

    “你懂什么,要根治,根治懂不?一次治疗终生受益。”

    “哦!”王紫萱继续闭上眼睛,多忍耐一会吧,只是有点难为(情qíng),总是忍不住想哼哼几声。

    又是十几分钟,这货看来是没完没了了,那种女孩肌肤的滑.嫩和爽感,司徒轩怎舍得放手?再继续下去,会不会被发现端锐?会不会被发现不良动机?

    司徒轩慢悠悠的收回了双手,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占便宜还真没有过“紫萱,好了!”

    “哦!”王紫萱睁开双眸,拿起一旁的睡衣穿在了(身shēn)上,双臂抬起硬生生挤出一道沟,很深!

    “那个紫萱,今晚我是不是在这里睡?”

    “你可以去对面樱子的房间。”王紫萱拉上被子背过(身shēn)去。

    当着老婆面去别的女人房间是不是找死?是不是不想过了?有一个脑子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去,也不能去。

    “我老婆在这里去樱子的房间干嘛,我搂着老婆睡觉。”司徒轩麻溜的脱去白袍,一下跳上了柔软舒适的大(床chuáng)。

    “你别碰我呀,哎呀...啊...”王紫萱一阵怪叫,随之安静下来,安静之后又有两人小声的嘀咕。

    一夜无语!

    司徒轩早早起来,一夜的硬(挺tǐng),一夜的手感,虽然难受但再一次接近了王紫萱,处子的幽香,白话水嫩的肌肤,甜甜柔软的嘴唇。

    “老婆,你怎么起这么早?快躺下睡会,这几天你(身shēn)体不舒服。”司徒轩关心道。

    “我怎么能睡,这是我到婆婆家的第二天,起晚了会被笑话的。”王紫萱淅淅索索穿起衣服来“小轩,那个...你转过(身shēn)去好不好?”

    “不用吧老婆,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老夫老妻?若论占便宜是哪里都接触过来不假,但论最后一步不还是没进行么?如果是万紫红万妖精绝对不介意,换作同为是他女人的樱子也绝对办不到。

    “你快转过去啦,要不你下去帮妈做饭吧。”

    “有下人在用不到妈做饭,我去干什么?”

    “那你不用洗漱吗?快去洗洗脸刷刷牙。”

    “时间还早,不用慌。”司徒轩原本已经站起来,现在却又坐了下来。  “你到底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可就要生气了。”王紫萱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老婆,真的不至于吧,咱俩之间还有什么好避讳的。”司徒轩哭丧着脸。

    “我数三个数,不出去别怪我跟你急。”

    “好好好,我出去,出去还不行嘛。”司徒轩是真服了,拍拍(屁pì)股走了。

    女人咋这样呢,明明已经被占尽了便宜至于么?至于这样吗?只是看看穿衣服而已。

    回京也没什么事,才开始来是因为司徒建国被刺杀,司徒轩才着急忙慌的赶来京城。父亲没事那就没什么事了,至于黑暗罗刹,上面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不会这两天就要求护龙家族协助。既然能存活上百年的组织,肯定有它的生存之道,覆灭调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qíng)。

    一家人吃完饭,司徒轩陪着两女逛街,京城确实比明珠要发达很多,也要大很多。人来人往,每个商场都人满为患,人声鼎沸。

    “小轩,你看这支耳钉好不好看?”王紫萱手拿粉色一对耳钉,一只戴在了粉透小巧的耳垂上。

    “(挺tǐng)漂亮,我家紫萱戴什么都好看。”司徒轩毫不吝啬夸赞道。

    “樱子你觉得呢?”

    樱子沉默寡言点点头“好看,(挺tǐng)适合你。”

    “嘻嘻,买下了。”

    付钱的当然是司徒轩,陪女人逛街,男人一是苦力二是钱包,现如今已经是理所应当自然而然。

    “樱子,走,我们去看看衣服,顺便给你买两件。”王紫萱拉着樱子的手臂去了楼上。

    两女能处成这样,全靠王紫萱的大度。樱子在昨夜表明已经和司徒轩发生过关系,紫萱还一如既往的对她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见王紫萱真的放下了。

    司徒轩继续跟着两女上楼,京城很危险,各大势力高手盘踞在京城,必须小心为上。

    “紫萱我还是不要了,我不喜欢这种衣服。”樱子讪讪拒绝道。

    “你不喜欢并不代表某些人不喜欢,穿上试试?”

    “算了,要买的话我自己挑两件。”樱子(性xìng)格如此,穿着打扮也是如此,讲究干净利落,色调单一,永远都是紧(身shēn)黑色。

    “内衣呢?”王紫萱不甘心道。

    樱子突的脸上一红,一双美目偷偷看了一眼远处的司徒轩“内衣我还是要传统的。”

    “可以选择大胆一点的嘛,男人永远一副色眯眯的样,你看这件怎么样?”王紫萱从衣架拿起了一件丁字裤。

    王大小姐真是够可以的,你自己都没尝试过还穿梭着别人去穿,你咋不要呢?

    “不要不要。”樱子赶忙摆手,太羞人了,还没巴掌大,穿上岂不是跟没穿一样。

    樱子虽为岛国女人,但思想非常传统。

    “要不先买一件试试?想要吸引男人就必须抓住他的眼球,要不然新鲜感一过,女人就没人理了。”王紫萱继续忽悠道。

    新鲜感?目前是不存在的,又不是年过三十的老夫老妻。

    “我...我还是不要了。”樱子犹豫一下道。

    “行了拿着吧,试试也无所谓。”王紫萱不由分说塞到了樱子手中。

    三人今天在外逛街,一玩就是一上午,司徒轩(身shēn)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该买的不该买的全都买了。这下两位美女总算心满意足,欢天喜地的回家。

    车子都快到了家门口,司徒轩又感觉到不安,难道又是来刺杀的?难道这个人是个傻子?快到了家门口你动手能成功?

    怀有紧张的心(情qíng)一直到了家门口还没有动静,只见司徒家大门外站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站立笔直的男人。这人是谁记忆中完全没有印象,也从不认识,刚才的不安感是从这个男人(身shēn)上发出的?

    “你是谁,在这里站着干什么?”司徒轩打开车窗问道。

    “您是司徒少爷吧?”那人开口道“我家少爷晚上有请,不知能否给个薄面。”

    “你家少爷是谁?”

    “司徒少爷去了就知道。”

    “不去!”司徒轩直接了当,连是谁都不知道去个鸡毛,神神秘秘的,于是乎挂挡直接开走。

    “哎哎哎,司徒少爷。”那人上前拦住“司徒少爷您不去我没法交差啊。”

    “关我毛事。”这话没毛病,确实不关他的事,交的了差能咋地,交不了又关他(屁pì)事。

    “那个,司徒少爷实话实说吧,我家少爷是京城太子。”那人被((逼bī)bī)无奈,只好说出实相。

    “李洞庭?”

    “是!”

    司徒轩皱皱眉头,李洞庭搞什么鬼?他请我吃饭?有没有搞错!我抢走了嫣然他肯定怀恨在心,刚来京城就请我吃饭必定不怀好意。

    “回去告诉你家公子,晚上我一定到。”

    所谓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司徒轩这类人吧。

    “好的,谢谢司徒公子,别忘了晚上八点,皇族一号见。”那人面露喜色恭敬道。

    “回去吧。”

    “是!”

    那人走后,危机感依旧没有消失,不仅是司徒轩感觉到了,樱子此时也皱了皱眉头。

    “樱子你带着紫萱回家,我下来凉快一下。”司徒轩随便找了个借口下车。

    “好!”不管借口能不能说的过去,樱子一口答应。

    “凉快?车里不(热rè)啊,小轩你不会出去找妹子吧?我警告你......”王紫萱话没说完,樱子便开车就走。

    司徒轩看了看四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步步远离司徒家的周围。在司徒家的门口刺杀之人根本无法下手,杀手也有脑子不是笨蛋。

    一步步前行,一步步观赏风景,秋风扫过,树叶哗哗落下,脚下的树叶铺上厚厚的一层,随着秋风的无(情qíng)树叶一直往下落,像是天女散花般,好看而又迷幻。

    突兀一把钢刀从(身shēn)后而来,钢刀快而锋利,一片金色的落叶落在刀(身shēn)前方,直接穿破两片。

    司徒轩哼声一笑,随之就地一滚装作慌乱的样子,接着就是玩命的跑,头也不扭的跑。

    “哪里走?”长刀脱手,直奔司徒轩背后而去。

    司徒轩一介武皇高阶哪有那么容易杀,跑,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司徒轩另有打算。

    “咔擦!”钢刀两半,司徒轩运气全(身shēn)的功力一闪而逝。

    跑了,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刺杀之人见行动失败转(身shēn)就走,只是没想到几次刺杀失败的司徒轩竟然是个窝囊废,一味只知道逃跑。

    杀手刚走,司徒轩的(身shēn)影又站在了原地,嘴角露出丝丝嘲笑,刚才司徒轩并没有走,而是进了神龙戒。

    死士是不能硬来的,打重了让他看不到希望直接自杀,唯有目标逃跑而后再反追才能查到指使人到底是谁。反正有神龙戒作为遮掩,想要跟踪追查很简单,隐蔽而又不会被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高手在花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