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血战帝国 V

    不远处那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战场上的勇武还是让齐尔弗罗伊公爵感到一阵意外,这样骁勇的战士,就算是在他这样一位常年在战争中成长的贵族,也只是在战场上见识过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很少。

    “真是一位英勇的骑士啊。”齐尔弗罗伊公爵轻微叹出一口气。

    在战场上用临危不乱的指挥,敢于进行突击冲锋,更能够号召周遭英勇的骑士,更……拥有一支强悍的武装力量。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能够在巴托尼亚的未来中占据一席之地,那么这样一个人肯定会成为巴托尼亚历史上有名的叛党。

    齐尔弗罗伊公爵正在想着陆恩的时候,实际上陆恩已经在齐尔弗罗伊公爵的骑士召唤之下,从不远处的战场骑着一匹战马来到了齐尔弗罗伊公爵的(身shēn)边。

    “很高兴认识你,齐尔弗罗伊公爵。”陆恩从战马上跳下来。

    齐尔弗罗伊公爵点了点头,他随即问道:“贵族联军要求我带领军队来援助你,看得出来,你完全可以一个人抵抗住帝国的军队。”

    陆恩说:“任何一位贵族都无法抵抗住帝国的军队,我也是依靠神(殿diàn)的军队还有阁下军队的支援才胜利的。”

    陆恩迟疑了一下:“你觉得艾丝翠拉能不能够成为巴托尼亚的女王?”

    齐尔弗罗伊公爵平静说:“这件事(情qíng),我必须得到贵族议会的统一讨论之后才能够得出结论。”

    陆恩深吸一口气,果不其然,在贵族们决定叛乱之后,他们打算干脆将王朝一起推翻了拉倒,这虽然痛快,也为不少有野心的贵族提供了上升渠道,可这不符合陆恩的利益。

    陆恩随即说:“你对整个巴托尼亚的未来究竟是一个什么看法。”

    齐尔弗罗伊公爵哈哈一笑:“我已经老了,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我体内逐渐变的虚弱的(身shēn)躯,还有不愿意多吃饭的(情qíng)绪。”

    “关于巴托尼亚,老实说,我很悲观,这个王国中的敌人太多了,原本我们以为帝国是我们的依靠,但今天看起来,帝国并非是我们的依靠。”

    “西格玛帝国只是想要控制巴托尼亚王国,让巴托尼亚成为西格玛帝国的一部分或者是帮手。”

    “这次的战争,或许就是帝国忍耐不住了,直接开始动手了。”

    陆恩点了点头,他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王国中的种种样子,随即睁开了眼眸:“这个王国我并不喜欢,未来也正是一片黯淡无光的样子。

    因为巴托尼亚没有未来了,这个国家每一天,都会有很多,很多的农夫在艰苦的生活着,他们每一天都奋力的劳动,只是为了在将来不会被饿死。

    而贵族虽然在地位上有优越感,但他们的生活也并不好。我曾经观察过我的骑士,他们大多数都还穿着从父辈流传下来的铠甲,他们平(日rì)里虽说还有很多小麦粮食可以吃,但就算是骑士或者贵族,想要吃一顿(肉ròu),也必须进山区寻找野猪,或者在草原上寻找野牛进行猎杀,才有机会能够吃上(肉ròu)。

    这就是巴托尼亚的现状,那些为国家奋斗终生的人,最终只能够孤零零的死去。”

    陆恩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很多人,虽然有少数人的(日rì)子一天天的变好了,但大多数人都还生活在水深火(热rè)之中,作为巴托尼亚的贵族,我认为我们有义务去改变这种事(情qíng)。”

    齐尔弗罗伊公爵打了一个哈欠:“我已经老了,这些事(情qíng),我就算是想做,也没有体力能够做了。”

    陆恩说:“不,你应该会帮助我,因为我……能够让巴托尼亚再次伟大。”

    齐尔弗罗伊公爵说:“不错,巴托尼亚以前是很伟大,至少周围没有出现什么敌人,但最近的时间,什么野兽人,绿皮,还有帝国,全部都开始对巴托尼亚进行敌对了。”

    陆恩说:“不错,如果让艾丝翠拉当上巴托尼亚的女王,我会改造这个国家。”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会要求任何人为别人着想,因为每个人都应该(爱ài)自己。(爱ài)别人的人是不存在,那只是存在哲学家的空想中。

    但是,我们应该有更多珍(爱ài)的事物,在保证自己的同时,我们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所珍(爱ài)的事物,例如这个国家,巴托尼亚,还有更多,更多。

    因为我们的命运早已经连接到了一起,想想看,如果巴托尼亚成为了帝国的傀儡,那么巴托尼亚中的居住的普通人和贵族,会遭受到什么样子的厄运。”

    陆恩一边平静说出这句话:“齐尔弗罗伊公爵,你并未没有未来,你也想要有一个安稳的晚年吧,不是带走一笔钱在四下逃窜,最终死在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的角落中。”

    “这不该是你的未来,你应该回到自己的城堡中去安稳的度过晚年,在你死去的时候,你的亲人,子女,领地上的士兵,某个不认识的农奴会来到你的葬礼前祈祷仁慈的湖中女神的祝福,最后他们为你下达结论,这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人。”

    “农奴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们能够凭借自己的感觉,像你表达这句话,你很好,很好。”陆恩平静说:“你大可以说农奴平(日rì)的懒惰和刁蛮,但你也应该去尝试得到这些人的尊重。”

    齐尔弗罗伊公爵干笑一声,在他的世界中,唯有战争和贵族,至于领地中的平民,他接触甚少,平(日rì)里都是他的管家在管理。

    但陆恩的话语未来没有道理。

    齐尔弗罗伊公爵忽然想到,如果真的按照之前的想法,带上一笔钱,去某一个不认识自己的城市中进行居住,那么当他老去的时候,那么最后他真的很有可能死在一场烂醉之中,或者什么都不剩下。

    齐尔弗罗伊公爵轻微叹出一口气,他也想要回到自己家乡去老死,但眼下帝国的军队正在阿图瓦附近的亚豋森林展开会战。

重要声明:小说《中古战锤帝王征服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