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六年前我们是怎么聊天的

    “去伦敦?”沐小七大惑不解“你去伦敦干嘛?你忘了自己刚从伦敦逃出来吗?我怀疑现在霍金斯都还在搜寻你!你去,不是自己送上门吗?”

    “我就是要自己送上门的。”夏如雪叹息了一声。

    沐小七顿时觉得事(情qíng)不对劲,急忙问“如雪,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情qíng)了吗?”

    夏如雪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沐小七“你今天看新闻了吗?”

    “新闻?我没有看,”沐小七急忙问“是新闻上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吗?”

    “嗯,今早的新闻,霍金斯抓走了秦连的母亲。”夏如雪说。

    沐小七想了想,问“霍金斯是想用秦连的母亲来((逼bī)bī)迫秦连现(身shēn)的,是吗?”

    “我觉得是。”夏如雪说。

    “霍金斯现在,居然用老人来((逼bī)bī)迫人了吗?怎么感觉这么怪?”沐小七听了也纠结了一下,不过还是劝了劝夏如雪“如雪,我觉得这个事(情qíng)吧,毕竟秦连可能是眼镜蛇的人,你是不是不要蹚这趟浑水比较好?”

    不过,夏如雪显然已经做了决定“秦连的母亲一直对我不错,而秦连……不管是什么(身shēn)份吧,也总是因为我惹上霍金斯的,现在老人被抓,我多少有些责任,所以,我得回去。”

    沐小七叹了一口气“你既然已经决定好了,我也不多说了。这样吧,如果到时候霍金斯再囚(禁jìn)你,我帮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逃出来。”

    目前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如雪一向重(情qíng)重义,你要让她真的放着秦连的母亲不管,估计她也良心难安。

    “嗯。谢谢你,七七。”夏如雪说“我已经让流云帮我订好了去伦敦的机票,我现在在机场了,我们回头有机会再见。”

    “这么快?”沐小七也知道夏如雪一向说干什么就会马上去干,但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到机场了。

    看来,这次是已经做好决定了。

    挂了电话,沐小七还在出神,想着到时候万一霍金斯真的囚(禁jìn)了如雪,自己是该找流云帮忙还是找夜景阑。

    正想着,手被悦悦扯了扯“妈妈?”

    沐小七这才回过神,想起自己对悦悦的教育还没有结束,定了定神,开始继续对悦悦说“如果你没有永远不跟海伦玩的打算,就不应该用这种来威胁对方,因为你这么威胁了,是会让人很伤心的,而且有可能对方伤心之下,就真的不跟你玩了。”

    跟小孩子讲道理,永远不要讲的太深奥,必须要用他能听懂的语言。

    沐小七这么一说,悦悦就有点害怕了“妈妈,海伦会不会一伤心就不理我了?”

    “这个我不知道,她也有她的想法,对不对?”

    “可是,可是她对爸爸太凶,我不喜欢。”

    “我知道你是为了爸爸打抱不平,你也可以跟海伦好好讲道理,但是不能用我不跟你玩了这样的话来威胁对方听你的,不然有可能真的会让对方不理你哦。”沐小七再一次强调。

    “那我是不是要跟海伦道歉?”悦悦有点小别扭“虽然我知道妈妈说的有道理,但我不想现在去道歉。”

    “你可以自己先好好想想,想通了明天去找海伦,可以吗?”沐小七也不((逼bī)bī)他。

    悦悦刚要点头,忽然对着门口叫“爸爸!”

    沐小七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夜景阑静静地站在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或者说,听了多久。

    悦悦看到夜景阑后就跑了过去,夜景阑抱着他,不知道趴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悦悦点点头,忽然又跑回来拉沐小七。

    “干什么?”沐小七被悦悦推着往前走。

    “妈妈,你们快回去睡觉吧,我也要睡觉了。”悦悦说着,把沐小七直直的推到了她的房间,夜景阑跟在他们(身shēn)后也踱进了房间。

    悦悦把沐小七推到房间里,嘿嘿笑了一声,帮他们把门关上了。

    “哎——这孩子。”沐小七说着,就往门那边走,却被夜景阑挡住了。

    没来由的,沐小七有些心慌。

    尽管现在的夜景阑并没有真正恢复记忆,但是他已经知道了他们六年前有过纠葛,现在沐小七面对着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安全。

    要知道,六年前他对她,可都是极富侵略(性xìng)的。

    “我……我去看下悦悦,”沐小七找理由,她想躲出去,换了个方向想从夜景阑的旁边绕过去,却被夜景阑又一次准确的挡住了。

    沐小七无奈“你挡着我了。”

    “哦,抱歉,我眼睛看不见。”夜景阑虽是道歉,还把自己眼睛看不见给搬了出来,但很显然,语气并不怎么真诚,而且,(身shēn)体依旧大喇喇的挡在沐小七的面前,没有一丝让开的意思。

    他好像是刚洗过澡,浴袍微微敞开,露出一大片精瘦的(胸xiōng)膛,以沐小七的(身shēn)高,他(裸luǒ)露的地方正正的对着沐小七的眼睛,让沐小七想要躲闪自己的目光都无处可躲。

    “悦悦说要睡觉了,你不要再去打扰他了。”夜景阑一本正经的说“我已经洗过澡了,你也去吧。”

    沐小七的脸微红。

    不知道为什么,她与他共处一室睡了几个晚上了,却还没有像今晚这样,让她觉得这么不自在。

    她不自在的,甚至连他说洗澡,都会让她想别的。

    “我暂时还不想洗澡。”沐小七拒绝了夜景阑的提议。

    他刚洗完澡就让她去洗,想想都觉得暧昧。

    说着,她就打算往(床chuáng)的方向走,毕竟那是她的区域。

    “那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夜景阑拉住了她的手。

    他拉住沐小七,并没有站在原地,而是顺着沐小七的方向,也往(床chuáng)的方向走去。

    眼看走到了(床chuáng)边,沐小七才反应过来,急忙站住“那——那个,你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了,再往前就是我的(床chuáng)了。”

    沐小七提醒着,毕竟(床chuáng)是她的领地。

    “哦——”夜景阑淡淡的点点头,忽然问沐小七“六年前,我们聊天,也都是这样,站在(床chuáng)边聊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囚爱,夜夜贪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