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味 二就是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采及葑菲 书名:食道升仙
    “侥幸逃得一条(性xìng)命。”

    在山魈的肩上,一个灰衣少女淡淡说着。

    她手上不知拿着什么,灵光一闪而过,让众人确定了刚才是她出的手。

    不由得心惊,他们早被告知矿洞内不得动手,她却上来便给个下马威,胆量可嘉。

    还有紫凰楼那群女子虽可恶可恨,但修为四层到七层不止,那灰衣少女竟然只一招便伤到所有人,可见(身shēn)手不凡。

    想到这,众人又抬眼看去,细细打量灰衣少女。

    只见她面色淡然,眼神清亮,周(身shēn)灵息饱满,已然炼气七层了。

    武靖云目光微闪,上前一步,拱手道:

    “恭喜道友因祸得福,修为更进一步。”

    作为一个有礼貌的人,花小宓当即跳下来,还礼。

    连家二人也看到了,顿时也想出来恭贺一番,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方罗帕急剧放大,绵柔的帕面上突地长出了无数针刺,朝着花小宓的脸面扑去。

    “((贱jiàn)jiàn)/人,你敢伤我脸面,我定要你付出代价!”

    双(春chūn)都已经被气疯了,她竟然被毁容了,天知道她有多(爱ài)护自己的脸。

    却已经忘了,眼前的花小宓是炼气七层,而她只是才炼气四层而已。

    “哗!”

    只见灰影闪过,一个火球打在罗帕之上,木生火,这一下火势冲天而起。

    一阵树木燃烧的声音响过,焰火熄灭,那方罗帕只剩下一堆灰烬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啊啊啊!我的锦绣罗帕!”

    双(春chūn)一脸狰狞,冲到花小宓面前,毁脸之痛,惨失法器使她失去了理智。

    她一瘸一拐的,挥着胳膊想要对花小宓动手,却被对方反手制住。

    只见花小宓面上浮起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二(春chūn),好久不见。”

    没错,眼前这个来自紫凰楼的瘸子正是之前在破庙,吃她的喝她的,到了最后还绊脚害她的二(春chūn)。

    听到花小宓这么说,双(春chūn)猛然愣住了,二(春chūn)……已经许久无人再这般唤她了。

    这个名字粗俗无比,被人暗笑憨傻,怎么还会有人这样叫她?

    “什么二(春chūn),我是双(春chūn)!别乱得给人改名!”

    “双(春chūn)?”花小宓一下子就笑了,“这不还是‘二’(春chūn)么。”

    她摇了摇头,不太懂对方为什么要这么纠结一个名字的叫法。

    双(春chūn)却不这么想,她的这个名字可是有大学识的师姐给取得呢,她那个大字都不识半个的老爹哪里能比?

    不过,她更疑惑的是眼前这人怎么会知道她以前叫二(春chūn)的?

    “花……花花?!”

    渐渐地,双(春chūn)的脸色变了,她从灰衣少女的面容依稀闻到了饭食的香味。

    破庙里,下暴雨,她等着饿死的时候,是花小宓给了她吃食。可是她却在对方逃跑的时候绊了一脚。

    双(春chūn)的脸色越来越差,眼珠子心虚的胡乱飘着,嘴上再没了之前的底气,

    “你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说的,花小宓哼声回道:“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可别忘了,我还没报当年的那一脚之仇呢!”

    双(春chūn)当即脸色大变,单手捂脸,另一只手指着花小宓,激动喊道:

    “是你!你来报仇了,所以你就毁了我的脸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年林(娇jiāo)玉就应该砍了你的双手!”

    “啪!”

    花小宓毫不客气甩了她一巴掌。

    毁她容是报当年一脚之仇,现在不仅不消停,还敢提林(娇jiāo)玉?看来不给个教训是不行了。

    花小宓眯着一双眼,死死盯着对方,一步一步向她((逼bī)bī)视而去,她就这样提步走着,双(春chūn)面带惊恐,一步步往后退着。

    “你……你想做什么?矿洞内(禁jìn)止私斗,我是紫凰楼的仙子,你敢动我一下,紫凰楼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她就赶紧往一旁退去,看到四周的师姐妹,顿时有了安全之感。

    可这口气还没松开,却见她周围的师姐妹们也都齐齐退后了,面带警惕防备的看着走过来的花小宓。

    明明紫凰楼中也有炼气七层的仙子,可看到花小宓那副眯着眼睛,勾着诡异笑容的脸,就莫名的心颤。

    脸上的伤还疼着呢,对方只是一招就毁了她们所有人的容,是不是想杀死她们也轻而易举?

    想到这所有人都狠狠地瞪了双(春chūn)一眼,都怪她,如果她不惹是生非的话,又怎么会招花小宓不快,而她们又怎么会被毁容?

    双(春chūn)感到很是委屈,明明伤人的是花小宓,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怪她呢?

    明明是花小宓的错!明明只是个乞丐花子说起话来偏要拽文,好似多有学识一般。

    明明都是生了一样的手,凭什么她能做出美味可口的食物,而自己就只能做出刷锅水一样的味道?

    明明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她能有一双正常健康的腿,而自己却只能一瘸一拐?

    明明都在修仙,为什么她都炼气七层,而自己却才四层?

    凭什么?双(春chūn)满心满目的不甘,原本她以为自己修了仙,就能比得上花小宓了。

    可为什么花小宓还活着,而且比她还要厉害。

    为什么,难道她就天生要被花小宓压着吗?

    嫉妒、不甘使双(春chūn)起了杀心,如果花小宓死了,那岂不是就再没有能压住她的了?

    杀了花小宓!杀了花小宓!

    她在心里不断念叨着,都快魔症了,突然脸上一跨,自言自语着:

    “炼气七层,我该怎么杀她?”

    是啊,凭实力,两个双(春chūn)都打不过一个花小宓。

    莫名变得沮丧起来,果然她就只能想想吗?

    就在双(春chūn)垂头丧气的时候,一道(娇jiāo)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想我可以帮你杀死那个灰衣花子。”

    听到声音,双(春chūn)先是一惊,转(身shēn)看过去。

    来人一(身shēn)素衣,长相极为(娇jiāo)媚,面色却不怎么好,微微苍白着,周(身shēn)灵息散乱。

    “是你啊,我看你连自(身shēn)都难保了,凭什么能来帮我?”

    双(春chūn)轻蔑了来人一眼,自顾自地玩起了指甲,并不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我是说真的,那个灰衣花子作恶多端,这里有一瓶药,一定会让她受尽痛苦的死去!”

    这时双(春chūn)终于抬起头来,“林(娇jiāo)玉,那个姓花的哪里得罪你了,你费劲了心思也要杀她,让我想想,难不成是在皇极宫那里——”

    “闭嘴!”林(娇jiāo)玉低喝一声,挥手就想过去打双(春chūn)。

    可此时的林(娇jiāo)玉灵息散乱,修为在三层到四层只见乱晃,根本就不是双(春chūn)的对手。

    不但没有得手,反而被反甩了一巴掌。

    “(娇jiāo)(娇jiāo),你没事吧?”

    林(娇jiāo)玉被甩在地上,嘴角溢血,不知从哪冒出个瘦弱少年过来扶她。

    “你给我滚开!”

    瘦弱少年伸出的手被一把甩开,往后趔趄了两步,也跌倒在地上。

    林(娇jiāo)玉面色(阴yīn)沉,双手撑地,自己挣扎着起(身shēn),居高临下的看着瘦弱少年,命令道:

    “殷何,把药给我。”

    那个瘦弱少年也就是殷何,他有些犹豫,看向对方,“(娇jiāo)(娇jiāo),这药效力猛烈,你真的——”

    “少废话,你给不给我?”

    无奈之下,殷何将手伸进怀里拿出一个小琉璃瓶子,哪怕在昏暗的矿洞里也亮眼得很,被林(娇jiāo)玉一把夺走了。

    “这药无色无味,你把它放在那个花子吃食里面,保管她受尽折磨,死不瞑目!”

    突然一阵窸窣响声传来,惊动了三人。

    只见一只独脚山魈正蹲在一丛野灌木后面偷听他们说话。

    “这是那个花子的灵宠?”林(娇jiāo)玉瞪着它看了一会,蓦然道。

    听罢此言,双(春chūn)眼珠子一转,立刻回道:“那便不如先拿它开刀?”

重要声明:小说《食道升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