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丸子不吃丸子!

    当然!

    她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并没有因为筳逸的长相,就像顾兮口中说的那些人一般的去怀疑筳逸是私生子。

    毕竟这世上,容貌不像父母的人是很多的!

    而筳逸与她娘,又不是毫无相似之处。

    好歹还有气质相似呢!

    田思思这边方才想完,那与秦观何氏说了一会儿话的雨柯就缓步去到了上首。

    几乎就在雨柯站到上面的一瞬,原本喧嚣的人群就立刻安静了下来。

    而赢弱温婉的雨柯,在站到上面后,面上的表(情qíng)霎时变得沉稳内敛,美眸之中更是染上了几分凌厉,叫人无法小觑。

    田思思对此很是意外。

    顾兮道:“雨柯东家当年刚过门不久就丧夫,之后诞下少东家,若非有一定的手腕,这御酒坊如今的东家就不会是她。”

    田思思赞同的点点头,看向雨柯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探究,几分欣赏。

    这雨柯……

    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女强人了!

    她也想要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且除了雨柯,叫她更加意外的是……

    这所谓的品酒宴,竟然没有像寻常的宴席那般摆桌,连凳子都没有摆放,前来参加的客人都齐齐站在这院子里面。

    瞧见田思思在四下打量,顾兮又指向雨柯(身shēn)后的院墙说:“这是外院,酒席设在内院,待雨柯当家把少东家今年寻到的美酒给大家品尝后,就会邀请大家入席。”

    “哦。”

    点点头,田思思笑眯眯的冲顾兮说:“今儿多亏有顾姨你帮我解惑,不然我都不知道这些事,说不定会闹出笑话来。”

    顾兮听罢狠狠瞪了田思思一眼,“你要真感激我,就改改那称呼!”

    田思思眨了一下眼,一脸认真的问:“顾姨你不是要嫁给秦叔做妾的吗?到时候我也得喊你一声顾姨娘,跟顾姨有何区别?”

    话落,田思思见顾兮脸颊微醺,遂又接着问:“要不然我现在就改口喊你一声顾姨娘?”  “别!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那般喊,叫旁人听了去不太好!”顾兮连连摇头,她倒是想好了非秦大哥不嫁,奈何秦大哥从始至终都只当她是妹妹,至于最终她能不能成功打动秦大哥,成为秦大哥的女

    人……

    她心里是完全没底!

    田思思抿嘴笑笑。

    经过这一番相处,她发现顾兮人还是不错的!

    她也就暂时歇了膈应顾兮的念头。

    当她再度挑目往雨柯那边看上去的时候,见雨柯(身shēn)边已经摆了一个长条桌,条桌上摆满了纯白色的酒杯。

    两个(身shēn)穿翠绿衣裳,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正拿着竹酒在往那些酒杯里面倒酒。

    待她们倒得差不多了,雨柯方才启口道:“大家该都知道,今年的品酒宴之所以一而再的推迟,那是因为我先前病倒了,犬子要照顾我,无心思去四处寻美酒所致。”

    雨柯话落,立刻就有不少人齐齐询问她(身shēn)体的(情qíng)况。

    等到那些人问完,雨柯笑吟吟道:“托大家的福,我(身shēn)子已然大好,且犬子也寻到了能够拿来招待大家的美酒。”

    话到这儿,雨柯指向那两个丫鬟在倒的酒,“此酒因装在竹筒里面酿造而成,得名竹筒酒,入口柔顺,透着丝丝甜,还有淡淡的竹香萦绕,令人回味无穷,大家定是会喜欢的。”

    说罢,雨柯扬手,示意边上的小厮把丫鬟们倒好的酒端去给大家。

    片刻的功夫,在场的人手中就都端了一杯酒。

    连田思思何氏都不另外!

    甚至阎小小手中都端了一杯。

    眼看阎小小就要把酒杯放到嘴边了,田思思连忙伸手夺了过来,嘴上道:“小孩子不宜喝酒,小心永远长不高!”

    阎小小听得狠狠一皱眉。

    她四五岁的时候就趁师父不备,偷了师父的酒喝。

    难不成……

    她这长不高,是因为喝酒所致?

    田思思瞧见阎小小皱眉的动作,以为她是想要喝酒,就道:“今晚回去我做酒酿小丸子给你吃。”

    “主人!你又吃丸子!”

    听到丸子的声音,田思思拧拧眉,暗生无语,“你想吃就直说!”

    丸子哼哼着嘀咕道:“丸子不吃丸子!”

    田思思无语的轻摇了一下头,侧目看向端了酒杯朝她们这边走回来的何氏秦观。

    一靠近,何氏就把田思思拉到了一旁去,“那御酒坊的东家说已经帮我准备好了房间,稍后兄长带我去看过阿妹,我就不回家了,到御酒坊来住几(日rì)。”

    “嗯,姑姑去见过阿妹后,让秦叔叫个小厮去醉忆楼跟我传个口信就好。”

    “哦……”

    拖长了尾音,何氏一脸懊恼的道:“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你这会儿若是不提起阿妹,我都差点将那件事给忘记了。”

    田思思见状笑问:“发生什么事了?”

    何氏迟疑了一瞬,睨着顾兮说:“顾小姐方才与我说,兄长之所以至今未娶妻,都是因为我。”

    田思思点头,“从秦叔对姑姑的在乎程度,不难猜出秦叔至今未娶妻的原因。”

    何氏立即小小声的嘀咕道:“果然连思思都看出来了!”

    她可是信了秦哥哥的说辞,认为秦哥哥还独(身shēn)一人,乃是因为太忙,无暇顾及。

    转念,何氏又嘀咕道:“那顾小姐该是真心喜欢兄长的。”

    “若非真心,该不会那么执着。”田思思顺着何氏的话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就问:“姑姑你打算怎么做?要把秦叔让给顾兮吗?”

    “我……”

    何氏噎住。

    在得知秦哥哥这些年心里一直都装着她的时候,她的确想过要回应秦哥哥的那份感(情qíng)。

    可……

    想到如今的自己(身shēn)为下堂妇,还有一个女儿,实在配不上秦哥哥了。

    她就生出了犹豫。

    田思思将何氏眼中的纠结看得分明,她覆上何氏的手低声道:“秦叔了解姑姑的一切,却待姑姑你一如既往,那就说明秦叔他并不介怀姑姑你的过去,姑姑可要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免得以后后悔。”

    说罢,田思思又摇着头感慨了一句,“毕竟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买的!”

    何氏捏着酒杯的手一紧,脱口道:“我会想清楚的。”  田思思闻言会心一笑,接着却听何氏似自言自语一般的说:“我生了阿妹后,就伤了(身shēn)子,若那顾小姐当真喜欢兄长,就让兄长……”

重要声明:小说《拐个皇子来种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