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矛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洛宴 书名:良婿,请等等
    山上的风有些大,莫北穿着件薄毛衣被吹了个透心凉,此时此刻,他非常想要回自己的外(套tào)。

    可他委婉的提了几次,却发现苏暖根本就理解不了他的意思。

    这精神状态出现变化他理解,智商也下降是个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的是,苏暖不是听不懂,而是不想还衣服,因为山上真的(挺tǐng)冷。

    两人就这么各怀着心思开始爬山。

    等爬到一半的时候,苏暖停下了脚步,旁边有卖小饰品的,她想去看看。

    见莫北没有要停的意思,他拽了拽莫北的衣袖,“老公。”

    莫北被叫的有些出神,“什么?”

    “好累啊,我们去那边儿看看吧,有很多好看的东西。”

    “你想买?”

    “嗯。”

    莫北带着人去看饰品了,因为不想花钱所以站的很远,准备等苏暖买完了继续爬山。

    可是今天他是注定要破财的,因为苏暖打定了主意让他付钱。

    
    挑了两件手工簪子后,苏暖甜甜的回了头,“老公,你觉得好看吗?”

    这时摊主说道,“姑娘长的漂亮,戴哪个都好看。”

    苏暖笑得开心,又对莫北道,“那我就要这两件了。”

    之后她便一直看着莫北,然后从脸上的表(情qíng)从开心到落寞,之后便把簪子还给了摊主。

    她蔫蔫的低着头,开始往山下走。

    莫北暗暗吐槽了几句,狠了狠心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百元人民币,然后买了簪子赶紧去追人!

    等他追上人,发现苏暖正在掉眼泪。

    “怎么了这是?好好的哭什么?”

    苏暖是既不回话,也不出声,就是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就她这么个哭法,直接把莫北哭懵了。

    “说话,再不说话我就走了!”他感觉自己不撂点儿狠话不行。

    没成想,苏暖哭的更厉害了。

    “我说你到底哭嘛啊?你要的簪子不是买来了!”

    本是正掉眼泪的人咬上了下唇,模样比先前还可怜,不过总算是开了口。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跟我告白!干什么还说要跟我结婚!我讨厌你!”

    面对这种指责,莫北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可惜他一正常人又没法跟个脑袋不正常的解释。

    若是苏暖真是他女朋友倒也好办,抱着说几句好听的总能把人哄好。

    可现在这种(情qíng)况,别说搂抱了,好听的话他都不能说!

    万一苏暖当真了怎么办?

    因为莫北的沉默,让苏暖更加伤心,她感觉自己猜的没错,她的男朋友就是不喜欢她了。

    其实她早该知道的,她在医院里住了那么多天,他都没去陪她,也没给她打过电话,明显是不想再理她了。

    可怜她还傻傻的跑到公司找人,又让人送她礼物。

    他现在肯定讨厌死她了吧?

    莫北作为一个正常的男青年,肯定是猜不到精神病人的脑回路,但他隐约能感觉到苏暖在生气。

    没错,不是伤心,是生气。

    “苏暖,你要把自己不懂的事(情qíng)告诉我,不能自己猜。”

    “你为什么要玩弄我的感(情qíng)?我看起来很好骗吗?我讨厌你!”

    苏暖向下走的速度很快,莫北紧步在后面追。

    为了赶紧把人追上,他是把俩台阶当一个走。

    就算这样,他也是追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把人追上!

    喘了几声他道,“我发现你是真能跑!先别说话,听我说!我现在告诉你,我没有玩弄过你的感(情qíng),也没有骗过你!听清楚了吗?”

    苏暖的眼睛眯了起来,“你是说真的吗?”

    莫北点头,他没力气再多说。

    也就瞬间的功夫,他的脖子上挂了两条胳膊,紧接着怀里多了个人。

    这还是头一次,两人挨得这么近,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到。

    莫北用食指轻轻推了推挂在(身shēn)上的人,见推不动他开始用手掰。

    “有人过来了,注意下影响。”

    苏暖被他说的直接红了脸,然后小心翼翼的在一旁站着。

    等那些人过了,她才开口道,“对不起。”

    莫北在心里叹气,他这恋(爱ài)谈的,既不能亲也不能摸,遇到投怀送抱还得把人推开。

    问题是他这便宜女友还想一出是一出的,都不如当光棍来的好。

    因为闹矛盾的时间有些久,等两人下山已是中午。

    旅游景点的饭菜都贵,为了省钱莫北买了几个玉米棒子。

    他本以为苏暖会有意见,没成想竟高高兴兴的跟他一起在马路边上啃玉米。

    “好吃吗?”

    “嗯,和你在一起就好吃。”

    “还(挺tǐng)好养。”

    苏暖抬头看着莫北,然后很认真的说道,“我会听你话,我会做一个好妻子。”

    莫北被噎的咳嗽了起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好。

    如果他还年轻,陪着她玩几年倒也无碍,如果能治好她的病,就算来个假结婚都行。

    可他今年都27了,村里有名的大龄青年,他姐已经急得有了白发。

    在回去的途中,苏暖趴在莫北的肩上睡着了,她睡得不是很安心,一直用手抓着莫北的胳膊。

    睡得时间也不长,一刻钟后便醒了。

    她揉了揉眼,又把脑袋靠在了莫北的肩上,“老公,我很喜欢你。”

    莫北听了觉得像个笑话,“你喜欢我什么?”

    明明之前一直不愿意搭理他。

    苏暖微微一抬头,“就是很喜欢啊,喜欢和你在一起,喜欢我们结婚,喜欢我们有自己的孩子。”

    见到前面的人回头,苏暖停下了正在说的话。

    她把自己的手覆上莫北的,静静的享受着午后时光。

    可惜莫北可没有她的闲心,此时的莫北特别矛盾,一方面享受美人在怀,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很不道德。

    想把人推开,又怕苏暖在车上闹脾气。

    挣扎了片刻,他把双眼转向窗外,把灵魂和(身shēn)体一分为二。

    等到了市里,不管苏暖怎么不想,他都坚决的把人送了回去。

    并拒绝了苏家人的挽留,他一脸惆怅的出了苏家的别墅。

    他希望苏暖能赶紧好起来,他怕再这样下去会没了耐心。

    若真是没了耐心还算好的,没了理智才是最糟糕的事。

    苏暖,高材生,美女,富二代,哪一样都跟他不搭边儿。

重要声明:小说《良婿,请等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