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朋友2

    最终,德子的尸体被暂时放在楼梯下的角落存放起来。

    林队冷冷地落下命令,要等待丧尸狂潮事件结束后,才让人前来收拾,现在每离开一刻,学校里还活着的学生们都遭遇多一份危险,尽管在德子那几个兄弟的极力反对之下,林队也只是冷漠地打电话通知外面那些扎在((操cāo)cāo)场里的军兵们前来收尸。

    然而在场所有的军人都知道,眼前这个表面上冷脸无(情qíng),仿若变得机器(性xìng)化的林队,内心里其实才是自责最重的那一个。

    德子临死前所说的任务,他们收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仅仅是去义无反顾,尽最大的力量,最快的速度去拯救还处在水深火(热rè)的学生们就对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幕在陈景阳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从小到大,他的手机通讯录也没有超过四个,除了父母和老师,他就再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

    从小生活在父母吵架,从他们口中听得无数推卸责任,怒火中说出的过分话。在这样的环境长大,他对这个(阴yīn)暗的世界并没有一丝的期待,但他却对周围的一切看得十分通透。

    就连极为重要(爱ài)(情qíng),在各种矛盾下和小事也会显得如此脆弱。

    更何况是生活中那些因为偶然或是巧合结交的朋友。

    这些话,一直都是陈景阳心中的信条,但自从他经历了安东事件后,便明白了亲(情qíng)的可贵,再之后更是结识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可以说,他在这段时间里,得到了心灵的解放。

    但如今,看到了德子这种为了朋友舍弃生命的做法,尽管气氛极度压抑,但他感觉自己心中有些羡林程。

    “我……也可以拥有这样的朋友吗?”

    陈景阳在内心问了自己一句,继续跟着这一群为了死去的战士而奋(身shēn)拼搏的军人们。

    *********

    “好了!你就站在走廊通道口处,在这里等着陈景阳他们经过,然后把他们指路带到我的房间,只要你好好表现,我不介意放过你。”

    如今已经变成拥有强大**和不死丧尸(身shēn)的丰卫,正一手拎着燕南,走在宿舍三楼走廊处的路口,讥讽的道。

    不知道为何,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被陈景阳拎小鸡一样提着他的脖子举了起来后,他死后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力量型的精英丧尸附(身shēn),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喜欢模仿陈景阳那样,以力量碾压弱小的对手。

    当然了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认为罢了,陈景阳只有在面对绝对的弱于自己的对手时,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地以力量压制别人。

    本想把燕南安排到宿舍楼下门口将陈景阳等人骗上来,但是,死过一次的丰卫不由得变得多疑起来,他担心燕南不顾生死,直接在楼道下警告陈景阳等人,让他们逃离这里,或者是向军队请求支援。

    于是乎,丰卫选择了一个最稳妥的方法,那就是安排燕南在三楼楼梯口处将陈景阳等人骗来自己的房间,然后联合自己房间里的那几只精英丧尸,在那种狭窄不通的地方对这些只比普通人强一点的军人,进行单方面压制,甚至屠杀也说不定可以。

    “好好干,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只认识一个来月的人拼上(性xìng)命吧,你不是还有属于你自己的梦想吗?燕南。”丰卫轻轻地拍了几下他的肩头,用一副上位者的语气(诱yòu)导着燕南。“你只要把陈景阳骗过来,一切就会过去了。知道了吗,虽然我很好,但……别((逼bī)bī)我亲手杀了你。”

    直至丰卫转过(身shēn)去,慢慢朝着自己那个埋伏危机的宿舍走去,还向着燕南慢慢传来警告和(诱yòu)惑的声音。

    “嘶……”听到丰卫的那一句梦想后,燕南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他呆若木鸡地看着这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楼梯口,还有楼下传来的枪击声,丧尸吼叫的声音。

    这一切让他感觉到那么的不真实,一直以来调查的怪奇事件,如今确切出现在自己的(身shēn)边,可是,自己却要在今天死去了。

    他想了很多,但最后却决定,只要陈景阳他们一来,就警告他们逃离此处,丝毫不顾体内的丧尸病毒被丰卫引爆。

    或许是感觉自己处于生命的倒计时,他就这样站在这条楼梯的通道口,想了很久,想了自己的父母,想了自己的那个追求世界所有猎奇怪谈事件的梦想,还有想了自己认识没有多久,却是唯一的朋友,陈景阳。

    (情qíng)感敏锐的他,知道陈景阳是真心当他朋友的,同样的,既然对方现在不顾危险来救自己,他又怎么可能再去装死,出卖朋友,苟且偷生。

    其实他很想现在就大喊让下面的人不要来,但他担心自己的意思无法表达完整,就被埋伏在这楼梯天花和角落附近的丧尸解决了。

    “上去!小李带人守着左!我守着右!在最后一楼里,我们不能再发生伤亡了!”

    林队威严愤怒的声音传来过来,同样响起的,还有几颗子弹枪击的声音。

    三楼和二楼的楼梯中间交界处,一只精英丧尸被打飞,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然而却没有人欢呼。

    只有一群军纪严明的战士跟着带头的林队冲了上来,整条队伍沉默不语,看起来异常冰冷肃杀,再无刚才那种轻松的气氛。

    “最后一层了,大家谨慎一点,我不希望再次发生德子那种事(情qíng),就算是要死,也只能我先死!”陈景阳和林队一行人,正式冲进了三楼的楼梯口。

    “燕南!?”

    这时,陈景阳才注意到,燕南竟然守在楼梯口,眼神空洞地望着他们一行人。

    与此同时,数十双的军人将眼神看向燕南,林队也想向燕南询问一下这间宿舍的(情qíng)况,但考虑到对方是陈景阳的朋友,也不好率先提问。

    “快跑!!里面的303宿舍和天花还有很多墙角都有埋伏!!丰卫复活了!而且还占据了一只丧尸的(身shēn)体!!在这种地形你们持枪对付这么多怪物,根本就没有胜算!”

    还没等陈景阳提问,燕南就一连串地说出各种惊爆心脏的消息。

    “那你还不快跟我们走??!快点!”陈景阳猛地反应过来,他相信燕南的话,但同时也察觉到燕南的(身shēn)后有一丝危险。

    “我中了尸毒,走不了了,你们走吧,快点走!反正这里也没有学生要救……大家走吧。”燕南说完那些话后,呆呆地注视着自己开始变黑的手掌,眼神有些空洞。他知道自己违逆了在自己(身shēn)上下毒的丰卫,他将会面临什么后果。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降,用手肘一把夹住燕南的脖子,将他夹着挟持了起来。

    咔擦,咔擦!咔擦!

    无数道步枪上膛的声音响起,数十个军兵举起步枪瞄准那个挟持燕南的黑影。

    “哈哈哈哈哈!!!走?燕南的命你不要了?!我们又见面了!陈景阳!!”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燕南你这小子被我的尸毒威胁,竟然还不要命的提示一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陈景阳?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嗯?”

    黑影微微用力捏紧手肘,燕南不自觉地发出一声痛呼,但却很不屑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黑影正是丰卫,此刻他穿着一(身shēn)教官的黑衣制服,配合着精状的(身shēn)材,和凌厉的眼神,整个人,或者说丧尸,看起来颇具几分强势的感觉。

    “你的好兄弟就在我前面,你让他们开枪啊!陈景阳!!就(射shè)我这里!就是不知道你的兄弟会不会被子弹擦中,随便被打爆头而已!”

    丰卫用空出的手指着自己的头,张狂地道。

    “反正他都已经中了丧尸毒了,我想他也不希望变成丧尸,与其让他在屈辱中死亡,还不如让他带着你成为枪靶子一起去死更好,你说是吗?燕南。”

    陈景阳故作镇定的笑道,实际上他在看到燕南中了尸毒后还拼死告知他们要逃命和有人埋伏的消息,也是心中一悲,并且大为感动,毕竟在他以前到现在,可是除了父母就没有肯为自己放弃生命的人了。

    但今天,燕南是第一个,他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当他看到丰卫这个丧尸病毒的主使者挟持着燕南后,不由得心生一计,既然对方不立刻把燕南变成丧尸,而是当成把柄用来威胁他们,那丰卫就肯定要想办法将燕南(身shēn)上的尸毒抽出来,再用来当成把柄才有威胁的用处,否则他捉走一只变成丧尸的燕南,还有谁会管他。直接开枪连他和燕南(射shè)死就是了。

    “是啊!开枪把我打死吧,反正我都是要变成丧尸的了!”

    燕南和他的眼神交接,似乎是理解到了他的意图了,也是极为配合地做着夸张表(情qíng)大喊起来。

    “你该不会以为,我们会对变成丧尸的燕南留(情qíng)吧?林队,准备连带丰卫一起(射shè)死吧,反正燕南也不想变成丧尸!”陈景阳厉声道,语气冷酷而又绝(情qíng)。

    “哼!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想让我忌惮,不把燕南变成丧尸,然后你找机会将他救回来罢了。”

    丰卫一手插在燕南的颈部血管表皮处,燕南手上的黑血和部分自(身shēn)的干净血液被他抽出,虽然整个人看起来脸色苍白虚弱,但(身shēn)上的丧尸毒血很明显已经被抽光了。

    “如果这是你的计谋的话,你成功了,但是……接下来,我会给你机会救你的朋友,我要把燕南带出去,你想要救你的朋友就跟着我来吧!!陈景阳!”

    他一手提着燕南,桀桀大笑,大步流星地朝着宿舍左侧尽头的玻璃冲去。

    “要(射shè)吗?”

    林队对站在自己(身shēn)旁握紧拳头的陈景阳眨了眨眼,有些焦急的提问着。

    “不用,我的朋友,我亲自去救,所以接下来,丰卫这个丧尸狂潮的主使者就交给我对付吧。再说了,刚刚燕南在被丧尸病毒控制威胁的(情qíng)况下还敢不要命提示我们逃跑,这份(情qíng),太沉了,我一定要还,或许我这个举动有点任(性xìng),但希望你能理解。”

    阻止了林队想要连同燕南一起(射shè)击的举动,他边走边道。

    “作为我这次行为的代价,丰卫的命,我一定会取下,送给林队来祭典德子的在天亡魂!”

    林队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到德子的名字后,他想起这个为了自己付出(性xìng)命的兄弟,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砰!!

    最左侧楼道的玻璃窗被撞得破碎,丰卫挟持着燕南从三楼跳了下去,左侧窗户那里是学校的后山,一片占地面积巨大的后山小树林。

    伴随着这句话说完和玻璃的破碎声响起,陈景阳的(身shēn)形已经跟随在挟持着燕南的丰卫(身shēn)后,从三楼处高高跃下。

重要声明:小说《幻想之门被打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