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古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最帅的帅白 书名:医路风云
    楚天羽听着台下众人的惊呼声,诧异的看相赫尔达,狂化?有趣的异能,哪个不靠谱的家伙真是把好端端的末世弄得乱七八糟的,丧尸、巨蛇、异能者,还真是有够乱的。

    不过楚天羽并不担心,就算他不是赫尔达的对手,但保住小命还是没问题的,他的隐逸技能可还没用,使用这技能足够他逃之夭夭,正因为有了这张底牌在,楚天羽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上台竞技,他可不是没脑子的人,就算未来战士这(套tào)铠甲在强,可为了这东西丢掉小命肯定是非常不值得的,他正是有保命的隐逸技能在,才敢上场。

    此时赫尔达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青灰色的皮肤已经成了火红色,并且(身shēn)上冒着层层的正气,看起来有些像是一团岩浆,不,应该是岩浆巨人。

    作为此次比赛的主持人对狂化中的赫尔达也很是忌惮,生怕这个疯子发起狂来把自己干掉,他根本就不敢跟刚才似的走到台中间宣布比赛开始,而是站得远远的道:“比赛开始。”

    话音一落,赫尔达突然(身shēn)体后仰,双臂张开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声,声音大得震得地面都在颤抖,更是震得所有人耳中嗡嗡作响,陷入狂化的赫尔达就是个怪物,没有感(情qíng),没有理智,唯一知道的只有杀戮,不停的杀戮,杀光所有活着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丧尸,又或者什么动物,它不把这些东西撕成碎片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赫尔达怒吼一声后立刻向楚天羽冲了过去,巨大的双脚踩在地面上立刻出现一个个的大坑,坚硬的水泥地面在赫尔达的双脚下脆弱得就好像是豆腐,他发出跟怪物一般的怒吼声,如同一辆急驶而来的火车般冲向楚天羽,速度快得吓人,声势也同样让人胆战心惊。

    看着飞快((逼bī)bī)近的赫尔达,让楚天羽想到了巨力丧尸,在某些方面他们真的很像,同样的高大,同样的面目狰狞,同样的声势((逼bī)bī)人,但赫尔达到底不是皮糙(肉ròu)厚并且力量惊人的巨力丧尸,他依旧是个人类。

    既然是人类,就有人类的弱点,并且楚天羽很清楚人类异能者的弱点——防御值太低,根本就没办法跟皮糙(肉ròu)厚的2级丧尸相比,哪怕再像,在防御值上也差得太多了。

    赫尔达此时已经冲到了楚天羽跟前,他猛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比他弱小得跟一只鸡仔似的楚天羽,然后把他撕成两截。

    但就在赫尔达的大手要抓住楚天羽的时候,楚天羽的(身shēn)影突然在原地消失,没人看清他是怎么消失的,又跑到了什么地方,大家只是感觉眼前一花,楚天羽的(身shēn)影就不见了,当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竟然高高跃起来到了赫尔达(身shēn)旁,然后跟他擦肩而过。

    当楚天羽落到地面的时候,赫尔达费力的想转过头来,但最终也没没能实现这个愿望,他庞大的(身shēn)体“轰”的一声到底,大股的鲜血从他的脖颈中喷出,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出现在众人眼前,深可见骨。

    赫尔达的死法跟老驴一样,都是被楚天羽一击干掉,都是被他切断了颈部的动脉,也都是死得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楚天羽为什么就突然到了他们(身shēn)边。

    静,死一般的寂静,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

    在楚天羽刚上台的时候除了安德烈、窦芷怡、吴元维三个人外就没人看好他,都认为楚天羽是个脑子坏道的家伙,不然他怎么敢上去送死?

    但是现在看来,楚天羽不是去送死的,而是去杀戮的,强壮的老驴不是他一击之敌,陷入狂暴的赫尔达同样不是他的对手,台上那个看起来瘦弱的家伙简直就是个变态,没人能挡住他一刀,并且也没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的刀,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如同转瞬即逝的闪电,快得惊人,也同样吓人。

    江思晨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会这么强?连赫尔达都接不住他一招!”

    江思阳则是长长出了一口气,小姑娘虽然打小跟着姐姐到处骗人,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她会骗人,但却不想有人死掉。

    吴元维猛的站起来,伸出双手欢呼道:“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安德烈跟窦芷怡则是满脸的笑容,他们确实发财了,第二场楚天羽的赔率同样很高,因为还是没人看好他,几乎所有人都压了赫尔达赢,谁想他还是瞬间就被楚天羽干掉了,这么一来安德烈、吴元维、窦芷怡三个人赢了一大笔,((操cāo)cāo)办赌局的人也狠狠的赚了一笔。

    胖子面色古怪的上了台,但却不敢离楚天羽太近,一开始他感觉这小子是个疯子,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可谁想真正的杀神就是他,老驴死了,赫尔达同样也死了,这家伙强得可怕。

    胖子生怕楚天羽杀得兴起把他也干掉,所以站得离他远远的,声音有些走调的道:“下一个。”

    换成以前接下里要上场的人肯定就上去了,但是今天遇到楚天羽这个变态,等候比赛的人却不敢上去了,实在是楚天羽太强了,他们自认实力就算比老驴跟赫尔达强,也只是强上一点,这两个人对上楚天羽可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全都是被一招干掉,对上这么一个变态的家伙,自己上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胖子看迟迟没人上来,立刻不耐烦的骂道:“下一个到底是那个混蛋?赶紧上来,你应该清楚参加了生死格斗赛而不上场的下场。”

    听到胖子的话,台下立刻有人打了个冷颤,他就是接下来要挑战楚天羽的人,他也同样清楚如果弃赛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比赛的举办者是不会放过他的,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处死他。

    想到这,这人不得不缓缓走上了台,看到这人楚天羽一愣,其他人也是一愣,到不是这人相貌太过古怪,而是因为他竟然是个孩子,一个只有七八岁大小的孩子,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典型的小正太。

    一个孩子怎么来参加如此残酷而血腥的比赛?这什么(情qíng)况!

    小男孩楚楚可怜的看着楚天羽哀求道:“叔叔不要杀我好不好?”

    看台上的人有认出了小男孩,立刻是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在这了?

    但很多人都不认识相貌清秀的小男孩,有人抱怨道:“搞什么鬼?让一个孩子来参加比赛?你们举办方都是白痴吗?”

    不过还是有很多心态扭曲的人高呼道:“杀了他,杀了那个该死的孩子,我讨厌他那张脸。”

    窦芷怡满脸疑惑的道:“什么(情qíng)况?怎么会有孩子来参加比赛?”

    安德烈跟吴元维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场再次乱成了一锅粥,说什么的人都有。

    楚天羽不是个只知道杀戮的变态,你让他对一个孩子痛下杀手,他肯定是办不到的,于是他转头看向主持人,也就是腰间还挂着个人头的胖子。

    胖子同样是满脸的迷茫之色,看看楚天羽匆匆下台找人去打听(情qíng)况了。

    江思晨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的那个孩子,思索了好一会突然眼睛一亮道:“是他,这家伙怎么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江思阳不解的道:“姐他是谁啊?你认识他?”

    江思晨笑笑道:“当然认识,只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他到了这里,别说话了,等着看好戏吧。”

    过了一会胖子再次上了台,看看楚天羽,又看看那孩子后大声道:“比赛开始。”说完急匆匆的下去了,看他那惊慌的样子,好像(屁pì)股后边有丧尸追他一般。

    小男孩听到胖子的话,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哀求道:“叔叔不要杀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

    现在沦到楚天羽满头的雾水了,这特么的到底什么(情qíng)况?举办比赛的家伙真变态到让这个小男孩上来送死?

    说实话楚天羽对这孩子真下不了手,他可不是变态,怎么忍心杀死眼前这个可(爱ài)的小正太那?

    胖子一下台就有人高呼道:“杀了他,杀了他,快点杀了他。”

    显然这些人都很想看到楚天羽是怎么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的,如此残忍的一幕会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会让他们兴奋得忘记一切。

    窦芷怡捏紧了拳头大喊道:“楚天羽你可不能杀死那孩子,听到了吗?”

    安德烈狐疑的看着站在台上无依无靠,还在大哭的小男孩,感觉很是不对劲,但到底那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感觉眼前的一幕太古怪,也太不正常了,相当的不对劲。

    吴元维为难的抓抓头道:“举办这场比赛的家伙是不是变态啊?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上台。”

    江思晨冷冷的看着楚天羽喃喃自语道:“这下你死定了,混蛋。”

    江思阳听到了姐姐的话,立刻担忧的看向台上的楚天羽,还有那个依旧在大哭还不停求饶的小男孩。

重要声明:小说《医路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