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杀敌立威

    哈彦骨对乌力罕竖起大拇指赞道:“乌力罕将军说得对,就给你五千勇士将这些可怜的兔子消灭,将军意下如何?”

    乌力罕傲然道:“将军请放宽心,保证完成任务。”

    “好!”哈彦骨举起桌上的马(奶nǎi)酒道:“饮了这碗酒,祝愿我们的勇士凯旋归来。”

    苏德虽然也有疑心,但实在想不出羌人(骚sāo)扰的原因,只好默然作罢,起(身shēn)说道:“既然将军一定要去,我也祝将军胜利归来。”

    喝完酒后他又指着乌力罕桌上的羊腿说道:“将军还未吃早餐,不如吃点羊腿再出发吧。”

    “不用了!”乌力罕拍着(胸xiōng)脯道:“有了这么多兔子(肉ròu),羊腿等我抓到了兔子一起吃。”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什么,大笑道:“当年关羽温酒斩华雄,我这次也来个(热rè)羊腿抓兔子,保证我回来的时候羊腿还是(热rè)的。”

    “哈哈哈!”匈奴将领都仰天大笑,虽然觉得乌力罕的比喻不怎么形象,但对付那些一直逃跑的羌人,他们还是没什么担心的。

    乌力罕离开之后,哈彦骨等人继续饮酒,等待胜利的消息传来。

    乌力罕点齐兵马来到营寨口,正好看见一队羌兵撤退,大喝道:“你们这些胆小的兔子,这次又想要逃跑吗?”

    “勇士们,随我追击这些可怜的家伙,不要放跑一个。”看羌兵仓皇而退,乌力罕一马当先,追了出去。

    “冲啊!”匈奴士兵轰然答应,催动战马,嗷嗷怪叫着追击前面的羌族士兵。

    虽然匈奴的骑兵凶猛,但羌人的骑兵其实也不弱,短时间内战马奔跑的速度不相上下,敌人就在眼前,却偏偏追不上,乌力罕愈发焦躁。

    追了一阵便见他们转过一个山坳不见了,乌力罕并不多想,继续带着士兵追击,忽然看到有一队兵马在前面摇旗呐喊,耀武扬威。

    乌力罕不由大喜,当下怒喝一声,催促前军组成冲击阵型冲向羌军,这一月多来已经没有真正厮杀了,这一战他等得太久。

    战马刚刚加速,突然冲在最前面的战马都惨叫倒地,后面的士兵根本来不及反映,也被全部绊倒在地,成了滚葫芦一般。

    乌力罕大吃一惊,凭借精湛的骑术带过战马,但其他士兵可就惨了,尤其冲在前面的都莫名其妙地倒地,后面的士兵继续压上,死伤无数,烟尘四起。

    战马也倒在地上哀鸣不起,乌力罕半天才停住战马,回(身shēn)看去,惊怒不已,就算是战马倒地,一般(情qíng)况下也会立即爬起来。

    但眼前所有的战马都倒在地上挣扎,却没有多少能够站起来的,勉强站起来的也都嘶鸣着再次卧倒。

    后面的士兵有一部分急忙勒住战马,但马匹都受到惊吓,一时控制不住,乱作一团,人喊马叫,尘土飞扬。

    “小心埋伏!”惊怒之中,乌力罕心生不妙,这可能是羌人的诡计。

    刚要下令的时候,突然(身shēn)后一阵呐喊,有两队骑兵从山林中杀出,同时左右两侧也有羌兵杀来,乌力罕一看四面受敌,面沉似水。

    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举起手中的长枪喊道:“迅速摆阵,随本将军冲杀出去。”

    话音才落,胯下的战马突然长嘶一声,前蹄子高扬,乌力罕连忙控制缰绳想要稳住战马,战马却倒在地上,挣扎不起。

    原来正是赵广(射shè)中了乌力罕的坐骑,自从上次(射shè)杀王双失败后,赵广便记住刘封“(射shè)人先(射shè)马”的口诀,每次都是先瞄准敌将的战马。

    亲兵见主将坐骑被(射shè)杀,忙有几人围过来,将乌力罕保护在中间,还没来得及让出坐骑,左侧的张苞和姜维已经领兵杀到。

    姜维纵马挑开几名亲兵,张苞更是挥舞着钢枪如入无人之境,几下子就冲到乌力罕跟前,乌力罕刚爬起来,就被张苞一枪刺穿(胸xiōng)口,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其他匈奴兵没有主将带领,又被四面围住,只好各自为战,所有的羌族士兵早就被匈奴人追得心中愤懑,这次抓住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全被斩杀在当场。

    “好样的!”乌里在山头上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大笑道:“终于轮到我们胜利了。”

    和几位亲信欢呼之后,转(身shēn)对刘封抱拳道:“此战全仰仗燕王了。”

    虽然场面有些惨烈,但也是无奈之举,这两个种族结怨太深,抓俘虏的可能(性xìng)太小了。

    刘封深吸一口气,言道:“大王客气了,这就叫‘骄兵必败’!马上派人打扫战场,我们还要面对匈奴人更猛烈的报复。”

    乌里脸色一正,点头道:“燕王提醒得是,这才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半个时辰之后,俄何等人前来复命:“战场已经清理了,只是匈奴人不见这些部队回去,定会派人来查探,该如何应付?”

    刘封冷笑道:“我们就是要让他们来查看,如法炮制,再杀他们一次。”

    “啊?”乌里吃惊道:“燕王的意思是用同样的方法?他们会上当吗?”

    邓艾闻言笑道:“大王不必担忧,这次匈奴人一个都没有逃回去,他们并不知道是怎么败的,所以陷马坑还是能再用一次的。”

    “可是,”乌里指着山下的地形说道:“这些陷马坑已经被破坏了啊!”

    刘封看都收拾得差不多,对乌里抱拳说道:“实不相瞒,我已经让邓将军选好了另一个战场,我们现在就去准备。”

    “啊?”乌里现在对刘封言听计从,十分信服,听说还有准备,连忙跟着刘封前去。

    “战事千变万化,此战要根据刚才的战场(情qíng)形来布置,所以事先并未向大王说明,还请大王见谅。”刘封边走边说道。

    乌里在马上抱拳道:“燕王不必如此客气,以后兵力部署,人马调遣全部交与燕王处理就是了。”“大哥,”两人正说着话张苞等人也都跟了上来:“已经按照你的安排弄好了,那个匈奴主将的脑袋就挂在路中央,相信他们一眼就能看到。”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蜀汉中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