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昂

类别:台湾小说 作者:Arzumu 书名:灯铃
    <h2>Chapter 2. 昂</h2>

    莱特学院位於首都艾米诺尔附近的山上,只要沿着艾米诺尔东边的山路一路往上走,很快就能到达莱特学院。

    至少录取信上是这麽写的。

    「甚麽叫很快就能到达…?」一名少年喘着气靠在路边的树木上,他的双脚因为使用过度不停地颤抖。

    这名少年有着一头漆黑短发,部分的发尾和浏海像挑染般,呈现一种缬草紫的紫色。一双漆黑的双眼因为疲倦呈现半眯的状态,大量的汗水不停地从少年的额间滑落,他虚弱的将头往旁一撇。

    「该死…我在这里做甚麽啊…?」少年的视线自然的落向地面,那里摆着一个小行囊和一封已经开过的信。那封信封上印着一个小小的金色图案。

    那是一个将大大的『L』包围住的块状火焰。

    「为什麽会被录取啊…?」少年虚弱的喃喃自语,他伸手将那封信从地上捡起。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他还是从头开始阅读起信件。

    『北条朔(日rì)先生您好。

    我们十分荣幸的通知您,您通过本学院的入学试验。请您在九月一号当天中午,直接到本学院门口报到。本学院位於艾米诺尔附近的山上,只要沿着艾米诺尔东边的山路一路往上走,很快就能到达本学院。

    我们期待您的到来,欢迎您加入本学院。

    罗瑟?雅菲曼?萨拉罗夫院长敬上。』

    看来他们拒绝了他的提议,没有将北条朔(日rì)换成昂。少年不悦的想着,他将信折好塞进口袋之中。他明明很坚持的告诉过学院的人,但那群官腔的家伙似乎将他的提议当作耳边风。

    这名少年便是那位坚持将自己称为昂的北条朔(日rì)。他伸手拍了拍不再颤抖的双腿。

    「好多了,应该能再继续走上一段路。」少年,昂自言自语地说道,他转头望向走来的路。

    虽然信上确实没有说要走多久,但他已经走了将近快四个小时。距离报到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但他还是连个建筑的影子都没瞧见。

    「到底还有多长的路啊…?」昂虚弱的说道,他将行囊从地上一把抓起。他转头望向蜿蜒的山路,昂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算不愿意,也得继续走才行。

    早知道那个时候就租一辆动力车代步了。昂愤恨地想着,他原本以为信上用『走』丶『很快』这些字眼,路程应该不会太远才对。而且莱特学院也不是甚麽偏辟的冷门学校,它可是全光明大陆中最有名的学院。

    而这个最有名的学院,居然盖在一个徒步超过四个小时也走不到的鬼地方。昂越想越气愤,他愤怒的凝视着地面并快速地走着。

    到底又走了多久?昂不确定他到底走了多少的路。毕竟不管走多久,周遭的风景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昂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汗水已经将(身shēn)上的衬衫完全沾湿,他痛苦的摇晃着(身shēn)体行走。

    呜…好累…好想休息。昂渴望的望了路边的树木一眼,他用力的摇摇头。不行,如果再休息下去的话,不知道甚麽时候才到得了那个该死的学院。

    只要再努力一下。昂努力地走着,不知道为什麽,眼前的世界好像开始摇晃起来。

    应该只是错觉吧?

    只要再努力一下…昂皱紧了眉头,眼前的世界不只开始摇晃,甚至出现闪烁的黑影。

    是不是该休息一下呢…?

    「唉呀?」昂眨了眨眼,他似乎滑了一下。

    等他意识到之前,他眼前的景色早已被黑暗垄罩。

    「少年,你没事吧?」

    恩…?昂疑惑了下,有人在叫他吗?

    「少年,醒醒。睡在路边会着凉的。」伴随着话语,一道重击打在昂的脸颊上。

    「痛…!」昂立刻睁开眼睛,他疼痛的坐直(身shēn)体。

    「醒了吗?」

    昂皱起眉头,他的眼前蹲坐着一名黑发男子,他(身shēn)上穿着一(身shēn)贴(身shēn)的黑色西装,腰间似乎别着一根圆顶的黑色手杖。男子放下原本高举的手,这个举动使昂微微皱起眉头。

    他怀疑要是他刚才没醒来的话,那只手可能又会朝他的脸颊挥下一记重击。

    「你是新生吗?怎麽会睡在这种地方?」男子一脸严肃的问道,「这样会着凉的,你知道吗?」

    不,一般来说,看到人倒在路边不会认为他是在睡觉吧?

    不过说到新生……

    「啊!」昂急忙望向天空。天空的光芒明显黯淡下来,原本明亮的光芒转变成一道柔和的白光。

    已经过了下午六点吗?昂瞪大了眼。由於光明大陆中没有阳光,所以所有的照明都来自於都市四周的巨大照明柱。只要经过下午六点,照明柱便会将光线调暗,以便让人们知道时间的变化。

    「不好意思,现在几点了?」昂着急向那个男子问道。

    「晚上九点五十一分。」男子立刻回应道。虽然昂没注意到,但男子回应时,没有特地去看任何能显示时间的工具。

    九点五十一分吗…?昂虚弱的吐了一口气,距离报到的时间已经过了九个小时了。他应该不用去报到了吧?

    「你还没回答我,少年。」男子依旧专注地盯着昂,「你是莱特学院的新生吗?」

    「原本是没错啦。」昂虚弱的说道,「不过现在应该没差了。」

    「新生报到的时间是中午。」男子的语气十分肯定。

    「你没搞错,确实是中午。」昂虚弱的摇摇头,他努力将自己扶起。

    「迟到的新生,必须接受学院长的惩罚。」男子像是在背诵一般说道。

    昂皱起眉头。迟到的新生,必须接受学院长的惩罚?

    「所以我现在还能去报到?」昂小心翼翼的问道。

    「所有被录取的新生,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拒绝,都必须前往学院门口报到。」男子说道,他严肃的望着昂,「要休息是可以,但请适可而止。学院长很辛苦,必须点完所有的人才能离开。」

    「咦?」昂眨了眨眼。所以那个学院长还在门口站着等他?即使站了九个小时?

    「你快成功刷新迟到最久的纪录了。」男子思考了一下,他正色地说道,「上次的纪录是十点零二分五十八秒。」

    等等,你为什麽会记得这种东西?昂抽搐了下嘴角。但比起这个,他必须赶紧赶去学院报到才行。

    「不好意思,但…呃…」昂迟疑了一下,「该怎麽称呼你呢?」

    「赛伯诺斯?拉米利安。」男子立刻向昂伸出一只手,「称呼我为赛伯就行。」

    「呃…我是昂。请多指教。」昂眨了眨眼,他伸手握住男子伸出来的手。

    好硬。昂微微皱起眉头,硬到不像人类骨头该有的硬度。

    简直就像在和一块铁握手一样。

    「赛伯…先生,请问这里距离莱特学院还很远吗?」昂小心翼翼将手收回来并问道。

    「从艾米诺尔算,还不到一半的路程。」赛伯立刻回答道。

    昂抽搐了下嘴角。这是甚麽鬼学院?这分明是在搞学生吧?

    「我觉得我还是放弃好了。」昂望向赛伯说道,「你是莱特学院的学生吧?你能替我转告学院长,我应该是不去……」

    「不行。」赛伯强硬的拒绝掉。

    「咦?为什麽?」昂有些讶异的眨了眨眼。

    「所有被录取的新生,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拒绝,都必须前往学院门口报到。」赛伯再度重复之前说过的话。

    「不,我应该没办法在今天内赶到。」昂有些尴尬的说道,「请你帮我向学院长转告,我不会去报到……」

    「不行。」赛伯再度拒绝。

    这家伙到底想怎样?昂皱起眉头,他应该表达的十分明确吧?

    「所有被录取的新生,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拒绝,都必须前往学院门口报到。」

    「我说过了,这就是我的原因。」昂不耐烦的说道,「我没办法在今天内赶到,所以请你……」

    「凭你自己没办法吗?」赛伯打断了昂的话语,他严肃的问道。

    「正常人都没办法吧?」昂无奈的说道,「所以知道的话,就帮我带话给……」

    「那你介意有人背着你移动吗?」

    别一直打断别人的话…咦?昂眨了眨眼。

    「你说甚麽?」

    「你介意,我背着你移动到莱特学院吗?」赛伯的脸十分严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应该说,昂也无法想像眼前的男子开玩笑。赛伯整个人简直就像个机器人一样。

    「先不提我在不在意,这样太劳烦你了。再说,从这里到学院的路不是还有一半以上吗?」

    「所以你介意吗?」赛伯直接无视昂的问题,他正色的望着昂问道。

    「我是不介意啦,但这样不会……」

    「那你拿着这个。」赛伯再度打断昂的话,他伸手递了一个塑胶袋给後者,显然刚才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抓着这个东西。

    「这是?」昂疑惑的接过塑胶袋。透过塑胶袋的缝隙,他能看见里头装满大量的饼乾糖果。

    「主人托我买的,请你好好保管不要压到。」赛伯严肃的说道。

    主人?

    「啊啊,好的。」昂眨了眨眼。他不知不觉就顺着赛伯的话,将手中的塑胶袋好好地抓住。

    「很好,请你抓好我。」

    啊?抓好?

    等昂意识到之前,赛伯已经伸手将他抓了起来。

    「等等,你真的要背我过去吗?」昂惊讶的问道。

    赛伯没有理会昂,他将昂转到(身shēn)後,接着伸出双手紧紧的抓住昂的双腿。

    好痛…!昂的眼泪差点掉出来,腿上的力道大到几乎可以将他的腿直接扭断。

    「力道…太大了…!」

    「请注意好塑胶袋里头的东西,不要让他压到了。」赛伯无视昂的哀号,他再度提醒了一次。

    「呜…好的…!」昂按耐住流下眼泪的冲动,他急忙抓好手中的塑胶袋。

    「出发。」

    碰。地面瞬间响起一阵爆炸声。

    咦?昂眨了眨眼,剧烈的暴风瞬间流过他的脸颊,周遭的景象也以极高速的方式快速掠过。

    太…太快了…!昂的(身shēn)体瞬间被惯(性xìng)往後拉,要不是赛伯紧紧地抓着昂的双腿,他早就飞走了。

    饶了…我吧…!昂紧紧着抱着行囊和塑胶袋,他整个人几乎都在空中飞舞。在急速中,他的脑袋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还有下一次机会,他一定会乖乖的租一台动力车!

重要声明:小说《灯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