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Chapter 36(2.13第二更)

    此为防盗章  他是不会承认在灯塔等了她半小时, 又在徒弟的指引下, 找到了这边的。

    他来时,就见那女人坐在木栈道的尽头,背影窈窕,撑着两只嫩生生的手臂,姿仪闲适,侧着脸望向(身shēn)旁的少年,那般笑容明媚, 眉眼生动。

    这一幕,让曾嘉于觉得莫名刺眼。

    这女人狗胆包天,爽他的约,就是为了来这里, 和萧建伟谈笑风生?

    越是听到那欢笑声, 曾嘉于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这会儿卿卿主动和他打招呼, 他心底怒火稍减, 但面上丝毫不显, 仍透着能冻死人的温度。

    卿卿将几缕碎发捋到耳后,看了眼正无聊的建伟, “家里中午有点事,要不今天就算了,你自己在家复习吧。”

    “不行。”曾嘉于脸色一沉,双眼冷冷盯着她。

    卿卿轻叹了下, “那这样吧, 我先和建伟回家吃饭, 吃完再去灯塔找你。”

    这个回答还差不多,曾嘉于唇角微不可察地翘了翘。

    ...

    等卿卿到灯塔时,已临近下午四点。

    这段时间,曾嘉于陆陆续续拿给她不少钱,加起来有一百多块了,他每次都把裤袋翻个底朝天,卿卿偶尔看不过眼,推脱了下,却得到这样的回答。

    “我不需要用钱。”四平八稳的男人声音。

    得,这可是你自找的,卿卿懒得深究这人的脑回路,再收钱时心安理得。

    看来成为小富婆,指(日rì)可待了,卿卿美滋滋地想到。对上曾嘉于那张脸时,感觉似乎没那么可恶了。

    两人四目相对,曾嘉于皱起一双长眉,唇轻动了动,似乎想要斥责几句,但最后忍住了。

    卿卿知道自己来得太晚,不敢耽搁,教了大半个小时后,她的肚皮,忽然咕噜噜响了几声。

    她立刻低下头,轻轻捂住肚子。姐弟二人中午回去时,饭菜都凉了,她就扒了几口,这会儿饿得有些手脚发软。

    正想着喝水止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朝她伸了过来,修长的指捏着一块饼,黄澄澄的,映入她眼帘。

    曾嘉于的视线,落在白色的塔(身shēn)上。

    “从家里带来的,喏,吃吧。”他说,语气平淡。

    卿卿没接,她的目光细密如蛛丝,无声地审视着曾嘉于。

    虽然他有求于自己,但保不齐他在饼里下毒,毕竟与这人头一回见时,他可是叫嚣着要杀自己。

    卿卿挤出一个无可挑剔的笑,”这个饼太大了,我们一起吃。“

    “我不饿。”男人摇了下头,线条冷峻,声音利索。

    卿卿仍是笑,“那我吃大块,你吃小块嘛。”说这话时,她接过那块金黄的饼,掰开成大小两块,并将小的那块递到男人嘴边。

    酥黄的碎屑一点点掉在草稿本上,被风吹过,消散无踪。

    曾嘉于没有动,他不喜欢吃甜的,这块饼是今天出门前,田美兰硬放在他包里的。

    他不吃,卿卿怎么可能吃?

    她黑白分明的眼中,水光潋滟,饱含企盼。

    鬼使神差的,曾嘉于缓缓张开嘴来。卿卿眼疾手快,立刻将那小块的饼塞进他口中,又缩回了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她的指尖划过他温(热rè)的唇,带着少女特有的柔软细腻,仿佛有双无形的手轻挠着他心尖,那种感觉,怪异极了。

    卿卿看着他面无表(情qíng),腮帮子一鼓一鼓的,随着喉结的上下滚动,饼终于被他咽了下去。

    卿卿放下心来,呵呵笑着,也张开嘴,咀嚼起那块饼,壳酥内软,包着红糖,又香又甜。

    吃完饼,她教他到傍晚六点就散了。

    快入秋,天黑得早,两人下了灯塔,分别之际,她犹豫了下,声音很轻,“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曾嘉于眉峰扬了下,嗓音有点沙哑,“什么事?”

    “你那几个徒弟,是不是认识我家隔壁的胖虎?我听说胖虎最近在卖能亮的小灯,能帮我打听下,小灯电池都是哪里来的吗?”

    曾嘉于盯着他,目光起起伏伏。

    卿卿十指紧扣,背在(身shēn)后,睫毛轻颤了下,“胖虎说自己能做会动会飞的阿童木,建伟买过不少电池给他,我怀疑电池都被胖虎拿去别用了..”

    “好,我知道了。”曾嘉于右手半插在裤袋里,点了下头,转(身shēn)走了。

    卿卿定在原地,望着他背影,心头有点儿懵。“知道了”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没答应?

    她突然有点懊丧,早知道他是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她就不会鼓足勇气,说出这件事了。

    然而很快,她明白那句“知道了”的真实含义。

    第二天上午,胖虎找上门来。

    胖虎人如其名,又高又胖,堵在客厅门口,活脱脱是座移动的小山。

    但他的模样并不吓人,反而可怜兮兮的。左边眼窝里青青紫紫,嘴角边破了几道口子,看到卿卿和建伟时,肥胖的(身shēn)躯抖了下,不安地绞着手指。

    建伟有些吃惊,“胖虎,你让人给揍了?”

    胖虎摇头,抠了下鼻孔,“嘿,昨晚天黑,在院子里摔了一跤。”

    建伟喊他坐下,他也不坐,一会儿看看卿卿,一会儿看看建伟,慢吞吞从超大的裤袋里掏出许多电池,放到茶几上。

    “建伟,你给我的电池,都...都还你。”胖虎吞吞吐吐地说。

    “为什么?阿童木没做好?”建伟睁大双眼,很是不解。

    胖虎连连摆手,“不不不,是我...我骗了你。会飞会动的阿童木是骗人的,我只想要你的电池。”

    处于变声期的男孩子,声线慌乱又哑涩。

    建伟一(屁pì)股坐在沙发上,黑亮的眼珠子,瞬间变得呆愣愣的,毫无生气,就像蒙了层大雾。

    “对不起。”胖虎垂着头,低声说完这句,飞快跑出了萧家院子。

    一直没说话的卿卿,将电池一颗颗收进铁盒子,轻轻放到建伟膝盖上。

    “姐,我是不是很傻,这都能被胖虎骗?”建伟揪住自己的头发,声腔里满是丧气。

    “你要是傻,能考班上前五名?”卿卿半蹲下,定定看他,调笑道。

    建伟目露苦涩,也笑了笑。

    “会飞会动的阿童木,胖虎做不出来,别人未必不能做;现在做不出来,将来未必不能做。我可跟你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以后社会不定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呢。你呀,别想太多,好好学习,得做一个有知识、对社会有用的人。”卿卿一本正经地说。

    ...

    当天下午,橙厝灯塔上。

    “胖虎的事,谢谢你了。”卿卿看着曾嘉于,眼睛弯成月牙状,两颊露出浅浅酒窝。

    男人轻“嗯”了声,目光仍停留在82人教版英文教材上。

    是的,在系统无形加成下,他的水平终于实现了从草稿本到英文教材的飞跃。

    卿卿目光闪了闪,试探着问:“你昨晚去打了胖虎一顿?”

    曾嘉于这才抬头,很严肃地摇了摇头。

    第一,不是他动得手;第二,不是昨晚打的。综合下来,不是他昨晚打了胖虎一顿。

    因着他正义凛然的神色,卿卿怔了下。这货好歹是个皇帝,他不会无耻到连打人都不敢承认吧?

    算了,没必要多想。卿卿不是好奇心太重的人,也没凡事深究的习惯,就这样吧,就这样了。

    她无意识地蜷着手,轻叩指尖,小拇指最深处的骨节,浮出一个小窝,白白的,圆圆的。曾嘉于瞟了眼,心头蠢蠢(欲yù)动,很想伸出手,把那个小圆窝给按下去,但他最后忍住了,只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

    处暑过,白露至,到了鹭大开学前一天。

    两人上完最后一堂课,卿卿合上书页,起(身shēn)走到护栏边,背倚青黑砖石,抱着臂在(胸xiōng)前,眸中有明亮的光闪耀,“明天就要开学了。”

    曾嘉于握着书的手一顿,“你好像很高兴。”

    卿卿微微笑了,在原来的世界,自从进了娱乐圈,她无比怀念自己的大学时光,纯粹美好。穿到1983年后,能再读一回大学,除了最初那点忐忑外,她确实高兴,特别高兴。

    卿卿心(情qíng)倍儿棒,一脸笑吟吟,“曾同学,明天我们就是大学生了呢,难道你不高兴吗?”

    曾嘉于唇角抽了下,心(情qíng)有些复杂。他压根不想读什么大学,但又不得不臣服于系统的威胁;他一直琢磨着回去后怎么折磨萧秦,可看到面前神采飞扬的她,他似乎也被染了淡淡欢喜。

    “我也高兴。”他说。

    卿卿又笑了,像一只欢快的小鸟,飞快下了灯塔,远远地转过(身shēn),冲曾嘉于挥挥手。

    “再见。”

    “再见。”

    “我不知道!”男人立刻反驳,脸色越来越沉。

    “曾嘉于,刚才这种(情qíng)况,打人解决不了问题。这里是法制世界,不是你想打想杀,就能随心所(欲yù)的。这是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要遵守它,而不是试图挑战它、践踏它。”卿卿眸底微微湿润,声音慢慢低了。

重要声明:小说《暴君和我在八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