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嫌疑犯

    “不能丢,不能丢!”陈虹慌慌张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咱们三个大活人,还能看丢一个孩子么?”

    她现在是两股战战吓得要死,立马就想起了大架子水库丢的那几个孩子。她怀疑肯定是那些拍花子老太太跑过来了,趁着她跟高大娘唠嗑的功夫把孩子拍走了。

    自己男人的军衔低又没啥文化,她跟婆婆好不容易攀上了两个长官。还没有把关系弄熟呢,就惹出来这样大的祸。

    那高副营长虽然不管自己的男人,可毕竟是领导啊。而且霍营长是出了名的惯媳妇,看上次那群砸场子的下场就知道,他肯定不能让寇溪背这个锅。

    若是牛牛丢了,那这个老太太还不一下子就昏死过去?就算是不死,以他们家这种(情qíng)况,怕是她也活不过两年了。高副营长先是丢了老婆,后面在丢了儿子死了老娘。他那一腔怒火冲着谁发?搞不好就是自己家这个倒霉蛋。要是她男人没了工作,那罪魁祸首的自己还能有好儿?

    一刹那间陈虹就将自己的处境想了个明明白白。此时退缩也不是,那就要全力以赴出去找人。她一把拉住急的团团转的高大娘“你在这里等着,我跟寇溪出去找找。兴许能找到,你在这里等孩子。我们找不到就赶紧回来。”

    高大娘此时脑子里一团浆糊,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她带着哭腔道“好好好,你们去找,我在这里等。等这个孩子回来,我非打他一顿不可。我说过多少次,我让他不能跑远不能跑远。”

    寇溪心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不大的小市场。回忆着一切她觉得可疑的地方,努力回想着最后见到牛牛的一幕。

    “那个小推车呢?”寇溪走到对面卖衣服大姐那里。

    “哪个小推车?”那大姐见这边跑丢了孩子,也跟着关注起来。

    “那个推着个白箱子卖馓子的?”寇溪急切的问道“他干啥去了?”

    “他说怕要下雨,路不好走赶紧回家。馓子那玩意最怕返潮了!”那大姐有些不理解“你们不是找孩子么?找他干啥?”

    寇溪解释道“哦,牛牛愿意吃馓子。我怕他跟着人家走,迷路走不回来。”

    “啊!”那大姐了然的点点头“那老小子都来了七八天了,我看卖的也不咋地。江米条做的死硬死硬的,还死老贵!”

    “卖的不好吃?比供销社里的还贵?”寇溪忍不住追问道。

    “可不是咋地!”那大姐点点头“那天我姑娘跟他玩了一会儿,他给我闺女两根。我闺女咬不动,我一吃,啥玩意啊!”

    手艺不好价格又贵,那他为什么还要在这呆个七八天。这个年代能买得起馓子、江米条这类油炸小食的人家少之又少。他卖不出去以什么谋生?

    就是她自己哪天卖的不好,回到家里头心里也得不痛快。陈虹三天卖得不好,都跑过来追问自己还能挣点啥花样。

    那个人赚不上吃喝钱,呆在这里图啥?

    火石电光之间,寇溪想到了他的那个箱子。那箱子很简单,分为上下两层。上面那层四面都是玻璃,里面装着馓子、江米条。下面是一个双开门的柜子,一般装的都是方便袋或者是备货。一个小推车推着,再加一把椅子一呆就是一天。

    牛牛那个小(身shēn)板藏在那箱子下面的储物柜中,完全没有问题的。

    寇溪怀疑就是这个卖江米条的偷了牛牛,甚至以同样的方法偷了很多孩子。

    “他往哪儿边走了?他家事哪儿的?”寇溪强装镇定。

    那大姐被寇溪问的一愣一愣的“我也不知道他家是哪儿的啊。他往那头走了!”

    此时陈虹跑过来拽着寇溪说道“那边有个小孩跟我说,她们跟牛牛一起玩偷盒子来着。大家都玩了好几圈了,都没找到牛牛!”

    偷盒子就是另一种捉迷藏。一个人拿着一个石头子或者是砖块当做“盒子”,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画个圈。然后用力的将那石头丢出去,然后所有的小伙伴立即跑出去藏起来。当“鬼”的那个人跑出去捡起石头子,将石头子放在规定的地方。开始四处抓人,第一个被抓到的人就是下一个“鬼”。作为“鬼”必须将所有的人都抓到,同时还要地方有人偷偷地跑回来偷盒子。成功偷到盒子的人就可以大喊“偷盒子啦,偷盒子啦!”示意所有的小伙伴,已经成功策反。这样这个“鬼”失败,下一局继续当“鬼”,直到他成功抓到所有人。

    寇溪找到那群玩偷盒子的孩子们,问了大致的时间。寇溪又找到莎莎,问了问牛牛跟她玩球的时间。大致知道了这个过程,牛牛先是跟这群小孩玩偷盒子。因为他年纪小注意力低,且能够藏(身shēn)的地方又不多。第一局就跑到了供销社柜台里面躲着,被莎莎发现两个人就开始玩球。

    那些孩子看着牛牛小也没想着真带着他玩,索(性xìng)随他了。牛牛骗莎莎自己出去上厕所,又跑回来参与偷盒子第二局。然后他又藏起来了,这一藏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群偷盒子小孩儿以为他跑到供销社里跟莎莎玩球,莎莎以为他跑出去上厕所。

    “我去南边看看!”寇溪咬着嘴唇“那个卖江米条的(挺tǐng)可疑的,我看看是不是他领着牛牛走了,或者是牛牛跟着他跑出去了。”

    她低声对陈虹道“怕是牛牛被人贩子拐走了也说不准。最多一个小时,要是找不到你就报警。别管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找到孩子要紧!”

    陈虹吓得都哆嗦了“啊?真丢了?能找到么?”

    寇溪深吸一口气,双手握着陈虹的肩膀“你先给部队打电话,找我丈夫霍安。他认识治安股的股长,这么多人一起找,总会找到孩子的。”

    陈虹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你呢?”

    寇溪摇了摇头“我先找孩子,最后弄了一场乌龙也不要紧。如果我发现了那人贩子的行踪,跑回来报信就来不及了。就一个小时为准,我回来就是没找到。要是回不来,我会沿路留下线索的!”

    “啊?”这么麻烦?陈虹不由得惊呼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麻辣小军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